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理查二世》 第 2 頁


波林勃洛克:瞧吧,我所說的話,我的生命將要證明它的真實。毛勃雷曾經藉著補助王軍軍餉的名義,領到八千金幣;正像一個奸詐的叛徒、誤國的惡賊一樣,他把這一筆餉款全數填充了他私人的慾壑。除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2 / 26)

波林勃洛克:瞧吧,我所說的話,我的生命將要證明它的真實。毛勃雷曾經藉著補助王軍軍餉的名義,領到八千金幣;正像一個奸詐的叛徒、誤國的惡賊一樣,他把這一筆餉款全數填充了他私人的慾壑。除了這一項罪狀以外,我還要說,並且準備在這兒或者在任何英國人眼光所及的最遠的邊界,用武力證明,這十八年來,我們國內一切叛逆的陰謀,追本窮源,都是出於毛勃雷的主動。不但如此,我還要憑着他的罪惡的生命,肯定地指出葛羅斯特公爵是被他設計謀害的,像一個卑怯的叛徒,他嗾使那位公爵的輕信的敵人用暴力濺灑了他的無辜的血液;正像被害的亞伯一樣,他的血正在從無言的墓穴裡向我高聲呼喊,要求我替他伸冤雪恨,痛懲姦凶;憑着我的光榮的家世起誓,我要手刃他的仇人,否則寧願喪失我的生命。時尚書屋

理查王:他的決心多麼大呀!托馬斯·諾福克,你對於這番話有些什麼辯白?時尚書屋
毛勃雷:啊!請陛下轉過臉去,暫時塞住您的耳朵,讓我告訴這侮辱他自己血統的人,上帝和善良的世人是多麼痛恨像他這樣一個說謊的惡徒。時尚書屋
理查王:毛勃雷,我的眼睛和耳朵是大公無私的;他不過是我的叔父的兒子,即使他是我的同胞兄弟,或者是我的王國的繼承者,憑着我的禦杖的威嚴起誓,這一種神聖的血統上的關連,也不能給他任何的特權,或者使我不可搖撼的正直的心靈對他略存偏袒。他是我的臣子,毛勃雷,你也是我的臣子;我允許你放膽說話。時尚書屋
毛勃雷:那麼,波林勃洛克,我就說你這番誣衊的狂言,完全是從你虛偽的心頭經過你的奸詐的喉嚨所發出的欺人的謊話。我所領到的那筆餉款,四分之三已經分發給駐在卡萊的陛下的軍隊;其餘的四分之一是我奉命留下的,因為我上次到法國去迎接王后的時候,陛下還欠我一筆小小的舊債。現在把你那句謊話吞下去吧。講到葛羅斯特,他並不是我殺死的;可是我很慚愧那時我沒有盡我應盡的責任。時尚書屋
對於您,高貴的蘭開斯特公爵,我的敵人的可尊敬的父親,我確曾一度企圖陷害過您的生命,為了這一次過失,使我的靈魂感到極大的疚恨;可是在我最近一次領受聖餐以前,我已經坦白自認,要求您的恕宥,我希望您也已經不記舊惡了。這是我的錯誤。至於他所控訴我的其餘的一切,全然出於一個卑劣的奸人,一個喪心的叛徒的惡意;我要勇敢地為我自己辯護,在這傲慢的叛徒的足前也要擲下我的挑戰的信物,憑着他胸頭最優良的血液,證明我的耿耿不貳的忠貞。我誠心請求陛下替我們指定一個決斗的日期,好讓世人早一些判斷我們的是非曲直。時尚書屋
理查王:你們這兩個燃燒着怒火的騎士,聽從我的旨意;讓我們用不流血的方式,消除彼此的憤怒。我雖然不是醫生,卻可以下這樣的診斷:深刻的仇恨會造成太深的傷痕。勸你們捐嫌忘怨,言歸於好,我們的醫生說這一個月內是不應該流血的。好叔父,讓我們趕快結束這一場剛剛開始的爭端;我來勸解諾福克公爵,你去勸解你的兒子吧。時尚書屋
剛特:像我這樣年紀的人,做一個和事佬是最合適不過的。我的兒,把諾福克公爵的手套擲下了吧。時尚書屋
理查王:諾福克,你也把他的手套擲下來。時尚書屋

剛特:怎麼,哈利①,你還不擲下來?做父親的不應該向他的兒子發出第2次的命令。時尚書屋
理查王:諾福克,我吩咐你快擲下;爭持下去是沒有好處的。時尚書屋
毛勃雷:尊嚴的陛下,我願意把自己投身在您的足前。您可以支配我的生命,可是不能強迫我容忍恥辱;為您盡忠效命是我的天職,可是即使死神高踞在我的墳墓之上,您也不能使我的美好的名譽橫遭污毀。我現在在這兒受到這樣的羞辱和誣衊,讒言的有毒的槍尖刺透了我的靈魂,只有他那吐着毒瘴的心頭的鮮血,才可以醫治我的創傷。時尚書屋
理查王:一切意氣之爭必須停止;把他的手套給我;雄獅的神威可以使豹子懾伏。時尚書屋
毛勃雷:是的,可是不能改變它身上的斑點。要是您能夠取去我的恥辱,我就可以獻上我的手套。我的好陛下,無瑕的名譽是世間最純粹的珍寶;失去了名譽,人類不過是一些鍍金的糞土,染色的泥塊。忠貞的胸膛裡一顆勇敢的心靈,就像藏在十重鍵鎖的箱中的珠玉。時尚書屋
我的榮譽就是我的生命,二者互相結為一體;取去我的榮譽,我的生命也就不再存在。所以,我的好陛下,讓我為我的榮譽而戰吧;我藉著榮譽而生,也願為榮譽而死。時尚書屋
理查王:賢弟,你先擲下你的手套吧。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啊!上帝保佑我的靈魂不要犯這樣的重罪!難道我要在我父親的面前垂頭喪氣,懷着卑劣的恐懼,向這理屈氣弱的懦夫低頭服罪嗎?在我的舌頭用這種卑怯的侮辱傷害我的榮譽、發出這樣可恥的求和的聲請以前,我的牙齒將要把這種自食前言的懦怯的畏懼嚼為粉碎,把它帶血唾在那無恥的毛勃雷臉上。剛特下。
理查王:我是天生發號施令的人,不是慣于向人請求的。既然我不能使你們成為友人,那麼準備着吧,聖蘭勃特日②在科文特裡,你們將要以生命為狐注,你們的短劍和長槍將要替你們解決你們勢不兩立的爭端;你們既然不能聽從我的勸告而和解,我只好信任冥冥中的公道,把勝利的光榮判歸無罪的一方。司禮官,傳令執掌比武儀式的官克準備起來,導演這一場同室的交訌。同下。時尚書屋

第2場
 同前。蘭開斯特公爵府中一室
剛特及葛羅斯特公爵夫人上。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