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15 頁


我摸不着門的話,至少當時是這樣。他說:「我發現你有一個很大的優點,凡事有三分鐘的熱度。」我很善於插科打諢,可不具備真正意義上的幽默感。我搞不清楚,他這句話屬於哪種類型的幽默。不管怎樣,我想不是黑色幽默,雖然他一身行
作者:待考 / 頁數:(15 / 0)

今年肯定是不行了,只能是考明年的了。十一月份考,現在也才十二月,差不多還有一年的時間複習,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在接下來的一個休息日,我立馬就把這個設想付諸事實:到書店買回了所有的複習資料。考慮到自己的數學底子實在叫人無法恭維,便又琢磨着要去參加考前培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區教育局瞭解了有關培訓的具體事項後,便決定過完春節就去上課。也許是心中有了一個明確的奮鬥目標,每天都過得忙忙碌碌。充實而快樂。

??

??要不是在正月裡接到他一個拜年的電話,有關黃曉松的記憶已經進入我短期記憶的冰封期。在電話裡,除了說一些祝福之類的客套話,他說了一句讓我摸不着門的話,至少當時是這樣。他說:「我發現你有一個很大的優點,凡事有三分鐘的熱度。」
我很善於插科打諢,可不具備真正意義上的幽默感。時尚書屋
我搞不清楚,他這句話屬於哪種類型的幽默。不管怎樣,我想不是黑色幽默,雖然他一身行頭總是以黑色為主調。我想不明白,我也不想刻意的為它殺死原本就不是特別活躍的腦細胞。春節在家裡玩得很開心。時尚書屋
我不想發愁。
??快樂的日子總是象飛。回到公司上班的第1天,就接到黃曉松的電話。他說,新年伊始,得聚一聚。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時尚書屋
這次他沒有帶我去吃什麼水煮活魚,而是去了豪客來吃西餐。有點新年新氣象的兆頭。由於風大,我戴了一頂咖啡色無沿仕女帽,把披肩發給壓住。進了餐廳,我們都把風衣脫了,由於暖氣的溫度不低,有些暖洋洋的,我便要把帽子也脫了,黃曉松卻急忙說:「帽子別脫了,這樣戴着很美!」
??我有一瞬間的思維短路。有些驚訝的看著他,找不到話。
??「你不用那樣看著我,我沒有戴紳士帽」,黃曉松盯着我看,眼裡有一抹詭秘的笑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餐廳裡瀰漫著海頓的《小夜曲》,優雅,輕鬆,愉快。餐桌上的細頸瓶裡,嬌艷欲滴的紅玫瑰,一枝獨秀。
??有一刻,我的心似乎被他眼中幽深詭秘的笑意猛然攫住,一陣陣發緊。彷彿電擊一般。身子骨有些發軟。
????「身子骨有些發軟」吳怨耳尖,一下就把它從萍子的語句裡給拈了出來。這可不是萍子風格的語言。它一旦放在萍子身上,可算是驚人之語。一出驚人之語,預示着她和黃曉松的關係即將產生質的變化。時尚書屋
這小丫頭似乎要愛上那「黑手黨」了。
??吳怨內心的最柔軟部位被無端的觸動了。
??夜,已經深了。雖然門窗緊閉,而狼狗零星的淺吠與大海對沙灘的浪吻呈一種拉鋸式的對峙。一切聲聲入耳。我知道,所有的危險都和我僅有一牆之隔。時尚書屋

??

??父母的喪事辦完後,生活又毫不動情的復歸了原位。大哥回到了自己的五人之家;二哥去了上海的律師事務所;三哥暫時留在家裡。其實他也是遲早要走的,因為她的未婚妻三年前和他一道去了巴黎之後,一直不肯回國。三哥是在父親的強烈要求下于半年前回來,做為一個有野心的青年建築設計師,他覺得自己在歐洲學習和遊歷的時間還遠遠不夠。時尚書屋
他原計劃要在歐洲獃上五年再回國開創自己的事業。半年前,父親的一個商業夥伴接到了一個海灣別墅區的設計案子,他對三哥的設計風格很感興趣,建議讓三哥回國主持該案子的工作。起初三哥不願意,後來與父親協商,說是這個案子結束後重返歐洲,學滿五年再回國。誰知天有不測風雲,設計工作還沒完成,卻經歷了人世間最慘痛的生離死別。時尚書屋
??在三個哥哥中,三哥逸塵比我大六歲,卻已經是和我年齡最接近的了。我几乎是三哥帶著長大的。阮敬文是我們家還住在城郊老房子時的鄰居,與逸塵同齡,也是他的同班同學。在我的印象中,他們總是三個人在一起玩,我們家搬走後,三哥還是時不時的帶我到他家去玩。時尚書屋
他也有到我們家來的時候,如果是暑假,我們就到海裡游泳,在沙灘上嬉戲、、、、、、那是多麼快樂而美好的日子呀!那時的天空總是那麼藍幽幽的,陽光總是那樣明晃晃的,像一首流行歌曲的歌詞。那時的陽光似乎沒有現在的炙熱。我們常常在盛夏的午後兩三點歡呼着,或者應該說是叫喊着衝過米色的沙灘,撲向尉藍的大海,曬得一身的黝黑。几乎到了第2年的夏天也還沒有恢復白晰的跡象。時尚書屋
就這樣年復一年,又黑又瘦的評價貫穿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時代。母親為此總是難以釋懷,常常抱怨三哥。
??「你自己曬得象個非洲人就算了,何苦把你妹妹也帶成了一個小黑人!一個女孩子曬得那麼黑可怎麼好喲!」
??那時常聽哥哥和阮敬文說,曬黑了是健康的標誌,便以黑為美,以黑自豪。每每聽母親抱怨哥哥時,便梗着小脖子抗議:「我喜歡黑,黑才好呢!黑是健康的標誌!」
??「還好呀?好什麼?等你要嫁人了還黑乎乎的,可是嫁不出去了。看你哭都來不及呢!」母親和父親說這話的時候總要互相看著,怪怪的笑。才六歲的我,哪裡願意被父母如此取笑,當下就氣壞了,噘着嘴跑到三哥的身邊求救似的拉著他的手,說:「誰說我嫁不出去,我要嫁給逸塵哥哥!」這時,父母親都哈哈大笑起來,用手指着我說「你這個傻妹妹呀!」
??我被他們笑得有些發慌,便扯着三哥的手怯怯的說:「哥哥,你讓他們別笑呀。」
可他不說話,抬眼望他時,發現他也在無聲的笑着。耷拉著眼皮,看著腳尖,腳尖在地板上來回的蹭着,笑得有些古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