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11 頁


些女人的溫情,做丈夫是個極好的人選呢!」 ??「只是你現在就結婚好象太早了,你才二十一歲,他二十六?」吳怨問。萍子點點頭說,我也沒想過這麼早就結婚。可我媽媽已經答應人家了!萍子拉著嗓子說。「她不覺得你還太小呀?」吳怨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0)

我身不由己,說,好呀!我好奇,對他積累了三年的話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吳怨打斷萍子的敘述,戲謔道,那個李海英積累了三年的話,幾天說完了?
??萍子正正身子說:「十秒鐘以內!」
??「我明白了」,吳怨說,「一定是我忘不了你,我一直愛着你。」

??萍子說,你說得太多了,又不簡練,他只說了六個字「我愛你!嫁給我!」
??吳怨一聽,不知道為什麼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萍子見姑姑笑,她也跟着大笑,其實她連自己笑什麼都不明白,只是覺得確實有些好笑。不想姑姑突然止住笑,很認真的說:「萍子,這個李海英挺幽默的,也很痴情,甚至有些女人的溫情,做丈夫是個極好的人選呢!」
??「只是你現在就結婚好象太早了,你才二十一歲,他二十六?」吳怨問。萍子點點頭說,我也沒想過這麼早就結婚。可我媽媽已經答應人家了!萍子拉著嗓子說。「她不覺得你還太小呀?」吳怨說,「也難怪,她當初和你爸結婚的時候比你現在大一歲,你爸當新郎時和你現在同歲。」

??一說到自己的父母,萍子又來勁了。抱著靠枕挪到吳怨的身邊,問:「姑,當初我爸媽怎麼會那麼早結婚呀?二叔叔都過三十了才結婚,三叔和你到現在也還沒結婚。」
吳怨說,你沒去問他們自己呀?我不敢問。萍子有些嘻皮笑臉地說,我只敢問你。時尚書屋
吳怨說,他們結婚,我還上幼稚園呢,我哪裡會懂!不過有聽你奶奶說過,大概是你媽長得太漂亮了,我大哥怕她被別人追走了吧。萍子有些驕傲地昂起頭說,我媽確實漂亮!你看她現在也還是個風韻不減的大美人呢!吳怨用手捏了一下她的臉說,看把你臭美的,難道我大哥就不帥呀!萍子樂了,大聲說:「當然帥了,你大哥就是我爸!只是他太忠厚了點,實話實說。」
「補充一點,我爸不如我媽聰明伶俐。」

??「如果不是——」吳怨把差點就要脫口而出的話硬生生的嚥了回去。如果什麼?萍子不在意的問。沒過兩秒鐘,她又神神秘秘地湊到吳怨耳邊說,姑姑,你剛纔說我媽結婚的時候比我大一歲,也就是二十二歲了?吳怨偏着頭說,對呀!「那我哥今年都二十二歲了,我媽不是才四十三歲嗎?怎麼生得出來?難道我哥是別人家的孩子呀?」吳怨笑罵道,你盡瞎想些什麼呀!萍子繼續不依不饒地推理「那我媽是未婚先孕了!只有這種可能了。」
吳怨沒來由的有些惱怒,罵道「你這小妖精,什麼都敢想!你媽有你這樣的女兒可真夠她受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萍子見姑姑生氣,越發擺出一付為真理而戰的姿態:「我可沒有亂想,這是二年級的數學題,誰不會呀!」吳怨哭笑不得,說「你會,可我不會——我打小數學就沒學好!」
??看吳怨真生氣了,萍子馬上換了一副笑臉半嬌半嗔:「姑姑,說點這個也生氣呀?現在都什麼時代了!何況說的是我媽,又不是說你。」
吳怨把頭扭到一邊,順手撿了一本床頭柜上的書漫無目的的翻着,以避開她調侃的目光。
??見姑姑還不說話,萍子掖了掖被子,又往吳怨身邊蹭去,兩顆明亮烏黑的眼珠「咕碌」一轉,輕聲細語地說:「姑姑,我可以問你一個很嚴肅的問題嗎?」
??「嚴肅的問題?你會問嚴肅的問題!說。」
吳怨還是不看她。
??「那我就說了?前提是你不許生氣,不許迴避要正面回答。」
萍子几乎是板著臉一字一句地說。吳怨有些好奇,轉過頭饒有意味的打量着萍子:「看來這個問題挺嚴重,不能掉以輕心。」

??「你已經二十八歲了,美麗高雅,有一個相處了五六年的男朋友,為什麼還不結婚呢?」萍子一臉正經的問。
??吳怨對這個問題早料到了,可是沒有準備好答案。只淡淡地說:「我還沒想好呀。」

??萍子對這樣的回答顯然不滿意,再問「那他不急嗎?他不是比你大好幾歲?還有,嗯—還有,你和他有沒有在一起過?」
??吳怨一聽,竟有一些發窘,渾身有種莫名的躁熱。一時真不知如何回答,再看萍子,她似乎也有一抹紅暈點染雙頰。看她那模樣,吳怨心裡頓時明白了八九分。便定了定神說,「沒有」
??「真的?我不太相信!」萍子一臉的驚訝,「那豈不是成了老處女了!」說完就用手摀住嘴,有些驚恐的盯着吳怨。
??「你真是個該死的小丫頭!」吳怨用手指使勁的擢了一下萍子的頭,看著她的樣子又忍不住笑了,「看把你嚇的!我覺得老處女挺好的,你不覺得嗎?」
??儘管姑姑不生她的氣,不知道為什麼萍子還是覺得姑姑的笑裡隱含着一股淒涼的氣息。沒等她展開細想,吳怨發話了:「還是快點說你自己的事吧!剛纔說到哪了?」
??「你別急嘛!我現在對你感興趣,先說你的事吧,求求你了!」萍子雙手搖晃着吳怨的左臂。
??吳怨嘆了一口氣說:「唉!皇帝不急太監急。」

??「我的大小姐,你還對我的什麼事情感興趣呀?」吳怨擺出一副無所畏懼的姿態。
??萍子以一派研究的神態注視着姑姑,說:「你的那個男朋友,姓什麼來着,我又忘了它怎麼讀了?」吳怨說:「你慢慢想,想起來了再和我談吧!」然後又開始翻手裡的書。
??過了一會,萍子一陣驚呼:「哎呀!我想起來了,姓阮,暖和的暖。」

??吳怨一聽就樂了,說:「我真服了你!柔軟的軟,聲母不同的。一年級的拼音沒學好。」

??「這不能怪我,是他姓得怪,要麼姓院,要麼姓元,我都不會唸錯,可他偏偏姓阮!」萍子皺着眉,「一看他這麼個怪姓,我就覺得他人也可能比別人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