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理查二世》 第 8 頁


剛特:啊!不要饒恕我,我的哥哥愛德華的兒子;不要因為我是他父親愛德華的兒子的緣故而饒恕我。像那啄飲母體血液的企鵝一般,你已經痛飲過愛德華的血;我的兄弟葛羅斯特是個忠厚誠實的好人——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8 / 26)

剛特:啊!不要饒恕我,我的哥哥愛德華的兒子;不要因為我是他父親愛德華的兒子的緣故而饒恕我。像那啄飲母體血液的企鵝一般,你已經痛飲過愛德華的血;我的兄弟葛羅斯特是個忠厚誠實的好人——願他在天上和那些有福的靈魂同享極樂!——他就是一個前例,證明你對於濺灑愛德華的血是毫無顧恤的。幫着我的疾病殺害我吧;願你的殘忍像無情的衰老一般,快快摘下這一朵久已雕萎的枯花。願你在你的恥辱中生存,可是不要讓恥辱和你同歸於盡!願我的言語永遠使你的靈魂痛苦!把我搬到床上去,然後再把我送下墳墓;享受着愛和榮譽的人,才會感到生存的樂趣。時尚書屋

侍從等舁剛特下。
理查王:讓那些年老而滿腹牢騷的人去死吧;你正是這樣的人,這樣的人是隻配在墳墓裡的。時尚書屋
約克:請陛下原諒他的年邁有病,出言不檢;憑着我的生命發誓,他愛您就像他的兒子海瑞福德公爵亨利一樣,要是他在這兒的話。時尚書屋
理查王:不錯,你說得對;海瑞福德愛我,他也愛我;他們怎樣愛我,我也怎樣愛他們。讓一切就這樣安排着吧。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上。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陛下,年老的剛特向您致意。時尚書屋
理查王:他怎麼說?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不,一句話都沒有;他的話已經說完了。他的舌頭現在是一具無弦的樂器;年老的蘭開斯特已經消耗了他的言語、生命和一切。時尚書屋
約克:願約克也追隨在他的後面同歸毀滅!死雖然是苦事,卻可以結束人生的慘痛。時尚書屋

理查王:最成熟的果子最先落地,他正是這樣;他的壽命已盡,我們卻還必需繼續我們的旅程。別的話不必多說了。現在,讓我們討論討論愛爾蘭的戰事。我們必須掃蕩那些粗暴蓬髮的愛爾蘭步兵,他們像毒蛇猛獸一般,所到之處,除了他們自己以外,誰也沒有生存的權利。時尚書屋
因為這一次戰事規模巨大,需要相當費用,為了補助我們的軍需起見,我決定沒收我的叔父剛特生前所有的一切金銀、錢幣、收益和動產。時尚書屋
約克:我應該忍耐到什麼時候呢?啊!恭順的臣道將要使我容忍不義的亂行到什麼限度呢?葛羅斯特的被殺,海瑞福德的放逐,剛特的受責,國內人心的怨憤,可憐的波林勃洛克在婚事上遭到的阻撓,我自己身受的恥辱,這些都從不曾使我鎮靜的臉上勃然變色,或者當着我的君王的面前皺過一回眉頭。我是高貴的愛德華的最小的兒子,你的父親威爾士親王是我的長兄,在戰場上他比雄獅還兇猛,在和平的時候他比羔羊還溫柔。他的面貌遺傳給了你,因為他在你這樣的年紀,正和你一般模樣;可是當他發怒的時候,他是向法國人而不是向自己人;他的高貴的手付出了代價,總是取回重大的收穫,他卻沒有把他父親手裡掙下的產業供他自己的揮霍;他沒有濺灑過自己人的血,他的手上只染着他的親屬的仇人的血跡。啊,理查!約克太傷心過度了,否則他決不會作這樣的比較的。時尚書屋
理查王:嗨,叔父,這是怎麼一回事?時尚書屋
約克:啊!陛下,您願意原諒我就原諒我,否則我也不希望得到您的寬恕。您要把被放逐的海瑞福德的產業和權利抓在您自己的手裡嗎?剛特死了,海瑞福德不是還活着嗎?剛特不是一個正直的父親,哈利不是一個忠誠的兒子嗎?那樣一位父親不應該有一個後嗣嗎?他的後嗣不是一個克紹家聲的令子嗎?剝奪了海瑞福德的權利,就是破壞傳統的正常的慣例;明天可以不必跟在今天的後面,你也不必是你自己,因為倘不是按着父子祖孫世世相傳的合法的王統,您怎麼會成為一個國王?當着上帝的面前,我要說這樣的話——願上帝使我的話不致成為事實!——要是您用非法的手段,攫奪了海瑞福德的權利,從他的法定代理人那兒取得他的產權證書,要求全部產業的移讓,把他的善意的敬禮蔑棄不顧,您將要招引一千種危險到您的頭上,失去一千顆愛戴的赤心,刺激我的溫和的耐性,使我想起那些為一個忠心的臣子所不能想到的念頭。時尚書屋
理查王:隨你怎樣想吧,我還是要沒收他的金銀財物和土地。時尚書屋
約克:那麼我只好暫時告退;陛下,再會吧。誰也不知道什麼事情將會接着發生,可是我們可以預料到,不由正道,決不會有好的結果。下。
理查王:去,布希,立刻去找威爾特郡伯爵,叫他到伊裡別邸來見我,幫我處理這件事情。明天我們就要到愛爾蘭去,再不能耽擱了。我把我的叔父約克封為英格蘭總督,代我攝理國內政務;因為他為人公正,一向對我很忠心。來,我的王后,明天我們必須分別了;快樂些吧,因為我們留戀的時間已經十分短促。時尚書屋
喇叭奏花腔。理查王、王后、布希、奧墨爾、格林、巴各特等同下。
諾森伯蘭:各位大人,蘭開斯特公爵就這樣死了。時尚書屋
洛斯:可是他還活着,因為現在他的兒子應該承襲爵位。時尚書屋
威羅比:他所承襲的不過是一個空洞的名號,毫無實際的收益。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要是世上還有公道,他應該名利兼收。時尚書屋
洛斯:我的心快要脹破了;可是我寧願讓它在沉默中爆裂,也不讓一條沒遮攔的舌頭泄漏它的秘密。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不,把你的心事說出來吧;誰要是把你的話轉告別人,使你受到不利,願他的舌頭連根爛掉!
威羅比:你要說的話是和海瑞福德公爵有關係嗎?如果是的話,放膽說吧,朋友;我的耳朵急於要聽聽對於他有利的消息呢。時尚書屋
洛斯:除了因為他的世襲財產橫遭侵佔對他表示同情以外,我一點不能給他什麼助力。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