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理查二世》 第 1 頁


劇中人物1q1理查二世約翰·剛特:蘭開斯特公爵 理查王之叔父愛德蒙·蘭格雷:約克公爵 理查王之叔父亨利·波林勃洛克:海瑞福德公爵,約翰·剛特之子,即位後稱亨利四世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 / 26)

劇中人物

1q1理查二世

約翰·剛特:蘭開斯特公爵 理查王之叔父

愛德蒙·蘭格雷:約克公爵 理查王之叔父
亨利·波林勃洛克:海瑞福德公爵,約翰·剛特之子,即位後稱亨利四世

奧墨爾公爵:約克公爵之子

托馬斯·毛勃雷:諾福克公爵

薩立公爵

薩立斯伯雷伯爵

勃克雷勛爵

布希

巴各特

格林

理查王之近侍

諾森伯蘭伯爵

亨利·潘西·霍茨波:諾森伯蘭伯爵之子

洛斯勛爵

威羅比勛爵

費茲華特勛爵

卡萊爾主教

威司敏斯特長老

司禮官

皮厄斯·艾克斯頓爵士

史蒂芬·斯克魯普爵士

威爾士軍隊長

王后

葛羅斯特公爵夫人

約克公爵夫人

宮女

群臣、傳令官、軍官、兵士、園丁、獄卒、使者、馬夫及其他侍從等。時尚書屋

地點

英格蘭及威爾士各地

第1幕

1q1

第1場
 倫敦。宮中一室
理查王率侍從、約翰·剛特及其他貴族等上。時尚書屋
理查王:高齡的約翰·剛特,德高望重的蘭開斯特,你有沒有遵照你的誓約,把亨利·海瑞福德,你的勇敢的兒子帶來,證實他上次對諾福克公爵托馬斯·毛勃雷所提出的激烈的控訴?那時我因為政務忙碌,沒有聽他說下去。時尚書屋

剛特:我把他帶來了,陛下。時尚書屋
理查王:再請你告訴我,你有沒有試探過他的口氣,究竟他控訴這位公爵,是出於私人的宿怨呢,還是因為盡一個忠臣的本分,知道他確實有謀逆的行動?時尚書屋
剛特:據我從他嘴裡所能探聽出來的,他的動機的確是因為看到公爵在進行不利於陛下的陰謀,而不是出於內心的私怨。時尚書屋
理查王:那麼叫他們來見我吧;讓他們當面對質,怒目相視,我要聽一聽原告和被告雙方無拘束的爭辯。若干侍從下他們兩個都是意氣高傲、秉性剛強的人;在盛怒之中,他們就像大海一般聾聵,烈火一般躁急。時尚書屋
侍從等率波林勃洛克及毛勃雷重上。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願無數幸福的歲月降臨於我的寬仁慈愛的君王!
毛勃雷:願陛下的幸福與日俱增,直到上天嫉妒地上的佳運,把一個不朽的榮名加在您的王冠之上!
理查王:我謝謝你們兩位;可是兩人之中,有一個人不過向我假意諂媚,因為你們今天來此的目的,是要彼此互控各人以叛逆的重罪。海瑞福德賢弟,你對於諾福克公爵托馬斯·毛勃雷有什麼不滿?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第1——願上天記錄我的言語!——我今天來到陛下的禦座之前,提出這一控訴,完全是出於一個臣子關懷他主上安全的一片忠心,絶對沒有什麼惡意的仇恨。現在,托馬斯·毛勃雷,我要和你面面相對,聽著我的話吧;我的身體將要在這人世擔保我所說的一切,否則我的靈魂將要在天上負責它的真實。你是一個叛徒和奸賊,辜負國恩,死有餘辜;天色越是晴朗空明,越顯得浮雲的混濁。讓我再用奸惡的叛徒的名字塞在你的嘴裡。時尚書屋
請陛下允許我,在我離開這兒以前,我要用我正義的寶劍證明我的說話。時尚書屋
毛勃雷:不要因為我言辭的冷淡而責怪我情虛氣餒;這不是一場婦人的戰爭,可以憑着舌劍唇槍解決我們兩人之間的爭端;熱血正在胸膛裡沸騰,準備因此而濺灑。可是我並沒有唾面自乾的耐性,能夠忍受這樣的侮辱而不發一言。首先因為當着陛下的天威之前,不敢不抑制我的口舌,否則我早就把這些叛逆的名稱加倍擲還給他了。要不是他的身體裡流着高貴的王族的血液,要不是他是陛下的親屬,我就要向他公然挑戰,把唾涎吐在他的身上,罵他是一個造謡誹謗的懦夫和惡漢;為了證實他是這樣一個人,我願意讓他先占一點上風,然後再和他決一雌雄,即使我必須徒步走到阿爾卑斯山的冰天雪地之間,或是任何英國人所敢於涉足的遼遠的地方和他相會,我也決不畏避。時尚書屋
現在我要憑着決鬥為我的忠心辯護,憑着我的一切希望發誓,他說的全然是虛偽的謊話。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臉色慘白的顫慄的懦夫,這兒我擲下我的手套,聲明放棄我的國王親屬的身分;你的恐懼,不是你的尊敬,使你提出我的血統的尊嚴作為藉口。要是你的畏罪的靈魂裡還殘留着幾分勇氣,敢接受我的榮譽的信物,那麼俯身下去,把它拾起來吧;憑着它和一切武士的禮儀,我要和你彼此用各人的武器決戰,證實你的罪狀,揭穿你的謊話。時尚書屋
毛勃雷:我把它拾起來了;憑着那輕按我的肩頭、使我受到騎士榮封的禦劍起誓,我願意接受一切按照騎士規矩的正當的挑戰;假如我是叛徒,或者我的應戰是不義的,那麼,但願我一上了馬,不再留着活命下來!
理查王:我的賢弟控訴毛勃雷的,究竟是一些什麼罪名?像他那樣為我們所倚畀的人,倘不是果然犯下昭彰的重罪,是決不會引起我們絲毫惡意的猜疑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