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23 頁


蜜果。若要放棄,除非做秀的前途注定一路光明,否則,一定要後悔。所以她痛不欲生,為什麼不能兩全呢!人生的前途總是無一例外的未卜。她曾經對這個問題請教過吳怨。吳怨的觀點是——明星夢可以做,但美夢成真所要付出的代價不是什麼
作者:待考 / 頁數:(23 / 0)

由於她面生,該服裝公司向攝影師建議,再請一個著名的節目主持人和萍子一起拍。於是,從未做過秀的萍子和著名的主持人同台獻技,這使得她難免怯從膽邊生,在拍攝過程中總是有些羞羞怯怯,遮遮掩掩。事情的結局往往要出人意料。拍攝出來的效果,和服裝所要達到的效果,正是萍子身上表現出來的那種自然的羞怯和含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明眼人都看得到,萍子是出色的。
??若不是由於黃曉松的堅決反對,萍子很可能從此走上了做秀的道路,也很可能在黃曉松的世界之外越走越遠。黃曉松反對的最直接原因很簡單:發現並推薦萍子的名攝影師是個三十出頭的未婚男子。他理直氣壯的給萍子一個非此即彼的選擇題:要麼放棄做秀的美夢,要麼放棄他。二者不可得兼。時尚書屋
就象魚和熊掌。初涉愛河的萍子,剛剛嘗到愛情的甜蜜,自然不會輕易放棄這顆蜜果。若要放棄,除非做秀的前途注定一路光明,否則,一定要後悔。所以她痛不欲生,為什麼不能兩全呢!人生的前途總是無一例外的未卜。時尚書屋
她曾經對這個問題請教過吳怨。吳怨的觀點是——明星夢可以做,但美夢成真所要付出的代價不是什麼人都付得起的。按我的判斷,你的性格決定你無法付出什麼代價,包括黃曉松。你多愁善感,前瞻後望,既撿不起又丟不下,你無法義無反顧的向前衝。時尚書屋
所以你儘管自己有很優越的條件,你在那個世界裡也不可能走遠。除非你能秉性再生。個人意見,僅供參考。
??無意間被點燃的模特夢就象夜空划過的流星,一閃而過,轉眼就消失在茫茫蒼穹。萍子最終放棄了。別人無法斷定,她因何放棄,可她自己很清楚,姑姑說的固然有道理,可起決定作用的因素非黃曉松莫屬。其實,萍子為何會把黃曉松的意見放到如此重要的位置,還有鮮為人知的原因。時尚書屋
她想補償。補償她曾經對黃曉松有過的違逆。

??

??在豪客來的西餐之後,只要沒有特殊情況,萍子和黃曉松的約會每天必不可少。這給萍子的成人高考考前培訓和複習帶來不小的影響。每週的二、四、六晚上七點半至十點都要去上課,約會自然只能改成黃曉鬆去接她下課。對萍子而言,是體面又幸福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做為女人誰沒有一點虛榮心呢!更何況,萍子還是個情竇初開的花季少女。有黃曉松這樣一個一表人材,事業小有成,家境殷實的有車族做護花使者,自然算是滿意。然而,在別人對萍子倍加艷羡的時候,黃曉松已經開始不滿了。他覺得萍子有些爭強好勝。時尚書屋
一個女孩子,有中專文憑也就可以了,沒有必要非得去弄張大專文憑。萍子倒有些詫異,說難道你不嫌棄我的文憑低了點嗎?你可是本科生嘍。黃曉松說,文憑能說明什麼問題,主要得看一個人的實際工作能力。
??「那你不會因為我的文憑而看不起我了?」萍子頓感輕鬆起來。
??黃曉松說:「我看重的是人品和實際工作能力。對你執意要去弄張大專文憑這種行為我是不以然的。」

??「我才不是什麼要執意去弄張大專文憑呢!」萍子不滿地爭辯道,「要讀我就要讀全日制的,我只是想圓我的大學夢。再說我也的確是想讓自己各方面都能有所提高,有一張大專文憑找工作也有更多的機會。」

??「你以為,成人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是一樣的呀?那完全是兩回事。每所大學都有成人教育處或者是成人教育學院,它是獨立的。現在和你說不清,你自己真進去了就會明白我說的是怎麼回事了。」
黃曉松很不以為然的說。時尚書屋
語氣裡帶著明顯的不屑。
??萍子儘管無暇仔細品味黃曉松話語中的含義,出於一種本能的自尊,她也感覺自己受到了傷害,她惱怒地叫起來:不管它是怎麼樣的,我都一定要去考,而且一定要考上,我要去圓我的大學夢。誰也阻擋不了!
??黃曉松看萍子真急了,還硬和他頂上了,便有些喪氣地說:沒人要阻擋你。那情形分明是出於一種隱秘的心理,把某一事物的不足之處和不利因素做了儘可能全面的分析,目的在於想讓要去償試的人心存畏懼而打退堂鼓。不曾想,到頭來卻成了激將法!為此,黃曉松暗想:我是不瞭解萍子的。想到此處,便沒來由的奧惱。時尚書屋
更難以解釋的是這種奧惱似乎一直隱隱約約的存在於黃曉松與萍子相處的所有日子。他覺得,無論將來他們遇到什麼事,若要萍子做決定的,他都難以斷定萍子會做出何種決定。一句話,對萍子,他沒譜。不知道是否因為黃曉松正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小伙子,他總是對富於挑戰性的人或事充滿着難以想象的激情。時尚書屋
對於不可琢磨的萍子,對於不顧一切要考大學的萍子,比之於她的美麗,黃曉松有了一種更為強烈的渴望。這種渴望和他遊說失敗的奧惱相輔相成,演化成一種只存在於他內心深處的誓言:有朝一日,他一定要讓萍子成為他的新娘。似乎只有這樣,才能體現他對萍子的征服。可在現實生活中,他的奧惱情緒總是毫無理由的占着上風。時尚書屋
對待萍子,他的態度顯得很曖昧——不是做作的淡漠,就是莫名其妙的強橫。每逢二、四、六的晚上,只要不出差,他從來沒有忘記去接萍子下課,只是態度無一例外的冷漠,彷彿有誰強迫他來,而他又不得不來一樣。有好幾次,萍子大概受不了他的冷漠,便要求他不用來接。他只當是耳邊風。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