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理查二世》 第 11 頁


諾森伯蘭:不瞞您說,殿下,我在這兒葛羅斯特郡全然是一個陌生人;這些高峻的荒山和崎嶇不平的道路,使我們的途程顯得格外悠長而累人;幸虧一路上飽聆着您的清言妙語,使我津津有味,樂而忘倦。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1 / 26)

諾森伯蘭:不瞞您說,殿下,我在這兒葛羅斯特郡全然是一個陌生人;這些高峻的荒山和崎嶇不平的道路,使我們的途程顯得格外悠長而累人;幸虧一路上飽聆着您的清言妙語,使我津津有味,樂而忘倦。我想到洛斯和威羅比兩人從雷文斯泊到考茨華德去,缺少了像您殿下這樣一位同行的良伴,他們的路途該是多麼令人厭倦;但是他們可以用這樣的希望安慰自己,他們不久就可以享受到我現在所享受的幸福;希望中的快樂是不下于實際享受的快樂的,憑着這樣的希望,這兩位辛苦的貴人可以忘記他們道路的迢遙,正像我因為追隨您的左右而不知疲勞一樣。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你太會講話,未免把我的價值過分抬高了。可是誰來啦?時尚書屋
亨利·潘西上。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那是我的小兒哈利·潘西,我的兄弟華斯特叫他來的,雖然我不知道他現在在什麼地方。哈利,你的叔父好嗎?時尚書屋
亨利·潘西:父親,我正要向您問訊他的安好呢。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怎麼,他不在王后那兒嗎?時尚書屋
亨利·潘西:不,父親,他已經離開宮廷,折斷他的指揮仗,把王室的僕人都遣散了。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他為什麼這樣做呢?我最近一次跟他談話的時候,他並沒有這樣的決心。時尚書屋
亨利·潘西:他是因為聽見他們宣佈您是叛徒,所以才氣憤離職的。可是,父親,他已經到雷文斯泊,向海瑞福德公爵投誠去了;他叫我路過勃克雷,探聽約克公爵在那邊徵集了多少軍力,然後再到雷文斯泊去。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孩子,你忘記海瑞福德公爵了嗎?時尚書屋
亨利·潘西:不,父親;我的記憶中要是不曾有過他的印象,那就說不上忘記;我生平還沒有見過他一面。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那麼現在你可以認識認識他:這位就是公爵。時尚書屋
亨利·潘西:殿下,我向您掬獻我的忠誠;現在我還只是一個少不更事的孩子,可是歲月的磨煉將會使我對您盡更大的勞力。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謝謝你,善良的潘西。相信我吧,我所唯一引為驕傲的事,就是我有一顆不忘友情的靈魂;要是我藉著你們善意的協助而安享富貴,我決不會辜負你們的盛情。我的心訂下這樣的盟約,我的手向你們作鄭重的保證。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這兒到勃克雷還有多遠?善良的老約克帶領他的戰士在那裡作些什麼活動?時尚書屋
亨利·潘西:那兒有一簇樹木的所在就是城堡,照我所探聽到的,堡中一共有三百兵士;約克、勃克雷和西摩這幾位勛爵都在裏邊,此外就沒有什麼有名望的人了。時尚書屋
洛斯及威羅比上。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這兒來的是洛斯勛爵和威羅比勛爵,他們因為急着趕路,馬不停蹄,跑得滿臉通紅,連臉上的血管都爆起來了。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歡迎,兩位勛爵。我知道你們一片忠愛之心,追逐着一個亡命的叛徒。我現在所有的財富,不過是空言的感謝;等我囊橐充實以後,你們的好意和勞力將會得到它們的酬報。時尚書屋
洛斯:能夠看見殿下的尊顏,已經是我們莫大的幸運了。時尚書屋
威羅比:得親謦欬,足以抵償我們的勞苦而有餘。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感謝是窮人唯一的資本,在我幼稚的命運成熟以前,我只能用感謝充當慷慨的賜贈。可是誰來啦?時尚書屋
勃克雷上。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我想這是勃克雷勛爵。時尚書屋
勃克雷:海瑞福德公爵,我是奉命來見您說話的。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大人,我的答覆是,你應該找蘭開斯特公爵說話。我來的目的,就是要向英國要求這一個名號;我必須從你嘴裡聽到這樣的稱呼,才可以回答你的問話。時尚書屋
勃克雷:不要誤會,殿下,我並沒有擅自取消您的尊號的意思。隨便您是什麼公爵都好,我是奉着這國土內最仁慈的攝政約克公爵之命,來問您究竟為了什麼原因,趁着這國中無主的時候,您要用同室操戈的手段驚擾我們國內的和平?時尚書屋
約克率侍從上。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我不需要你轉達我的話了;他老人家親自來了。我的尊貴的叔父!跪。
約克:讓我看看你的謙卑的心;不必向我屈膝,那是欺人而虛偽的敬禮。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我的仁慈的叔父——
約克:咄!咄!不要向我說什麼仁慈,更不要叫我什麼叔父;我不是叛徒的叔父;「仁慈」兩字也不應該出之於一個殘暴者的嘴裡。為什麼你敢讓你這雙被放逐擯斥的腳踐踏英格蘭的泥土?為什麼你敢長驅直入,蹂躪它的和平的胸膛,用戰爭和可憎惡的武器的炫耀驚嚇它的膽怯的鄉村?你是因為受上天敕封的君王不在國中,所以想來窺伺神器嗎?哼,傻孩子!王上並沒有離開他的國土,他的權力都已經交託給了我。當年你的父親,勇敢的剛特跟我兩人曾經從千萬法軍的重圍之中,把那人間的少年戰神黑太子③搭救出來;可惜現在我的手臂已經癱瘓無力,再也提不起少年時的勇氣,否則它將要多麼迅速地懲罰你的過失!
波林勃洛克:我的仁慈的叔父,讓我知道我的過失;什麼是我的罪名,在哪一點上我犯了錯誤?時尚書屋
約克:你犯的是亂國和謀叛的極惡重罪,你是一個放逐的流徒,卻敢在年限未滿以前,舉兵回國,反抗你的君上。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