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100 頁


那枝玫瑰,餐廳的音樂,自始至終是巴哈的「如歌的行板」,不同的是,萍子沒有穿原來的那套夏奈爾,而是一襲紫羅蘭的好日子連衫長裙,同色系的安娜蘇碎花絲巾,紫色的無沿薄尼帽。那晚沒有穿風衣,那是個無風的初冬夜。仿若仲秋。
作者:待考 / 頁數:(100 / 0)

吳怨呵呵笑過之後,不再說話。萍子說,姑姑你說話嘛。過了一會兒,吳怨說,以後你還會發現,其實世界上的男人,只有李海英一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萍子說,姑姑,我想哭。吳怨說,那你就哭吧。

??

??又是一年的初冬了,萍子的出國簽證終於辦下來了。吳怨娘家的花圃裡的三角梅開了。萍子讓逸塵對著那紫熒熒的花葉照了個夠。與往常不同,她沒有把那些照片用PHOTOSHOP加工編輯,就直接存到了U盤,準備帶走。時尚書屋
機票定好後,她給黃曉松打了電話。黃曉松說要給她餞行。
??黃曉松從Q城來到S城。他問萍子,我們吃西餐嗎?萍子說,你做東,你決定。晚上,黃曉松把萍子帶到了濱北豪客來。餐桌上還是那枝玫瑰,餐廳的音樂,自始至終是巴哈的「如歌的行板」,不同的是,萍子沒有穿原來的那套夏奈爾,而是一襲紫羅蘭的好日子連衫長裙,同色系的安娜蘇碎花絲巾,紫色的無沿薄尼帽。時尚書屋
那晚沒有穿風衣,那是個無風的初冬夜。仿若仲秋。
??黃曉松說,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紫色非常適合你呢!萍子說,因為以前你從來沒想要發現什麼適合我。黃曉松呵呵呵的笑了幾聲,乾乾的,空空的,象些浮塵懸在「如歌的行板」的旋律之上。
??從西餐廳出來,他們並肩站在掛滿垂須的榕樹下,想著在這樣一個夜晚還能共同做些什麼。萍子說,你住下了嗎?要不到我三叔家去住吧。黃曉松說出了一個並不陌生的賓館名字,說早上一來就住下了。
??萍子說,要不我們就樣走走吧!
??黃曉松說,我們再去茶館坐坐好嗎?
??萍子看著街對面的日本料理店發獃。黃曉松又問了一句「去喝茶吧?」
??萍子說,好吧。黃曉松說你有些走神了。萍子回過頭望着他,嘿嘿一笑說,我看那日本料理店,門庭冷落,怎麼還能維持。我們這的人,吃韓國料理的多呢。時尚書屋
黃曉松說,現在人都吃完散了,當然只剩下冷清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萍子說,還真是沒有不散的宴席啊!
??黃曉松不再說話。由萍子指定了一個叫清水軒的茶館,並負責做嚮導,黃曉鬆開了車左拐右拐地去了。兩人泡的都是龍井茶。看著杯中嫩綠的芽葉一枚枚地下墜,萍子說這龍井還是滿地道的。時尚書屋
黃曉松說,我平時都喝鐵觀音,對龍井不太瞭解。萍子又是呵呵地笑了兩聲。黃曉松說,你老是毫無意義的笑着。
??萍子又笑了,我不是一貫的莫名其妙嗎!
??黃曉松說,你這一去,我們不知道何時有機會再見了。
??萍子說,呵呵,我也不知道。
??萍子說,你的女友怎麼這麼久從來沒來過?都是你去雲南看她嗎!
??黃曉松說,是。萍子說,離得那麼遠,其實也很苦的,相思苦。黃曉松說,相思的苦,不在於遠近。
??萍子說,其實兩個人不能分開太久,太久了感覺就不對了,會變淡,有時候打電話都沒事好說。
??黃曉松說,你和李海英是那樣的嗎?
??萍子說,我不是馬上就要走了嗎!倒是你們,要想辦法走到一起才好,兩地奔波不是長久之計喔。
??黃曉松淡然一笑,謝謝你還為我們心,我比你大,會安排好自己的生活的。
??「萍子——」黃曉松欲言又止,「嗯?」萍子把目光從杯裡的茶葉上撈起,晾到黃曉松的眉棱上,濕漉漉的。
??「你說,你說吧,今晚我們就這樣吃飯喝茶,井水不犯河水的坐著,是不是有點不對勁呀?」黃曉松說,「你此去天各一方了,我們不應該溫存溫存嗎?」他索興大着膽子全說了。
??萍子的笑容,羞澀,遲疑,象一朵花面對一隻翩翩而來的彩蝶,不知是渴望它落在自己的花葉上還是希望它打個轉身飛向別處。她想起了黃曉松給那個雪兒的情書。想到一句「你是我的唯一」,她的目光倏地幹了——她是他的唯一,我是什麼?無論過去還是眼下,什麼都不是?她有些情不自禁的笑了,不再是羞澀遲疑,好象毫無意義,空落落的,象是丟了什麼。
??黃曉松看她只是笑,便去買了單。他們很快就回到了他入住的賓館。
??進了房間之後,萍子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渴望非常明確:她想知道黃曉松是怎麼在她身上背叛他的唯一!
??儘管,萍子在吳怨面前說了許多自己與黃曉松可能發生的事情,其實在萍子結婚後他們並沒有上過床。這份原有的清白,不知道該歸功于誰。從萍子來說,黃曉松與雪兒的情書,已經足以讓她潔身自好;更何況她已經是有夫之婦了,不可能會再主動獻身於他;而黃曉松呢?原因無人知曉。
??一切進行得沒有想象的順利。黃曉松急得一頭的汗,說怎麼還是那麼緊,象第1次一樣!萍子皺着眉說,還是會疼。事後,黃曉松說,會不會懷上孩子?萍子臉都青了,你別嚇我!我嚇你做什麼,要是懷上孩子就好了,在國外又不計劃生育,你還可以為李海英生孩子,想生幾個就生幾個。
??萍子詫異地看著黃曉松,你想讓我給你生一個孩子?黃曉松不看她,說不行嗎?你不樂意?你不會說你沒有愛過我吧!
??可是這對李海英不公平,再說我也還小,也不想這麼早就做母親,我還不知道該怎麼做母親呢!
??公平——黃曉松叫了起來,你給了我公平嗎?莫名其妙就找了個藉口嫁給了別人!你還小,當初想結婚的時候怎麼不說你還小呀?讓你等我幾年都不願意了,迫不及待就要嫁人!我不管,就看天意了,如果會懷上,你不能去流產,如果懷不上,我也認了。說完不等萍子再說話,又抱住她瘋狂的吻。倆人一直糾纏到深夜,黃曉松還不讓萍子走,說要讓她留下。萍子不肯,一定要回家。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