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理查二世》 第 6 頁


波林勃洛克:不,每一個沉重的步伐,不過使我記起我已經多麼迢遙地遠離了我所珍愛的一切。難道我必須在異邦忍受學徒的辛苦,當我最後期滿的時候,除了給悲哀作過短工之外,再沒有什麼別的可以向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6 / 26)

波林勃洛克:不,每一個沉重的步伐,不過使我記起我已經多麼迢遙地遠離了我所珍愛的一切。難道我必須在異邦忍受學徒的辛苦,當我最後期滿的時候,除了給悲哀作過短工之外,再沒有什麼別的可以向人誇耀?時尚書屋

剛特:凡是日月所照臨的所在,在一個智慧的人看來都是安身的樂土。你應該用這樣的思想寬解你的厄運;什麼都比不上厄運更能磨煉人的德性。不要以為國王放逐了你,你應該設想你自己放逐了國王。越是缺少擔負悲哀的勇氣,悲哀壓在心頭越是沉重。時尚書屋
去吧,就算這一次是我叫你出去追尋榮譽,不是國王把你放逐;或者你可以假想噬人的疫癘瀰漫在我們的空氣之中,你是要逃到一個健康的國土裡去。凡是你的靈魂所珍重寶愛的事物,你應該想像它們是在你的未來的前途,不是在你離開的本土;想像鳴鳥在為你奏着音樂,芳草為你鋪起地毯,鮮花是向你巧笑的美人,你的行步都是愉快的舞蹈;誰要是能夠把悲哀一笑置之,悲哀也會減弱它的咬人的力量。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啊!誰能把一團火握在手裡,想像他是在寒冷的高加索群山之上?或者空想著一席美味的盛宴,滿足他的久餓的枵腹?或者赤身在嚴冬的冰雪裡打滾,想像盛暑的驕陽正在當空曬炙?啊,不!美滿的想像不過使人格外感覺到命運的殘酷。當悲哀的利齒只管咬人,卻不能挖出病瘡的時候,傷口的腐爛疼痛最難忍受。時尚書屋
剛特:來,來,我的兒,讓我送你上路。要是我也像你一樣年輕,處在和你同樣的地位,我是不願留在這兒的。時尚書屋
波林勃洛克:那麼英國的大地,再會吧;我的母親,我的保姆,我現在還在您的懷抱之中,可是從此刻起,我要和你分別了!無論我在何處流浪,至少可以這樣自誇:雖然被祖國所放逐,我還是一個純正的英國人。同下。
第4場
 倫敦。國王堡中一室
理查王、巴各特及格林自一門上;奧墨爾自另一門上。時尚書屋
理查王:我早就看明白了。奧墨爾賢弟,你把高傲的海瑞福德送到什麼地方?時尚書屋
奧墨爾:我把高傲的海瑞福德——要是陛下喜歡這樣叫他的話——送上了最近的一條大路,就和他分手了。時尚書屋
理查王:說,你們流了多少臨別的眼淚?時尚書屋

奧墨爾:說老實話,我是流不出什麼眼淚來的;只有向我們迎面狂吹的東北風,偶或刺激我們的眼膜,逼出一兩滴無心之淚,點綴我們漠然的離別。時尚書屋
理查王:你跟我那位好兄弟分別的時候,他說些什麼話?時尚書屋
奧墨爾:他向我說「再會」。我因為不願讓我的舌頭褻瀆了這兩個字眼,故意裝出悲不自勝,彷彿連話都說不出來的樣子,迴避了我的答覆。嘿,要是「再會」這兩個字有延長時間的魔力,可以增加他的短期放逐的年限,那麼我一定不會吝惜向他說千百聲的「再會」;可是既然它沒有這樣的力量,我也不願為他浪費我的唇舌。時尚書屋
理查王:賢弟,他是我們同祖的兄弟,可是當他放逐的生涯終結的時候,我們這一位親人究竟能不能回來重見他的朋友,還是一個大大的疑問。我自己和這兒的布希、巴各特、格林三人,都曾注意到他向平民怎樣慇勤獻媚,用謙卑而親昵的禮貌竭力博取他們的歡心;他會向下賤的奴隷浪費他的敬禮,用詭詐的微笑和一副身處厄境毫無怨言的神氣取悅窮苦的工匠,簡直像要把他們思慕之情一起帶走。他會向一個叫賣牡蠣的女郎脫帽;兩個運酒的車伕向他說了一聲上帝保佑他,他就向他們彎腰答禮,說,「謝謝,我的同胞,我的親愛的朋友們」,好像我治下的英國已經操在他的手裡,他是我的臣民所仰望的未來的君王一樣。時尚書屋
格林:好,他已經去了,我們也不必再想起這種事情。現在我們必須設法平定愛爾蘭的叛亂;迅速的措置是必要的,陛下,否則坐延時日,徒然給叛徒們發展勢力的機會,對於陛下卻是一個莫大的損失。時尚書屋
理查王:這一次我要禦駕親征。我們的金庫因為維持這一個宮廷的浩大的支出和巨量的賞賚,已經不大充裕,所以不得不找人包收王家的租稅,靠他們預交的款項補充這次出征的費用。要是再有不敷的話,我可以給我留在國內的攝政者幾道空白的招敕,只要知道什麼人有錢,就可以命令他們捐獻巨額的金錢,接濟我的需要;因為我現在必須立刻動身到愛爾蘭去。時尚書屋
布希上。時尚書屋
理查王:布希,什麼消息?時尚書屋
布希:陛下,年老的約翰·剛特突患重病,剛纔差過急使來請求陛下去見他一面。時尚書屋
理查王:他現在在什麼地方?時尚書屋
布希:在伊裡別邸。時尚書屋
理查王:上帝啊,但願他的醫生們把他早早送下墳墓!他的金庫裡收藏的貨色足可以使我那些出征愛爾蘭的兵士們一個個披上簇新的戰袍。來,各位,讓我們大家去瞧瞧他;求上帝使我們去得儘快,到得太遲。時尚書屋
眾人:阿門!同下。
第2幕

1q1

第1場
 倫敦。伊裡別邸中一室
剛特臥于塌上,約克公爵及餘人等旁立。時尚書屋
剛特:國王會不會來,好讓我對他的少年浮薄的性情吐露我的最後的忠告?時尚書屋
約克:不要煩擾你自己,省些說話的力氣吧,他的耳朵是不聽忠告的。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