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18 頁


?」「小姑娘說話就沒理?什麼邏輯!再說我都快滿十八歲了怎麼會是小姑娘?」我有些生氣。抬手就按響了門鈴。 ??沒想到客廳裡還有三個人在說笑。通常在晚上十點以後,一般只有媽媽在客廳裡等我們。逸塵也在家!敬文和我父母問過好
作者:待考 / 頁數:(18 / 0)

正拌着嘴皮子,車來了,我拉著他的手就往車上拽。坐公交車,從他家到我家,行程要將近一個小時。我說:反正明天是周末,晚上你就不用再回去了,逸塵不在家也沒人陪我玩。敬文似笑非笑,一副半驚不喜的模樣,眼睛朝着正前方放光,說這樣好嗎?我有些奇怪,說這有什麼不好?以前你不是經常都在我們家住嗎!他沉默了一會,說好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走到家門口,已經是十點鐘了。敬文又猶豫起來,說要不你自己進去,我還是回去的好,還有好幾趟車呢。我說,不行,答應了就要說話算數。逸塵不在,你就和我耍嘴皮子。時尚書屋
你幹嘛只會聽他的,我說的都不聽?敬文笑道:「他說的有理,你還是個小姑娘,哪裡有聽你的話之理?」「小姑娘說話就沒理?什麼邏輯!再說我都快滿十八歲了怎麼會是小姑娘?」我有些生氣。抬手就按響了門鈴。
??沒想到客廳裡還有三個人在說笑。通常在晚上十點以後,一般只有媽媽在客廳裡等我們。逸塵也在家!敬文和我父母問過好,二老就和他寒暄起來。我衝過去,傍着三哥的手臂,又跳又笑說:你昨天去上海也不告訴我,是不是怕我要你帶禮物呀!
??媽媽在一旁指着我們,側着頭對敬文笑道:「只要和她三哥在一起就是一副還沒長大的樣子。」

??三哥說,走得太急了,沒顧得上。而且今天就趕回來了,有什麼好說的呀?他一邊說著,眼睛卻不停地向敬文那頭瞟着。順着他的視線,我對著敬文說:「敬文,你還不給你家裡打個電話說不回去睡嗎?」爸爸和媽媽也笑眯眯的附和着,對對,要給他們打個電話說一聲,不然老人要擔心的。
??敬文到一邊去打電話。三哥若有所思地盯着我問:「看來,今晚玩得挺開心的。上哪玩去了?老實交待!」我說,沒有去玩,我到他家吃炒米粉去了。他拍着腦門說:「吃米粉?沒把伯母他們累壞吧!」

??

??第2天上午,我近十點才醒來,敬文在書房看書。他說逸塵八點多就和我爸爸出去了,說是公司有事。我聽著心裡就發悶。又無法可想,人家畢竟有工作,不象我還無所事事。時尚書屋
梳洗過後,早飯也免了,找了一本小說躺在客廳的沙發上亂翻。敬文出來坐在我身邊,說下午我們去打網球吧?我眼球在書頁上滾來滾去,懶洋洋地說,和誰?就我們倆個人嗎?是。敬文說。
??「好吧,那現在幹嘛呢?」我問他,「逸塵不在,你好象都提不出什麼可行性建議,三個人在一起玩的時候,你好象不是這副老實巴交的德性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以前都是我們三個人在一起玩,現在突然兩個人在一起玩,我確實是有點還不習慣。」

??「三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又常常是逸塵提建議做決定。唉,真是很不習慣的。」

??「那我打電話把他叫回來。」
說著,我就一個鯉魚打挺,從沙發上跳起來去拿電話。
??聽見我說下午要去打網球,逸塵說可以回來吃中午飯。
??我的心情突然好了許多,敬文也好象興緻高漲起來。我快樂的哼着曲子,在客廳的中央旋轉起來,敬文說,是《多淄河之波圓舞曲》。我說應該是《藍色的多淄河圓舞曲》,踩着優美動人的旋律,轉到他的身邊行了一個優雅迷人的曲膝禮:「先生,可以請您跳支舞嗎?」
??敬文身不由己的站起來,說把音樂開起來吧。我還陶醉在自己的旋律中,你去嘛。
??柔和的樂曲序幕,瀰漫在若大的客廳。優美無比。
??敬文從小和吳怨兄妹在一起玩,他們兄妹幾個從小都受過嚴謹的鋼琴彈奏訓練。尤其是吳怨,曾經通過了業餘演奏十級的考試。常聽常看她彈琴,耳濡目染,敬文對古典音樂也不顯得外行,樂感卻已十分了得。每當吳怨心不在焉,懶懶散散的彈奏一支曲子時,對旋律的輕重緩急的處理,稍有疏漏,他都能聽出破綻。時尚書屋
吳怨有時被說急了,就撒嬌使蠻:「你來呀,你自己來彈呀!」彈琴,他沒彈過,自然無法「自己來彈」,只能在一旁,臉上青一陣白一陣。一時犟勁上來便說:「你不要耍賴!彈得好不好你比我清楚!」一句話直堵得她語塞,便在鍵盤的高音區猛地敲出一個高亢無比的噪音,以示抗議。爭執在鋼琴的驚愕中結束。
??踏着第1小圓舞曲的悠揚和歡樂的節奏,敬文舒張雙臂,右手摟着她纖細的腰肢,左手握住她有些冰涼而柔軟的小手,帶著她在猶如波浪起伏層層推進的旋律中曼舞。時而溫柔嫵媚,時而華麗典雅,優美動人、、、、、、已經分不清哪是舞,哪是曲了。完整的一曲下來,兩人都有些莫名的驚詫,難言的悸動。吳怨目光閃爍,驚惶失措的避開敬文濃情的注視和正緩緩向下傾壓面容。時尚書屋
身子——扭動,才發現自己還被他緊緊的摟着,她象被燙着似的從敬文的手中抽回小手,掰開他還緊箍在自己腰上的手,掙扎着逃開。舞曲還在大廳裡優雅動人的瀰漫著。
??吳怨轉身低頭跑了幾步,感覺得有些異樣。猛一抬頭,發現三哥站在大門口通向客廳的門廊上,隔着雕花玻璃屏風若有所思的看著他們。頓時,她渾身躁熱難奈,雙手有些抽搐地摀住臉,獃獃地看著他發了一會愣。之後,才受驚一般的衝上樓梯,逃回自己的房裡去了。時尚書屋
??她俯身趴在床上,用枕頭把頭矇住。直到感覺快要窒息了,便把枕頭隨手一扔,翻身仰躺着,目光散亂地對著天花板,身子象散了架一般。無力,癱軟。
????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豪客來的西餐,海頓的《如歌的行板》和咖啡色無沿仕女帽成就了萍子人生中第1次真正意上的初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