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16 頁


三哥有些凶巴巴的盯着我。 ??我毫不猶豫地說:「當然呀,你和敬文哥哥對我最好了,不能嫁給你,我就嫁給他好了!」 ??哥哥蹲下身子,拉著我的雙手說,「你還太小,什麼都不懂。以後,這樣的話不要再亂講了,好不好?」
作者:待考 / 頁數:(16 / 0)

??事後,再想起來,便對三哥的態度不滿。等大人都不在場的時候,又質問起來:「哥哥,那天你為什麼不幫我的忙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幫不了。因為妹妹不能嫁給哥哥的,是你自己說錯了話,沒法子幫的啦!」三哥皺着好看的眉毛說。
??「為什麼妹妹不能嫁給哥哥呢?」我當時真是苦惱,如果自己最喜歡的三哥也不能嫁了,那真是要嫁不出去了!不行!我肯定會嫁出去的。
??「說了你也還不懂,等你長大了你就明白為什麼妹妹不能嫁給哥哥了。」

??「哥哥,那我就嫁給敬文哥哥好了。誰說我會嫁不出去呀!」我又想起了一個人可以嫁了,滿腦子的得意。
??「你喜歡敬文嗎?你真這麼想的呀?」三哥有些凶巴巴的盯着我。
??我毫不猶豫地說:「當然呀,你和敬文哥哥對我最好了,不能嫁給你,我就嫁給他好了!」
??哥哥蹲下身子,拉著我的雙手說,「你還太小,什麼都不懂。以後,這樣的話不要再亂講了,好不好?」
??「在誰的面前都不要說嗎?在敬文哥哥那裡也不能說嗎?」我睜大眼睛看著哥哥。
??「沒錯,在你敬文哥哥面前更不能說這樣的話。你一定要記住喲!」哥哥用力捏捏我的手說。
??長大以後,聽了一首流行歌曲唱道「那時候的天,總是很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其實,那時候藍的不只是天空,還有大海。在我最早的記憶裡,家鄉的海是那麼那麼的藍,彷彿是被太陽曬化了的藍水晶。可現在變了。時尚書屋
記憶中的藍色的大海,不再是尉藍,而藍綠色。也許是記憶被改寫了?白居易的「春來江水綠如藍」用來寫近岸的海正合適。我想,會不會是近岸的海,從來都是藍綠色的。
??在記憶中,我總是長髮飄飄。其實,並不飄。只在洗過頭後例外,平常,媽媽總是讓阿姨給我梳着兩條麻花辮子,辮梢再用綢帶繫上兩隻粉紅色的蝴蝶結。另外還有杏黃、湖綠和海藍色的綢帶。時尚書屋
媽媽好象有規律的讓阿姨給我系不同顏色的綢帶,只是系粉色的時候多得多。
??那是過十歲生日的時候。家裡特別熱閙,就象我的三個哥哥的十歲生日那樣,甚至還要熱閙些。媽媽說,孩子們十歲的生日是不能怠慢的!因為,那很可能是孩子在父母身邊過的唯一一個整數生日。女孩子更是如此。時尚書屋
在那一天,所有的親人和朋友,都對我說:寶貝,生日快樂!只有三哥和敬文哥哥說多了。三哥說:小燕,你的長辮子真漂亮!敬文哥哥說:是最漂亮的長辮子!
??關於我的一成不變的麻花辮子,我曾經很富於反抗意味的揣度我的媽媽:她一定是想把我打扮成她過去的樣子,藉以懷念她的花樣年華。感謝上帝,我長得象父親。得意之餘,也不免嘆息,畢竟,媽媽的確是個難以挑剔的美人。唉,也總算還有一點可以自慰,別人都說我有一雙媽媽的眼睛。時尚書屋
父親曾經在我們都成年後感嘆,你們的媽媽年輕時候有雙美侖美奐的眼睛。
??不管怎樣,我也曾下定決心,上大學後就把長髮剪成短髮。媽媽也不再關心我系什麼顏色的蝴蝶結了。可我習慣了凡事都問三哥和敬文哥的意見。結果是,我至今還是一頭烏黑的長髮。時尚書屋
??其實,我早在某個時候就已經不管三哥叫三哥了,就如同不管敬文哥叫敬文哥一樣。我上大學的那一年的寒假,敬文哥私下裡和我說,小燕你現在不用管我叫敬文哥了,叫我敬文好了。我有些詫異,睜着一雙媽媽年輕時的眼睛說:這樣好嗎?敬文哥目光閃爍,有些莫名的急躁,說,好!我喜歡你叫我的名字。於是,我很努力的醞釀了一個晚上。時尚書屋
第2天,打了兩個電話。一個給三哥,一個給敬文哥。
??「逸塵,我想你!」我握著話筒,捂着胸口。聲音發顫。聽筒裡半天沒有回聲。我知道,他一定以為天上掉餡餅了。時尚書屋
??為了不致于讓餡餅太大,我補充說:我是小燕。之後,忍無可忍地一陣爆笑。
??逸塵說:「你瘋了!」很快就把電話掛了。笑聲嘎然而止。我以為他也會哈哈大笑。
??我輕咬着下唇,兩隻手扯着長辮子的髮梢,用大拇指和食指絞着,反反覆覆。獃了半晌,又悄悄地笑着,拿起了話筒拔通了敬文哥的電話。「敬文」,我只是有些膽怯。「小燕!」話筒裡傳來敬文有些驚喜的聲音。時尚書屋
「我終於叫出來了,你的名字。」
我拍了拍胸口,吁了一口氣說。等你叫第2次的時候,就習慣了。敬文說。時尚書屋
??敬文說的沒錯,第2次叫他的名字時,一切都顯得自然而然。所有的慌亂、為了省掉一個字的稱呼而展轉反側,好象都不曾存在。
??逸塵,也就是三哥,從那次被罵過「你瘋了」之後,我曾很努力地想再叫他三哥。可是不太順利。就象第1次開口叫他逸塵一樣,返回去叫三哥也一樣難為情。我也一度有着強烈的好奇,想知道他那天為什麼要罵我「瘋了」。時尚書屋
只是,後來又讓這好奇無端的枯萎。因為,我覺得問那樣一個問題會顯得自己無比的愚蠢——他分明是對我毫無顧忌的爆笑感到惱怒,覺得我完全失掉了大家閨秀的含蓄和內斂。
??我上了大學,似乎一切都還沒有改變。仍然是小小個子,依然是兩條又黑又粗的麻花辮子。由於我上的是X城的最高學府,敬文和逸塵畢業後都回到了X城工作,所以几乎在大一所有的周末和假期,我們還是三個人在一起玩。所不同的是,我不再叫他們哥了,而是換成了敬文和逸塵。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