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理查二世》 第 3 頁


剛特:唉!那在我血管裡流着的伍德斯道克的血液,比你的呼籲更有力地要求我向那殺害他生命的屠夫復仇。可是矯正這一個我們所無能為力的錯誤的權力,既然操之於造成這錯誤的人的手裡,我們只有把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3 / 26)

剛特:唉!那在我血管裡流着的伍德斯道克的血液,比你的呼籲更有力地要求我向那殺害他生命的屠夫復仇。可是矯正這一個我們所無能為力的錯誤的權力,既然操之於造成這錯誤的人的手裡,我們只有把我們的不平委託于上天的意志,到了時機成熟的一天,它將會向作惡的人們降下嚴厲的懲罰。時尚書屋

葛羅斯特公爵夫人:難過兄弟之情不能給你一點更深的刺激嗎?難道你衰老的血液裡的愛火已經不再燃燒了嗎?你是愛德華的七個兒子中的一個,你們兄弟七人,就像盛着他的神聖的血液的七個寶瓶,又像同一樹根上茁長的七條美好的樹枝;七人之中,有的因短命而枯萎,有的被命運所摧殘,可是托馬斯,我的親愛的夫主,我的生命,我的葛羅斯特,滿盛着愛德華的神聖的血液的一個寶瓶,從他的最高貴的樹根上茁長的一條繁茂的樹枝,卻被嫉妒的毒手擊破,被兇徒的血斧斬斷,傾盡了瓶中的寶液,彫落了枝頭的茂葉。啊,剛特!他的血也就是你的血:你和他同胞共體,同一的模型鑄下了你們;雖然你還留着一口氣活在世上,可是你的一部分生命已經跟着他死去了。你眼看著人家殺死你那不幸的兄弟,等於默許兇徒們謀害你的父親,因為他的身上存留着你父親生前的遺範。不要說那是忍耐,剛特;那是絶望。時尚書屋
你容忍你的兄弟被人這樣屠戮,等於把你自己的生命開放一條道路,向凶惡的暴徒指示殺害你的門徑。在卑賤的人們中間我們所稱為忍耐的,在尊貴者的胸中就是冷血的懦怯。我應該怎麼說呢?為了保衛你自己的生命,最好的方法就是為我的葛羅斯特復仇。時尚書屋
剛特:這一場血案應該由上帝解決,因為促成他的死亡的禍首是上帝的代理人,一個受到聖恩膏沐的君主;要是他死非其罪,讓上天平反他的冤屈吧,我是不能向上帝的使者舉起憤怒的手臂來的。時尚書屋
葛羅斯特公爵夫人:那麼,唉!什麼地方可以讓我聲訴我的冤屈呢?時尚書屋
剛特:向上帝聲訴,他是寡婦的保衛者。時尚書屋
葛羅斯特公爵夫人:好,那麼我要向上帝聲訴。再會吧,年老的剛特。你到科文特裡去,瞧我的侄兒海瑞福德和凶狠的毛勃雷決鬥;啊!但願我丈夫的冤魂依附在海瑞福德的槍尖上,讓它穿進了屠夫毛勃雷的胸中;萬一刺而不中,願毛勃雷的罪惡壓住他的全身,使他那流汗的坐騎因不勝重負而把他掀翻在地上,像一個卑怯的懦夫匍匐在我的侄兒海瑞福德的足下!再會吧,年老的剛特;你的已故的兄弟的妻子必須帶著悲哀終結她的殘生。時尚書屋
剛特:弟婦,再會;我必須到科文特裡去。願同樣的幸運陪伴着你,跟隨着我!
葛羅斯特公爵夫人:可是還有一句話。悲哀落在地上,還會重新跳起,不是因為它的空虛,而是因為它的重量。我的談話都還沒有開始,已要向你告別,因為悲哀看去好像已經止住,其實卻永遠沒有個完。替我向我的兄弟愛德蒙·約克致意。時尚書屋
瞧!這就是我所要說的一切。不,你不要就這樣走了;雖然我只有這一句話,不要走得這樣匆忙;我還要想起一些別的話來。請他——啊,什麼?——趕快到普拉希着我一次。唉!善良的老約克到了那裡,除了空曠的房屋、蕭條的四壁、無人的仆舍、苔封的石級以外,還看得到什麼?除了我的悲苦呻吟以外,還聽得到什麼歡迎的聲音?所以替我向他致意;叫他不要到那裡去,找尋那到處充斥着的悲哀。時尚書屋

孤獨地、孤獨地我要飲恨而死;我的流淚的眼睛向你作最後的訣別。各下。
第3場
 科文特裡附近曠地。設圍場及禦座。傳令官等侍立場側
司禮官及奧墨爾上。時尚書屋
司禮官:奧墨爾大人,哈利·海瑞福德武裝好了沒有?時尚書屋
奧墨爾:是的,他已經裝束齊整,恨不得立刻進場。時尚書屋
司禮官:諾福克公爵精神抖擻,勇氣百倍,專等原告方面的喇叭聲召喚。時尚書屋
奧墨爾:那麼決斗的雙方都已經準備好了,只要王上一到,就可以開始啦。時尚書屋
喇叭奏花腔。理查王上,就禦座;剛特、布希、巴各特、格林及餘人等隨上,各自就座。喇叭高鳴,另一喇叭在內相應。被告毛勃雷穿甲冑上,一傳令官前導。時尚書屋
理查王:司禮官,問一聲那邊的騎士他穿了甲冑到這兒來的原因;問他叫什麼名字,按照法定的手續,叫他宣誓他的動機是正直的。時尚書屋
司禮官:憑着上帝的名義和國王的名義,說出你是什麼人,為什麼穿著騎士的裝束到這兒來,你要跟什麼人決鬥,你們的爭端是什麼。憑着你的騎士的身分和你的誓言,從實說來;願上天和你的勇氣保衛你!
毛勃雷:我是諾福克公爵托馬斯·毛勃雷。遵照我所立下的不可毀棄的騎士的誓言,到這兒來和控訴我的海瑞福德當面對質,向上帝、我的君王和他的後裔表白我的忠心和誠實;憑着上帝的恩惠和我這手臂的力量,我要一面洗刷我的榮譽,一面證明他是一個對上帝不敬、對君王不忠、對我不義的叛徒。我為正義而戰鬥,願上天祐我!就座。
喇叭高鳴;原告波林勃洛克穿甲冑上,一傳令官前導。時尚書屋
理查王:司禮官,問一聲那邊穿著甲冑的騎士,他是誰,為什麼全副戎裝到這兒來;按照我們法律上所規定的手續,叫他宣誓聲明他的動機是正直的。時尚書屋
司禮官:你的名字叫什麼?為什麼你敢當着理查王的面前,到他這兒的校場裡來?你要和什麼人決鬥?你們的爭端是什麼?像一個正直的騎士,你從實說來;願上天保佑你!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