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理查二世》 第 12 頁


波林勃洛克:當我被放逐的時候,我是以海瑞福德的名義被放逐的;現在我回來,卻是要求蘭開斯特的爵號。尊貴的叔父,請您用公正的眼光看看我所受的屈辱吧;您是我的父親,因為我彷彿看見年老的剛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12 / 26)

波林勃洛克:當我被放逐的時候,我是以海瑞福德的名義被放逐的;現在我回來,卻是要求蘭開斯特的爵號。尊貴的叔父,請您用公正的眼光看看我所受的屈辱吧;您是我的父親,因為我彷彿看見年老的剛特活現在您的身上;啊!那麼,我的父親,您忍心讓我做一個漂泊的流浪者,我的權利和財產被人用暴力劫奪,拿去給那些倖臣親貴們揮霍嗎?為什麼我要生到這世上來?要是我那位王兄是英格蘭的國王,我當然也是名正言順的蘭開斯特公爵。您有一個兒子,我的奧墨爾賢弟;要是您先死了,他被人這樣凌辱,他一定會從他的伯父剛特身上找到一個父親,替他伸雪不平。雖然我有產權證明書,他們卻不准我聲請掌管我父親的遺產;他生前所有的一切,都已被他們沒收的沒收,變賣的變賣,全部充作不正當的用途了。時尚書屋

您說我應該怎麼辦?我是一個國家的臣子,要求法律的救援;可是沒有一個辯護士替我仗義執言,所以我不得不親自提出我的世襲繼承權的要求。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這位尊貴的公爵的確是被欺太甚了。時尚書屋
洛斯:殿下應該替他主持公道。時尚書屋
威羅比:卑賤的小人因為竊據他的財產,已經身價十倍。時尚書屋
約克:各位英國的貴爵們,讓我告訴你們這一句話:對於我這位侄兒所受的屈辱,我也是很抱同情的,我曾經盡我所有的能力保障他的權利;可是像這樣聲勢洶洶地興師動眾而來,用暴力打開自己的路,憑不正義的手段來尋求正義,這種行為是萬萬不能容許的;你們幫助他作這種舉動的人,也都是助逆的亂臣,國家的叛徒。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這位尊貴的公爵已經宣誓他這次回國的目的,不過是要求他所原有的應得的權利;為了幫助他達到這個目的,我們都已經鄭重宣誓給他充分的援助;誰要是毀棄了那一個誓言,願他永遠得不到快樂!
約克:好,好,我知道這一場干戈將會發生怎樣的結果。我承認我已經無力輓回大局,因為我的軍力是疲弱不振的;可是憑着那給我生命的造物主發誓,要是我有能力的話,我一定要把你們一起抓住,使你們在王上的禦座之前匍匐乞命;可是我既然沒有這樣的力量,我只能向你們宣佈,我繼續站在中立者的地位。再會吧;要是你們願意的話,我很歡迎你們到我們堡裡來安度一宵。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叔父,我們很願意接受您的邀請;可是我們必須先勸您陪我們到勃列斯托爾堡去一次;據說那一處城堡現在為布希、巴各特和他們的黨徒所佔領,這些都是禍國殃民的蠹蟲,我已經宣誓要把他們殲滅。時尚書屋
約克:也許我會陪你們同去;可是我不能不踟躕,因為我不願破壞我們國家的法律。我既不能把你們當作友人來迎接,也不能當作敵人。無可輓救的事,我只好置之度外了。同下。時尚書屋


第4場
 威爾士。營地
薩立斯伯雷及一隊長上。時尚書屋
隊長:薩立斯伯雷大人,我們已經等了十天之久,好容易把弟兄們籠絡住了,沒有讓他們一哄而散;可是直到現在,還沒有聽見王上的消息,所以我們只好把隊伍解散了。再會。時尚書屋
薩立斯伯雷:再等一天吧,忠實的威爾士人;王上把他全部的信任寄託在你的身上哩。時尚書屋
隊長:人家都以為王上死了;我們不願意再等下去。我們國裡的月桂樹已經一起枯萎;流星震撼着天空的星座;臉色蒼白的月亮用一片血光照射大地;形容瘦瘠的預言家們交頭接耳地傳述着驚人的變化;富人們愁眉苦臉,害怕失去他們所享有的一切;無賴們鼓舞雀躍,因為他們可以享受到戰爭和劫掠的利益:這種種都是國王們死亡沒落的預兆。再會吧,我們那些弟兄們因為相信他們的理查王已經不在人世,早已紛紛走散了。下。時尚書屋

薩立斯伯雷:啊,理查!憑着我的沉重的心靈之眼,我看見你的光榮像一顆流星,從天空中降落到卑賤的地上。你的太陽流着淚向西方沉沒,看到即將到來的風暴、不幸和擾亂。你的朋友都投奔你的敵人去了,命運完全站在和你反對的地位。下。時尚書屋

第3幕

1q1

第1場
 勃列斯托爾。波林勃洛克營地
波林勃洛克、約克、諾森伯蘭、亨利·潘西、威羅比、洛斯同上;軍官等押被俘之布希、格林隨上。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把這兩人帶上來。布希、格林,你們的靈魂不久就要和你們的身體分別了,我不願過分揭露你們生平的罪惡,使你們的靈魂痛苦,因為這是不人道的;可是為了從我的手上洗去你們的血,證明我沒有冤殺無辜起見,我要在這兒當眾宣佈把你們處死的幾個理由。你們把一個堂堂正統的君王導入歧途,使他陷于不幸的境地,在眾人心目中全然失去了君主的尊嚴;你們引誘他晝夜嬉遊,流連忘返,隔絶了他的王后和他兩人之間的恩愛,使一個美貌的王后孤眠獨宿,因為你們的罪惡而終日以淚洗面。我自己是國王近支的天潢貴冑,都是因為你們的離間中傷,挑撥是非,才使我失去他的眷寵,忍受着難堪的屈辱,在異邦的天空之下吐出我的英國人的嘆息,咀嚼那流亡生活的苦味;同時你們卻侵佔我的領地,毀壞我的苑囿,砍伐我的樹林,從我自己的窗戶上扯下我的家族的紋章,刮掉我的圖印,使我除了眾人的公論和我的生存的血液以外,再也沒有證據可以向世間表明我是一個貴族。時尚書屋
這一切還有其他不止兩倍于此的許多罪狀,判定了你們的死刑。來,把他們帶下去立刻處決。時尚書屋
布希:我歡迎死亡的降臨,甚于英國歡迎波林勃洛克。列位大人,再會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