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17 頁


逝,淘淨心靈的陰鬱塵埃。在海邊,我好象永遠都是新生的。 ????在我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敬文開始單獨約我。第1次,我問他:逸塵呢?他眼睛看著別處,說:去上海出差了,昨天去的。我有些驚詫,說,昨晚他給我打電話也沒說他去上
作者:待考 / 頁數:(17 / 0)

也許,我原本有機會把這一切都改頭換面。我曾夢想到逸塵的母校北京大學去風光幾年,還夢想到敬文的母校復旦大學去玩幾年,可我的高考分數沒有給我掙足面子。結果是,我只上了「願意調配」的學校。僅管如此,我的父母依然滿意。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們說,小女孩能上X大已經是很不錯了。因為很不錯了,大學四年裡,我好象只是在圖書館和證券交易所裡混日子。周末也上咖啡廳和休閒俱樂部。夏日,在海裡游泳的時候少了,可我還是喜歡在海裡的感覺。時尚書屋
無論在陽光裡還是在星光下。
??大海,是無可比擬的。
??坐在沙灘上,放眼處,陽光下的海,彷彿一匹無邊的寶石藍緞子在陽光下銀光閃爍。潮來時,濤聲一浪一浪的推進,直逼你的心胸;潮去時,一浪一卷的遠逝,淘淨心靈的陰鬱塵埃。在海邊,我好象永遠都是新生的。
????在我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敬文開始單獨約我。第1次,我問他:逸塵呢?他眼睛看著別處,說:去上海出差了,昨天去的。我有些驚詫,說,昨晚他給我打電話也沒說他去上海了。敬文說,真的!我不會騙你。時尚書屋
我倒笑了,你不用騙我的。依然用手指絞着辮梢。出了校門,我歪着頭問,晚上去哪裡吃飯?他說,你說吧!我說以前不都是你們說了算嗎?他笑着,是逸塵說了算。他不在,你說了還不算嗎!他不接腔,說還是你說吧,我想知道你要吃什麼。時尚書屋
我想了想說,有兩個選擇,要麼去你家吃,要麼到我家吃。他愣了愣,說那怎麼行!我家的飯你吃不慣的。我說,我喜歡吃伯母煮的咸飯。好多年不吃了,特別想吃。時尚書屋
還有她做的炒米粉,我們家阿姨從來做不出那種的味道。不過,你如果怕她累着,就上我們家吃去。他那鏡片後的淡棕色眸子閃着奇異的光彩,情不自禁的抓住我的手——
??「你真愛吃我媽媽做的飯?你沒騙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沒騙你,我最愛吃的東西就是你媽媽做的炒米粉和咸飯!」
??我們坐上了31路公交車。從我們學校直接坐到了他的家門口。晚上,他全家都吃炒米粉。其實,他們全家也就是他和他的父母三個人。時尚書屋
還有一個姐姐在杭州。
??為了證實我真的愛吃伯母做的炒米粉。我開天劈地的吃了兩大碗。本來,我吃了一大碗已經撐着了,伯母硬要給我再裝一碗,推讓一翻之後,我居然也莫名其妙的,不緊不慢的把它給吃下去了,一絲不留!由此可見,伯母的手藝果然名不虛傳。在我放下碗的那一瞬間,我本能的朝敬文瞟了一眼,不想他的目光正粘在我身上。時尚書屋
臉上滯留着含意不明的笑,眼睛在我的臉上和胸前,來來回回的,游移不定。並且牽扯我的視線,上上下下的繞着。我的右手,也跟着在臉上和上腹部律動。唉,我吃得實在是太飽了!想笑,又有些難受的笑不出來。時尚書屋
仔細一思量,又覺得全是敬文的錯,為何他不給我解圍,否則我如何會撐得慌!想到這裡,便狠狠的甩掉他的目光。一轉身去和伯母搶着收拾碗筷,以便消遣一下快要撐破的,可憐的胃。
??我不顧伯母的推推搡搡,還是在她的背後,竊笑着跟進了櫥房。她不讓我動手洗,卻也不反對我在一旁和她做伴。她的臉和眼,義無返故的俯向水池中的一大堆碗筷,可這一切都不能妨礙她和我絮絮叨叨。她的臉始終是笑着的。時尚書屋
那是怎樣的一種笑容呢!我竟有些形容不出來了。彷彿又不是在笑,或者說不是她的臉在笑,只能說那是一種容光。那是一個年過半百的老婦人內心的慈愛和溫柔漾在臉上,像一泓清泉因自身的噴湧而泛起的漣漪,漸遠漸逝,無風無浪,不止不息。
??「洗好了嗎?」敬文冒昧的闖進來了。打斷了我溫情的遐想,我不動聲色的靠近他,在他手腕上死勁的掐了一把!他看著我,眉都不皺一下。還笑!
??伯母已經在擦碗筷了,背對著我們,說:「燕燕呀,你的父母就是把你養得過于嬌貴了。嫩弱得和一株小草一般,一不小心就要被掐斷似的。你看我們家敬文,經常粗茶粗飯的,長得多結實呀!」
??「我其實什麼都吃的。就是不會長,也不能怪我父母了。」
我狡辯道。
??敬文還是笑笑地對著我,滿嘴臉都是取笑的意味。我恨恨的剜了他一眼說,伯母,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說著已經跑到了客廳。在客廳,我把同樣的話又對伯父搬了一遍。時尚書屋
之後拎起包就要走。不想伯母卻追出來說:「敬文你早點送燕燕回去也好。燕,帶句話給你爹媽,有空也過來坐坐呀。」
我說,我父母也常叨念你們呢,是該讓他們來看你們了,他們出門也方便些。時尚書屋
??我走到門外,又冷不丁的折回來,和正跨出門的敬文撞了個滿懷。敬文雙手握住我單薄的肩正要驚叫,「我的——」話沒完,我的頭從敬文的腋下伸出來,直着嗓子喊:伯父,我爹爹說特別愛吃你做的茶點——蜜汁楊梅。說完頭一扭,就掙脫了敬文的手往前面沖。
??我和敬文在站點等了二十幾分鐘,居然也沒車。我有些不耐煩,咕嚕道:奇怪,今天是周末,我到現在沒有打電話回家,也沒有人來過問一下我的生存問題。敬文好象喉嚨不適,猛然的緊咳了兩聲,說,要不我們打的回去吧!我沒好氣地翻了他一眼,你錢太多燙着了?那麼遠的路,打的!我不會讓家裡開車來接我呀!他說,打的的錢我總有的!語氣裡有明顯的不快。我趕緊補充一句:我喜歡坐公交車,更透氣。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