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理查二世》 第 10 頁


格林:因為他是我們的希望,我們希望他撤回他的軍隊,打擊一個敵人的希望,那敵人已經憑藉強大的實力,踏上我們的國土;被放逐的波林勃洛克已經自動回國,帶著大隊人馬,安然到達雷文斯泊了。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0 / 26)

格林:因為他是我們的希望,我們希望他撤回他的軍隊,打擊一個敵人的希望,那敵人已經憑藉強大的實力,踏上我們的國土;被放逐的波林勃洛克已經自動回國,帶著大隊人馬,安然到達雷文斯泊了。時尚書屋

王后:上帝不允許有這樣的事!
格林:啊!娘娘,這事情太真實了。更壞的是諾森伯蘭伯爵和他的兒子,少年的亨利·潘西、還有洛斯、波蒙德、威羅比這一批勛爵們,帶著他們勢力強大的朋友,全都投奔到他的麾下去了。時尚書屋
王后:你們為什麼不宣佈諾森伯蘭和那些逆黨們的叛國的罪名?時尚書屋
格林:我們已經這樣宣佈了;華斯特伯爵聽見這消息,就折斷他的指揮杖,辭去內府總管的職位,所有內廷的仆役都跟着他一起投奔波林勃洛克去了。時尚書屋
王后:格林,你是我的悲哀的助產婦,波林勃洛克卻是我的憂鬱的可怕的後嗣,現在我的靈魂已經產生了她的變態的胎兒,我,一個臨盆不久的喘息的產婦,已經把悲哀和悲哀聯結,憂愁和憂愁揉合了。時尚書屋
布希:不要絶望,娘娘。時尚書屋
王后:誰阻止得了我?我要絶望,我要和欺人的希望為敵;他是一個佞人,一個食客;當死神將要溫柔地替人解除生命的覊絆的時候,虛偽的希望卻拉住他的手,使人在困苦之中苟延殘喘。時尚書屋
約克上。時尚書屋
格林:約克公爵來了。時尚書屋
王后:他的年老的頸上掛着戰爭的符號;啊!他滿臉都是心事!叔父,為了上帝的緣故,說幾句叫人聽了安心的話吧。時尚書屋
約克:要是我說那樣的話,那就是言不由衷。安慰是在天上,我們都是地上的人,除了憂愁、困苦和悲哀以外,這世間再沒有其他的事物存在。你的丈夫到遠處去保全他的疆土,別人卻走進他的家裡來打劫他的財產,留下我這年邁衰弱、連自己都照顧不了的老頭兒替他支撐門戶。像一個過度醉飽的人,現在是他感到胸腹作噁的時候;現在他可以試試那些向他獻媚的朋友們是不是真心對待他了。時尚書屋
一僕人上。時尚書屋

僕人:爵爺,我還沒有到家,公子已經去了。時尚書屋
約克:他去了?噯喲,好!大家各奔前程吧!貴族們都出亡了,平民們都抱著冷淡的態度,我怕他們會幫着海瑞福德作亂。喂,你到普拉希去替我問候我的嫂子葛羅斯特夫人,請她立刻給我送來一千鎊錢。這指環你拿去作為憑證。時尚書屋
僕人:爵爺,我忘記告訴您,今天我經過那裡的時候,曾經進去探望過;可是說下去一定會叫您聽了傷心。時尚書屋
約克:什麼事,小子?時尚書屋
僕人:在我進去的一小時以前,這位公爵夫人已經死了。時尚書屋
約克:慈悲的上帝!怎樣一陣悲哀的狂潮,接連不斷地向這不幸的國土衝來!我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事;我真希望上帝讓國王把我的頭跟我的哥哥的頭同時砍去,只要他殺我不是因為我有什麼不忠之心。什麼!沒有急使派到愛爾蘭去嗎?我們應該怎樣處置這些戰費?來,嫂子——恕我,我應該說侄婦。去,傢伙,你到家裡去,準備幾輛車子,把那裡所有的甲冑一起裝來。僕人下列位朋友,你們願意不願意去徵集一些士兵?我實在不知道怎樣料理這些像一堆亂麻一般丟在我手裡的事務。時尚書屋
兩方面都是我的親族:一個是我的君王,按照我的盟誓和我的天職,我都應該儘力保衛他;那一個也是我的同宗的侄兒,他被國王所虧待,按照我的天良和我的親屬之誼,我也應該替他主持公道。好,我們總要想個辦法。來,侄婦,我要先把你安頓好了。列位朋友,你們去把兵士徵集起來,立刻到勃克雷的城堡裡跟我相會。時尚書屋
我應該再到普拉希去一趟,可是時間不會允許我。一切全是一團糟,什麼事情都弄得七顛八倒。約克公爵及王后下。
布希:派到愛爾蘭去探聽消息的使者,一路上有順風照顧他們,可是誰也不見回來。叫我們徵募一支可以和敵人抗衡的軍隊是全然不可能的事。時尚書屋
格林:而且我們對王上的關係這樣密切,格外容易引起那些對王上不滿的人的仇視。時尚書屋
巴各特:那就是這班反覆成性的平民群眾;他們的愛是在他們的錢袋裏的,誰倒空了他們的錢袋,就等於把惡毒的仇恨注滿在他們的胸膛裡。時尚書屋
布希:所以國王才受到一般人的指斥。時尚書屋
巴各特:要是他們有判罪的權力,那麼我們也免不了同樣的罪名,因為我們一向和王上十分親密。時尚書屋
格林:好,我要立刻到勃列斯托爾堡去躲避躲避;威爾特郡伯爵已經先到那裡了。時尚書屋
布希:我也跟你同去吧;因為懷恨的民眾除了像惡狗一般把我們撕成碎塊以外,是不會給我們什麼好處的。你也願意跟我們同去嗎?時尚書屋
巴各特:不,我要到愛爾蘭見王上去。再會吧;要是心靈的預感並非虛妄,那麼我們三人在這兒分手以後,恐怕重見無期了。時尚書屋
布希:這要看約克能不能打退波林勃洛克了。時尚書屋
格林:唉,可憐的公爵!他所擔負的工作簡直是數沙飲海;一個人在他旁邊作戰,就有一千個人轉身逃走。再會吧,我們從此永別了。時尚書屋
布希:呃,也許我們還有相見的一天。時尚書屋
巴各特:我怕是不會的了。各下。
第3場

 葛羅斯特郡的原野

波林勃洛克及諾森伯蘭率軍隊上。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伯爵,到勃克雷還有多少路?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