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1 頁


些發軟,他掰過她的臉,俯首去吻她臉上的淚,沒想到她會強硬地推開他的臉。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黃曉松又羞又惱,強烈的自尊心迫使他放開她。他站起身來,走兩步到窗口,背對著她,臉朝着窗外。她自顧自地說:「我知道你從來就沒把
作者:待考 / 頁數:(1 / 0)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

??

??起風了。
??萍子昨天傍晚才從家裡回來。黃曉松原來是要去長途汽車站接她的,可公司臨時有事就給耽擱了。在外面吃完晚飯回到住處,她面色有些沉重,總是欲言又止。黃曉松有些沉不住氣,心想肯定又是我沒有去車站接她,不高興了。時尚書屋
便說:「我知道你又生氣了,可我並不是故意不去接你的,我確實是有事走不開的。」
萍子把頭扭到一邊說,你的事是不是永遠比我更重要?黃曉鬆一下不知道如何作答。憑心而論當時自己確實是這麼想的,你又不是第1次來,我沒去接你也知道回來,可公司的事情卻必須處理的。大概是沒有聽到他的應答,她便孩子般的開始抽泣起來。時尚書屋
黃曉松的心有些發軟,他掰過她的臉,俯首去吻她臉上的淚,沒想到她會強硬地推開他的臉。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黃曉松又羞又惱,強烈的自尊心迫使他放開她。他站起身來,走兩步到窗口,背對著她,臉朝着窗外。時尚書屋
她自顧自地說:「我知道你從來就沒把我放在心上,無論做什麼事情你永遠是以自我為中心,我的感受永遠不重要!」
??面對她的哭訴,黃曉松真的不知該如何表白,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煩。有時候,他覺得女孩子的想象力實在是豐富,豐富到讓男人望塵莫及,莫名其妙;她們總是有足夠的智慧把兩件或多件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掛上鈎,並上綱上線,搞得你永遠牽不出頭緒,到頭來只好讓其亂成一團,自嘲地說句,隨她去吧。

??

??「我知道你不愛我!可為什麼你又要接受我的愛呢?」萍子似乎越說越傷心。
??黃曉松有些忍無可忍,大聲反駁她說:「你簡直不可理喻!就因為今天沒去接你,就說出這些八桿子打不着的事,你不會是借題發揮吧?!還有啊,我不愛你,我怎麼會和你在一起呢?你這樣說簡直是侮辱我的人格!把我看成什麼人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可是,他們之間的確有很多爭吵不清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黃曉松只覺得腦子一片混亂。
??他們就這麼僵持着,黃曉松不說話,因為他不知道還該說什麼。萍子還在不停地嗚咽。今晚的風出奇的大,在窗外呼嘯着,狼嚎一般。夜潛伏在屋裡,靜默着,象一條毒蛇嚙食黃曉松的思想,讓他有一種窒息的幻覺。時尚書屋
??「我看你對我也是無話可說,沒有我,你的地球照轉。」
萍子終於開口說話了,「我要結婚了。」

??「你要結婚?我什麼時候說過現在要結婚?我不是和你說過了嗎,我不想太早結婚,現在我的事業才剛剛起步,我要把精力放在工作上。」

??「我是認真的,我真的要結婚了。可新郎不是你!」萍子對黃曉松揮了揮粉拳,象在示威。
??「現在我沒有心情和你開玩笑!你該生的氣也生了,不要再無理取閙,冷戰到此結束吧。」
公司的那些煩心事已經把黃曉松搞得暈頭轉向,他實在是沒有耐心和她這麼閙。
??「我再說一遍,我是認真的,我也沒有心情和你開玩笑!我真的要結婚了,你煩是吧?我現在比你更煩!」萍子歇斯底里地大叫起來。
??黃曉松不知道自己的感覺是震驚還是憤怒,說:「你給我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看不是你瘋了就是我瘋了。我們天天在一起,你卻跑來告訴我你要和別的什麼人結婚了!」
??聽著萍子絮絮叨叨的訴說,黃曉松才大致聽出了一些頭緒:已經去意大利四年的李海英,她的前任男朋友,突然回來了,春節的時候跑到她家去提親,說是要馬上要娶她。她的父母已經同意了。她自己還沒有決定,對方說給她十幾天的時間考慮。
??黃曉松聽完她的敘述,肺都要氣炸了,想罵一句什麼也卻沒罵出來,倒是沒來由地大笑起來說:「我看你還是嫁給那個人更合適!」
??「這可是你說的?」萍子大聲地反問。
??黃曉松比她更大聲:「沒錯,是我說的!」
??萍子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拎起包奪門而出,等黃曉松反應過來,門已經在她身後「砰」的一聲關上了。他想去追她,可腳下似乎有千斤重,挪不動步子。他就這樣在窗前定格了。好象沒有思想也沒有了感覺,黃曉松把微啟的窗拉開些,風似乎更大了,他禁不住在寒風中打一個冷顫,渾身的毛孔都豎起來。時尚書屋
今年的正月是少有的冷,冷得他不知該如何抵禦風寒。他瑟索着拉緊了窗門,走到沙發旁坐下,隨之而來的是一種精疲力竭的感覺,他捂着胸口橫躺在沙發上就想睡上一覺,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能想。黃曉松就這麼躺了一會兒,又覺得渾身冷颼颼的,便起身到臥室拿了被子出來窩在沙發上躺着。他閉着眼,試圖就這樣靜靜地理清一下思路,然而越是想讓頭腦清醒一點,腦子越是一片混亂,頭痛得厲害,他抱著頭用被子矇住決心睡一覺,但願一覺醒來什麼問題都不存在了。時尚書屋
他真的睡着了。事後回想起來才發現,參加工作後,象那天晚上那麼容易就入睡了,還是第1次。

??

??清晨的陽光斜斜地酒在黃曉松的臉上,暖暖的,又帶點刺刺的逼着他從睡夢中醒來。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睜開,映入眼帘的是萍子的臉,一張面目全非的臉——她正目不轉睛地看著他,應當說是凝視比較恰當些。他猛然清醒過來,几乎是神經質的坐了起來。萍子問:「睡醒了?」她的聲音嘶啞得几乎無法聽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