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理查二世》 第 9 頁


諾森伯蘭:當着上帝的面前發誓,像他這樣一位尊貴的王孫,必須忍受這樣的屈辱,真是一件可嘆的事;而且在這墮落的國土裡,還有許多血統高貴的人都遭過類似的命運。國王已經不是他自己,完全被一
作者:莎士比亞 / 頁數:(9 / 26)

諾森伯蘭:當着上帝的面前發誓,像他這樣一位尊貴的王孫,必須忍受這樣的屈辱,真是一件可嘆的事;而且在這墮落的國土裡,還有許多血統高貴的人都遭過類似的命運。國王已經不是他自己,完全被一群諂媚的小人所愚弄;要是他們對我們中間無論哪一個人有一些嫌怨,只要說幾句壞話,國王就會對我們、我們的生命、我們的子女和繼承者嚴加究辦。時尚書屋

洛斯:平民們因為他苛徵暴斂,已經全然對他失去好感;貴族們因為他睚眥必報,也已經全然對他失去好感。時尚書屋
威羅比:每天都有新的苛稅設計出來,什麼空頭券、德政稅,我也說不清這許多;可是憑着上帝的名義,這樣下去怎麼得了呢?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戰爭並沒有消耗他的資財,因為他並沒有正式上過戰場,卻用卑劣的妥協手段,把他祖先一刀一槍換來的產業輕輕斷送。他在和平時的消耗,比他祖先在戰時的消耗更大。時尚書屋
洛斯:威爾特郡伯爵已經奉命包收王家的租稅了。時尚書屋
威羅比:國王已經破產了,像一個破落的平民一樣。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他的行為已經造成了物議沸騰、人心瓦解的局面。時尚書屋
洛斯:雖然捐稅這樣繁重,他這次出征愛爾蘭還是缺少軍費,一定要劫奪這位被放逐的公爵,拿來救他的燃眉之急。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他的同宗的兄弟;好一個下流的昏君!可是,各位大人,我們聽見這一場可怕的暴風雨在空中歌唱,卻不去找一個藏身的所在;我們看見逆風打着我們的帆篷,卻不知道收帆轉舵,只是袖手不動,坐待着覆舟的慘禍。時尚書屋
洛斯: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們必須遭受的覆亡的命運;因為我們容忍這一種禍根亂源而不加糾正,這樣的危險現在已經是無可避免的了。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那倒未必;即使從死亡的空洞的眼穴裡,我也可以望見生命的消息;可是我不敢說我們的好消息已經是多麼接近了。時尚書屋

威羅比:啊,讓我們分有你的思想,正像你分有着我們的思想一樣。時尚書屋
洛斯:放心說吧,諾森伯蘭。我們三人就像你自己一樣;你告訴了我們,等於把你自己的思想藏在你自己的心裡;所以你儘管大膽說好了。時尚書屋
諾森伯蘭:那麼你們聽著:我從勃朗港,布列塔尼的一個海灣那裡得到消息,說是海瑞福德公爵哈利,最近和愛克塞特公爵決裂的雷諾德·考勃漢勛爵、他的兄弟前任坎特伯雷大主教、托馬斯·歐平漢爵士、約翰·蘭斯登爵士、約翰·諾勃雷爵士、羅伯特·華特登爵士、弗蘭西斯·誇因特,他們率領着所部人眾,由布列塔尼公爵供給巨船八艘,戰士三千,向這兒迅速開進,準備在短時間內登上我們北方的海岸。他們有心等候國王到愛爾蘭去了,然後伺隙進犯,否則也許這時候早已登陸了。要是我們決心擺脫奴隷的桎梏,用新的羽毛補葺我們祖國殘破的肢翼,把受污的王冠從當鋪裡贖出,拭去那遮掩我們禦杖上的金光的塵埃,使莊嚴的王座恢復它舊日的光榮,那麼趕快跟我到雷文斯泊去吧;可是你們倘然缺少這樣的勇氣,那麼還是留下來,保守着這一個秘密,讓我一個人前去。時尚書屋
洛斯:上馬!上馬!叫那些膽小怕事的人去反覆考慮吧。時尚書屋
威羅比:把我的馬牽出來,我要第1個到那裡。同下。
第2場
 同前。宮中一室
王后、布希及巴各特上。時尚書屋
布希:娘娘,您太傷心過度了。您跟王上分別的時候,您不是答應他您一定高高興興的,不讓沉重的憂鬱摧殘您的生命嗎?時尚書屋
王后:為了叫王上高興,我才說這樣的話;可是我實在沒有法子叫我自己高興起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歡迎像悲哀這樣的一位客人,除了因為我已經跟我的親愛的理查告別;可是我彷彿覺得有一種尚未產生的不幸,已經在命運的母胎裡成熟,正在向我逼近,我的內在的靈魂因為一種並不存在的幻影而顫慄;不僅是為了跟我的君王離別,才勾起了我心底的悲哀。時尚書屋
布希:每一個悲哀的本體都有二十個影子,它們的形狀都和悲哀本身一樣,但它們並沒有實際的存在;因為鍍着一層淚液的愁人之眼,往往會把一件整個的東西化成無數的形象。就像凹凸鏡一般,從正面望去,只見一片模糊,從側面觀看,卻可以辨別形狀;娘娘因為把這次和王上分別的事情看偏了,所以才會感到超乎離別以上的悲哀,其實從正面看去,它只不過是一些並不存在的幻影。所以,大賢大德的娘娘,不要因為離別以外的事情而悲哀;您其實沒看到什麼,即使看到了,那也只是悲哀的眼中的虛偽的影子,它往往把想像誤為真實而浪擲它的眼淚。時尚書屋
王后:也許是這樣,可是我的內在的靈魂使我相信它並不是這麼一回事。無論如何,我不能不悲哀;我的悲哀是如此沉重,即使在我努力想一無所思的時候,空虛的重壓也會使我透不過氣來。時尚書屋
布希:那不過是一種意念罷了,娘娘。時尚書屋
王后:決不是什麼意念;意念往往會從某種悲哀中產生;我的確不是這樣,因為我的悲哀是憑空而來的,也許我空虛的悲哀有實際的根據,等時間到了就會傳遞給我;誰也不知道它的性質,我也不能給它一個名字;它是一種無名的悲哀。時尚書屋
格林上。時尚書屋
格林:上帝保佑陛下!兩位朋友,你們都好。我希望王上還沒有上船到愛爾蘭去。時尚書屋
王后:你為什麼這樣希望?我們應該希望他快一點去,因為他這次遠征的計劃,必須迅速進行,才有勝利的希望;那麼你為什麼希望他還沒有上船呢?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