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12 頁


不懂我自己。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軌跡。不懂就不要說了,還是說你自己吧,再不說我可沒興緻聽了。」吳怨突然感覺有些累,強打精神催促萍子快說。 ??萍子是那種你說了「三」,就能從你的語氣和神色間判斷出,接下來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0)

??「人也怪」吳怨在心裡仔細地玩味着,好象有點,怪在哪呢?自己平時沒太在意他,也沒認真的想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萍子接著說:「他一個正常的男人,那麼大了,三十幾歲,五六年的時間總面對一個有貌有才有錢有溫柔的女人,就沒有點非份之想?既不越軌,又不結婚,這不是怪是什麼!」說到這又換一古怪的表情凝視着吳怨:「他其實有,是你不肯是不是?他一直也沒向你求婚嗎?」吳怨使勁崩着臉,不看萍子,也不答話,目光在最早翻開的書頁上與之呈一種膠着狀態。大概是看姑姑不否認,便大着膽子一路說下去:「他會五六年和你這樣處着,絶對不可能不愛你,所以也不可能沒有向你求過婚,是你不答應!那你為什麼不答應他呢?難道你不愛他?好象也說不通!你不愛他又幹嘛要和他相處這麼久?姑姑,你是一個迷,我不懂你喔。」

??吳怨默默地在心裡說,我也不懂我自己。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軌跡。不懂就不要說了,還是說你自己吧,再不說我可沒興緻聽了。」
吳怨突然感覺有些累,強打精神催促萍子快說。
??萍子是那種你說了「三」,就能從你的語氣和神色間判斷出,接下來要說四五還是該說二一的女孩。此時,她已經從姑姑的語氣和神色得出了結論,該是說自己的事的時候了。便自言自語道:「我開始說自己的事了,我原來說到哪了?」吳怨有些走神,沒搭理她。萍子推了推姑姑,撒着嬌「姑姑,你提示一下吧?」
??吳怨幽幽地接過去——李海英向我們美麗的萍子求婚了。

??

??萍子說,我應該承認,我是喜歡李海英的。在他面前,我可以隨心所欲,放鬆、沒有壓力,那是一個完完全全的萍子,是一個現實生活中不需要掩飾的萍子,渴望被關心、被呵護的萍子。我從小就學會了關心父母,呵護哥哥和妹妹。失去的日子就象烈日下我給別人撐着傘,父母習慣了我的關心,哥哥和妹妹也習慣了我的呵護。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可沒有人想到我也想擁有一棵樹讓我乘涼。我真的有早點結婚的願望,我渴望有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家,有一個理想的丈夫,會關心我,愛護我,把我當成他的寶貝寵着。按理,李海英的出現,可以說是天賜良機,寒假和他近一個月的相處,我几乎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和他結婚了。結了婚就辦簽證去歐洲。時尚書屋
那時,我的大專也剛好畢業了。然而,在寒假結束要返校的前兩天,他問我什麼時候去辦結婚證時,我猶豫了。我想到了黃曉松。看我猶豫,他說再給我十幾天的時間考慮,至多二十天!因為再過三十幾天,他就要走了。時尚書屋
我的心,開始七上八下。他說要送我返校,我也拒絶了,因為黃曉松在那座城市。
??「黃曉松就是你現在的那個男朋友吧?」吳怨插了一句。萍子點了點頭繼續說。

??

??黃曉松是我在Q城的房地產公司上班時認識的。姑姑你知道,中專畢業那年我才十八歲,你讓我再參加成人高考,直接去上大學,我沒答應。因為,我不想一直依賴你的供養,我渴望自食其力。那家房產公司還是你把我介紹過去的。時尚書屋
由於你的關係,公司給了我三個月的免費培訓才正式簽合同上崗。黃曉松是我第1天正式上班的第1個也是那個月唯一的客戶。
??時節已入初冬,在Q城,算不上冷卻也是風寒料峭,因為初冬海風的冷峻也是不可低估的。我們公司當時推出的樓盤是黃金地段的寫字樓和一期連體別墅,客戶來訪的頻率和密度都不是太高。但一來一個準。也就是說要買的才來,來了的基本要買。時尚書屋
所以,經理總對我們說,如果誰接待的客戶,又空着手帶錢走了,不用我說話,你自己看著辦!
??由於我是第1正式上班,客戶部經理特地來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項才離開。几乎是他前腳走,黃曉松後腳就進來了。我因滿懷感激地目送經理走出推拉玻璃門,視線還沒有來得及抽回,就撞上了一身黑進來的他,我的第1感覺就是電視劇裡的黑手黨。還差一副墨鏡。時尚書屋
這樣好,我看清了他有一雙大而且黑,黑而且亮又有神的眼睛。那亮而有神的光,罩住我,徑至向我走來。我已經忘了自己是出於職業的需要還是出於一個女孩對出色男人的驚艷,我肯定是笑靨如花地迎出了寫字檯。沒有懸念,他成了我第1天正式上班的主顧。時尚書屋
當我流利地給他介紹在售的物業情況時,眼睛卻總是不聽使喚地在他純白的襯衣,黑底白斜紋領帶和黑色西服之間游移不定。顯然,對於一個物業銷售人員而言,這是大忌。可他,在離開之前,交了五萬元的訂金,約好第2天上午來辦理所有的正式手續。在他走出售樓大廳的一剎那,他仔細地打量着我雙手遞過去的名片,然後抬眼盯着我說:「吳小姐,你真美!」
??我來不及說「謝謝」他已經站到了推拉門外。
??那一晚,我失眠了。那是李海英走後並與之斷了聯繫的第10五個月。我第1次因為另一個與之毫不相關的男人想起了他。

??

??吳怨逗她:「這時候你想他作什麼?不會是膽大妄為地把自己的第1次給了他,開始後怕了吧!」
??萍子窘得滿臉緋紅「姑姑你儘是瞎說!我哪裡會那麼蠢。只是——」吳怨笑了:「只是什麼?還是有隱情。要不就是想起了初吻的滋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