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10 頁


,我們的戀情就象一池缺少活力的死水,我們倆個就是那水面上漂着的兩朵浮萍,根無法落到實處。一見鍾情的嬌花在我充滿幻想的心中漸漸枯萎。正是這時候,他告訴我,他要出國了,家裡給他辦了移民。由於對他的熱情几乎近於湮滅,對他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0)

「真的?好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知為什麼,我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和期待。
他家到我家,大概有一個半小時的路程。那是充滿瞑想的一個半小時。
他離開的時候,我還是個情竇初開的小女孩,那時在職專讀三年級。他是大專畢業還沒找到工作的待業青年。其實,我已經有些想不起來自己當喜歡上他什麼了。他長得很帥,這點是不容懷疑的,性情好象特別好,很逗,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感覺特別開心。時尚書屋
對了,好象很細心會關心別人。我天生喜歡長得帥的男生,對長相一般或不太好的男生缺乏激情,我不明白自己怎麼會這樣,這可能與男人都喜歡漂亮女孩的心態是一樣的吧,缺乏可推敲的實際理由。所以,我對他的感情應該是屬於一見鍾情的那種,我們神秘莫測、躲躲閃閃卻缺少高潮的度過了半年時間。我還是學生,他沒有象樣的工作,我們的戀情就象一池缺少活力的死水,我們倆個就是那水面上漂着的兩朵浮萍,根無法落到實處。時尚書屋
一見鍾情的嬌花在我充滿幻想的心中漸漸枯萎。正是這時候,他告訴我,他要出國了,家裡給他辦了移民。由於對他的熱情几乎近於湮滅,對他的即將離去沒有過多的不捨。他走的前兩天,拽着我到影樓照了好幾組相片,說要帶走。時尚書屋
他走後,起初我們還通信,過生日他還給我寄了生日禮物,慢慢的我回信越來越少,他的形象在我腦海裡越來越淡以至想不清他的眉眼,最後終於不寫信。我的所謂的初戀就這樣結束了。
三年互不通音訊,在歐洲獃了四年的李海英變成什麼樣了呢?我就象懷揣了一窩好奇的兔子。
好奇和期盼讓我變得焦灼,一個半小時足以考驗我的耐心;瞑想和回憶如清風過耳,時間走得無聲無息。一個半小時,就這樣時快時慢,像一張老唱片,走得嗑嗑絆絆,音質有些斑駁陸離,基調是輕愁懷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音樂門鈴響起來了,是鋼琴曲《致愛麗絲》的前奏,歡快跳躍,正好是我的心情,加上一點點緊張。我很快的蹦到了院子裡,卻在鋼琴曲第3遍響起的時候才打開了封閉式的雙開大鐵門。門外的李海英,在寒風中一臉的陽光燦爛,說:「好久不見,你好!」我的心頓時有一種被點亮的感覺,他好象比走時高了不少,也壯實了不少,膚色也似乎白了,有紅潤的跡象;頭髮的顏色沒有變成金黃色,髮型也還是走前的造型,平頭。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沒有出國,頭髮已經是板慄紅了,去了歐洲的倒還是黑髮黃眼。時尚書屋
「你好呀李海英!稀客稀客,快請進!」在他的彬彬有禮面前,我原本也有來一點淑女作派的慾望,可冷不丁一開口又是老一套,心底不禁湧起一股秉性難移的失望。
不容我繼續發獃自省,我媽媽和妹妹已經都迎到院子裡來了。李海英便忙着說:「阿姨你好!好久不見,打擾了!」同時又微微的向媽媽鞠了一躬。這一鞠非同小可,媽媽急得攤開雙手握住李海英的雙臂,說:「小李不敢給我行這麼大的禮呀,會折我的壽呢!」李海英,還是笑着,沒有言語。妹妹在一旁不屑地說:「媽媽真土!這是外國人對女士的禮儀。」
媽媽聽妹妹這麼說,似乎有些尷尬,自嘲道:「唉,我們就是沒有見識,小李不要見笑。」
李海英這才笑道:「哪裡敢,阿姨不要笑我就好了!」
其實,他剛纔一鞠,我也一時忘了來歷,聽妹妹一說,我才恍然大悟,心中一樂便問道:「李海英,你剛纔的造型好象少了一件道具喲?」妹妹又急不可耐地大笑起來,說:「對對,應該還有一頂帽子才對的!」
「是禮帽——回來忘了戴!」李海英不動聲色的踅到萍子的身邊,在她右手臂上輕輕的捏了一把,悄聲說:「一點沒變,對我還是那麼刻薄。」
我撫着手臂微微微皺了皺眉,出其不意的在他背上發狠的擰了一下。我心裡盤算,他這回只能是啞巴吃黃連了。我還沒樂呢,他那邊已經誇張的大叫起來:「你還動真的呀!」搞得另外兩雙眼睛立刻半驚半疑地向我們包抄過來。時尚書屋
窘得我渾身躁熱,撇下他們衝回房間去了。
扒在床上獃了一會兒,竟有所期待,希望他會追到房裡來!當我意識到這有些荒唐的時候,媽媽推門進來了,說你怎麼自己躲起來讓客人獃在外面?我沒搭理她一溜煙出去了。媽媽已經把茶几搬到院子裡了,李海英和妹妹面對面坐在茶几的兩端沉靜在暖暖的冬陽裡,喝茶嗑瓜子。我站在客廳裡,對眼前的一剪風景發獃,促起的些許酸意彷彿爬滿全身的蛛絲,令人又驚又顫。我挺直身子,使勁的嚥了嚥口水,想把那種莫明其妙的不快一口吞了。時尚書屋
然後一臉燦爛的笑容滑進了院子溫暖的陽光裡。三個人就那麼不緊不慢地嗑着瓜子喝着茶,李海英時不時地瞟我一眼,我感覺得到那目光裡有冬天午後陽光的溫度。我卻沒理由的老是讓眼球滾到大鐵門上,目光穿透它的堅硬和厚度,躍入前邊的池塘和菜地,心房裡是那一大片青蔥蓊鬱的芥菜和清碧裡霧汽隱隱的豐潤的池水。儘管是乾燥的冬天,那一片也總是潮潮的充滿了無限的生命張力。時尚書屋
有一種假想的慾望在溫暖的陽光裡最大限度的膨脹。綠色的菜地,在我的眼前反覆延伸一直到大地與天空的交界處,最後鋪天蓋地的向我襲來。我坐立不安。
李海英在我家住了一夜,第2天對我說,你和我一起回去吧!我說去幹什麼?他說,我有好多話想和你說,你想啊,我們都三年不說話了,那積累了多少話呢?一時半會的哪說得完!我好不容易回來一次,我一定得把它全說出來,把它全部交還給你才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