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理查二世》 第 4 頁


波林勃洛克:我是兼領海瑞福德、蘭開斯特和德比三處采邑的哈利;今天武裝來此,準備在這圍場之內,憑着上帝的恩惠和我身體的勇力,證明諾福克公爵托馬斯·毛勃雷是一個對上帝不敬、對王上不忠、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4 / 26)

波林勃洛克:我是兼領海瑞福德、蘭開斯特和德比三處采邑的哈利;今天武裝來此,準備在這圍場之內,憑着上帝的恩惠和我身體的勇力,證明諾福克公爵托馬斯·毛勃雷是一個對上帝不敬、對王上不忠、對我不信不義的奸詐險惡的叛徒。我為正義而戰鬥,願上天祐我!

司禮官:除了司禮官和奉命監視這次比武儀典的官員以外,倘有大膽不逞之徒,擅敢觸動圍場界線,立處死刑,決不寬貸。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司禮官,讓我吻一吻我的君王的手,在他的禦座之前屈膝致敬;因為毛勃雷跟我就像兩個朝聖的人立誓踏上漫長而艱苦的旅途,所以讓我們按照正式的禮節,各自向我們的親友們作一次溫情的告別吧。時尚書屋
司禮官:原告恭順地向陛下致敬,要求一吻禦手,申達他告別的誠意。時尚書屋
理查王:下座我要親下禦座,把他擁抱在我的懷裡。海瑞福德賢弟,你的動機既然是正直的,願你在這次莊嚴的戰鬥裡獲得勝利!再會吧,我的親人;要是你今天灑下你的血液,我可以為你悲慟,可是不能代你報復殺身之仇。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啊!要是我被毛勃雷的槍尖所刺中,不要讓一隻高貴的眼睛為我浪擲一滴淚珠。正像猛鷹追逐一隻小鳥,我對毛勃雷抱著必勝的自信。我的親愛的王上,我向您告別了;別了,我的奧墨爾賢弟;雖然我要去和死亡搏鬥,可是我並沒有病,我還年輕力壯,愉快地呼吸着空氣。瞧!正像在英國的宴席上,最美味的佳餚總是放在最後,留給人們一個無限余甘的回憶;我最後才向你告別,啊,我的生命的人間的創造者!您的青春的精神復活在我的心中,用雙重的巨力把我凌空舉起,攀取那高不可及的勝利;願您用祈禱加強我的甲冑的堅實,用祝福加強我的槍尖的鋒鋭,讓它突入毛勃雷的蠟制的戰袍之內,藉著您兒子的勇壯的行為,使約翰·剛特的名字閃耀出新的光彩。時尚書屋
剛特:上帝保佑你的正義行為得勝!願你的動作像閃電一般敏捷,你的八倍威力的打擊,像驚人的雷霆一般降在你的惡毒的敵人的盔上;振起你的青春的精力,勇敢地活着吧。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我的無罪的靈魂和聖喬治幫助我得勝!就座。

毛勃雷:起立不論上帝和造化給我安排下怎樣的命運,或生或死,我都是盡忠於理查王陛下的一個赤心正直的臣子。從來不曾有一個囚人用這樣奔放的熱情脫下他的縛身的鎖鏈,擁抱那無拘束的黃金的自由,像我的雀躍的靈魂一樣接受這一場跟我的敵人互決生死的鏖戰。最尊嚴的陛下和我的各位同僚,從我的嘴裡接受我的虔誠的祝福。像參加一場遊戲一般,我懷着輕快的心情挺身赴戰;正直者的胸襟永遠是安定的。時尚書屋
理查王:再會,公爵。我看見正義和勇敢在你的眼睛裡閃耀。司禮官,傳令開始比武。理查王及群臣各就原座。時尚書屋

司禮官:海瑞福德、蘭開斯特和德比的哈利,過來領你的槍;上帝保佑正義的人!
波林勃洛克:起立抱著像一座高塔一般堅強的信心,我應着「阿門」。時尚書屋
司禮官:向一官史把這枝槍送給諾福克公爵。時尚書屋
傳令官甲:這兒是海瑞福德、蘭開斯特和德比的哈利,站在上帝、他的君王和他自己的立場上,證明諾福克公爵托馬斯·毛勃雷是一個對上帝不敬、對君王不忠、對他不義的叛徒;倘使所控不實,他願意蒙上奸偽卑怯的惡名,永遠受世人唾罵。他要求諾福克公爵出場,接受他的挑戰。時尚書屋
傳令官乙:這兒站着諾福克公爵托馬斯·毛勃雷,準備表白他自己的無罪,同時證明海瑞福德、蘭開斯特和德比的哈利是一個對上帝不敬、對君王不忠、對他不義的叛徒;倘使所言失實,他願意蒙上奸偽卑怯的惡名,永遠受世人唾罵。他勇敢地懷着滿腔熱望,等候着決鬥開始的信號。時尚書屋
司禮官:吹起來,喇叭;上前去,比武的人們。吹戰鬥號且慢,且慢,王上把他的禦杖擲下來了。時尚書屋
理查王:叫他們脫下戰盔,放下長槍,各就原位。跟我退下去;在我向這兩個公爵宣佈我的判決之前,讓喇叭高聲吹響。喇叭奏長花腔,向決鬥者過來,傾聽我們會議的結果。因為我們的國土不應被它所滋養的寶貴的血液所玷污;因為我們的眼睛痛恨同室操戈所造成的內部的裂痕;因為你們各人懷着凌雲的壯志,衝天的豪氣,造成各不相下的敵視和憎恨,把我們那像嬰兒一般熟睡着的和平從它的搖籃中驚醒;那戰鼓的喧聒的雷鳴,那喇叭的刺耳的嗥叫,那刀槍的憤怒的擊觸,也許會把美好的和平嚇退出我們安謐的疆界以外,使我們的街衢上橫流着我們自己親屬的血:所以我宣佈把你們放逐出境。時尚書屋
你,海瑞福德賢弟,必須在異國踏着流亡的征途,在十個夏天給我們的田地帶來豐收以前,不准歸返我們美好的國土,倘有故違,立處死刑。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願您的旨意實現。我必須用這樣的思想安慰我自己,那在這兒給您溫暖的太陽,將要同樣照在我的身上;它的金色的光輝射耀着您的王冠,也會把光明的希望渲染我的流亡的歲月。時尚書屋
理查王:諾福克,你所得到的是一個更嚴重的處分,雖然我很不願意向你宣佈這樣的判決:狡獪而遲緩的光陰不能決定你的無期放逐的終限;「永遠不准回來,」這一句絶望的話,就是我對你所下的宣告;倘有故違,立處死刑。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