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25 頁


情的目光投注在萍子的臉上。萍子正興緻盎然的舉着叉子要把一小塊紅糖年糕第2次往嘴裡送。此時此刻,正要從她花瓣般嬌艷的嘴裡嘣出的話是:這種糖糕的味道真是美極了,比老字號『王則和』的糕點還要好。這句未曾出口的讚美被吳怨的冷
作者:待考 / 頁數:(25 / 0)

想到這裡,萍子的心又無端的被輕鬆和快樂的浮雲托起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需要幫助的是我自己。向姑姑求助是不會錯的。何況,既使姑姑需要幫助,那種幫助也不是我所能給的,我對她所要的幫助一無所知!無能為力。所以,我用不着杞人憂天了。時尚書屋
????吳怨是什麼時候醒的,萍子不得而知。在她從洗手間裡收拾停當走出來時,蜷在布藝沙發中的姑姑也已經梳理得山清水秀了。在餐桌上,萍子問吳怨:姑姑,你今天還要去公司嗎?吳怨看著她溫柔的笑笑說:「不去,在家陪你說話。」

??吳怨端着盛滿濃豆漿的玻璃杯,用雙掌捂着,似乎要從熱度有限的杯中之物取暖,又彷彿想通過掌心的溫度來延緩杯中豆漿在清寒裡冷卻的速度。「你說,有什麼事情會比萍子的終身大事更重要的呢?」吳怨几乎是用凝視把柔情的目光投注在萍子的臉上。萍子正興緻盎然的舉着叉子要把一小塊紅糖年糕第2次往嘴裡送。此時此刻,正要從她花瓣般嬌艷的嘴裡嘣出的話是:這種糖糕的味道真是美極了,比老字號『王則和』的糕點還要好。時尚書屋
這句未曾出口的讚美被吳怨的冷不丁遞過來的柔情融化在了舌尖,不經意的又嚥回了肚裡。取而代之的是「姑姑,你也沒睡好吧?」
??吳怨說:「睡得很好,只是沒有睡夠。」
言下之意是睡得太晚又醒得太早。吳怨平時上班都沒有午休的習慣,所以早上睡得較遲,上午九點上班她一般要八點二十分才起床,有二十分鐘的時間用來洗漱妝扮,解決早餐問題。她的早餐几乎是千篇一律的豆漿配蛋糕,只需要兩分鐘的時間就可以解決。時尚書屋
在吃早餐這個問題上,吳怨頗有些狼吞虎嚥的豪氣,全無大家小姐的斯文。她三哥曾經由此斷言,吳怨在骨子裡是個工作狂!吳怨說,她把從早餐裡節省的時間不是用來工作,是用來睡覺的。出門前再捎上一小瓶阿姨老早為她準備好的鮮橙汁做午餐後的飲料也是雷打不動的習慣。
??看著姑姑有些倦怠的面容,萍子調皮的勁又上來了。「姑姑,我記得你以前的睡眠也不是很多的,你一貫睡得晚,不是嗎?」
??吳怨喝了一口豆漿,接腔道:「正常情況下,我不會超過十二點睡覺。可昨天是幾點睡的呀?凌晨三點呀,小姐!不僅如此,六點多就被你吵醒了,看來萍子小姐的確是為情所困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萍子原本想打趣一下吳怨,不想偷鷄不成蝕把米,反被對方擊中了要害。隨即蹙着俏臉撒起嬌來:「人家遇到難處來求你幫忙,你倒總是拿我取笑!」
??萍子這麼一說,吳怨竟真有些慚愧起來,覺得自己似乎不夠厚道,好象自己是打着要幫忙拿主意的幌子在刺探別人的隱私,卻無誠心幫人的善意。一旦意識到這一點,吳怨收起了臉上些許的戲謔,認真地看著萍子說,我們都別閙了,快吃吧。
??餐桌上便有了一刻的安靜。吳怨有一口沒一口的呡着豆漿。萍子則用叉子叉着一小塊年糕在眼前打着圈晃過來晃過去。吳怨瞟了她一眼說:「你不喜歡吃年糕就換一種好了,鷄蛋配牛奶正合適的呀,或者吃蛋糕?」
??萍子噘着嘴說:「我吃不下了,沒胃口。」

??「怎麼了?是不是沒睡好吃不下呀?不會哪裡不舒服吧?」吳怨有些擔心的問,「要不你再去睡一覺,感覺可能會好些。」

??「睡不着呢!你心裡有事的時候能睡得着嗎?」萍子有些煩躁的四處看著。目光在飯廳的每一個部位游移不定。有些凝滯目光從她對面的分成九格的裝飾櫃,緩緩的流到櫥房與飯廳之間的紅木雕花門框上遲疑了片刻,最後滯流在與客廳相隔的吧檯上。視線的焦點聚在吧檯上一個造型有些樸拙的紫檀木酒瓶架上,酒瓶架的底座側面是一輪尺寸適中的下弦月,兩端稍稍向上挑起,裡外各有三條弧形木綫呈傾斜狀固定在向上挑起的兩端。時尚書屋
在弧線的懷裡擁抱著一瓶看起來並不十分起眼的紅酒。酒瓶的顏色和造型與酒瓶架倒是十分相宜。
??「姑姑不喝酒,這酒一定是三叔買的,三叔買的酒一定是好酒!吳家的男人喝酒更象是品酒。寧缺勿濫是爸爸喝酒的原則。三叔是留洋的紳士,恐怕更是如此。」
這麼想著想著,萍子又對那瓶酒生出了一絲的好奇心。時尚書屋
由好奇而生出了渴望,由渴望又生出了幻想—那至少也應該是一瓶人頭馬,要不是XO,或者拿破崙?也完全有可能的!可是酒瓶又都不象。隨着幻想的一步步升級,淡淡的笑意彷彿一枚石子投入了平靜的湖心泛起的波紋,無聲的向外圍漫延。
??「你又想到什麼開心甜蜜的往事了?」吳怨已經捕捉到了萍子眉梢眼底的笑意。
??萍子仍然沒有把目光從酒架上抽回,只說「酒」!吳怨這才順着她的視線,目光由對面萍子的雙眸為起點,以酒架上的酒瓶為終點,迅速的畫了一條直線。很快又從終點回到起點重複畫了一條綫,「你不會一大清早的要喝酒吧?」萍子倏地把目光抽回投射在吳怨的臉上,說:「我真有點想喝呢!可以嗎?」
??「不可以!」吳怨沒來由的有些不快,「我看你完全還不適合談什麼婚姻。我都有些不明白,你那個李海英怎麼會覺得你現在能做好一個妻子?心性飄乎不定。在最需要冷靜的時候你居然會想到要喝酒。」

??「哎呀!姑姑—你不要那麼嚴肅嗎!」萍子帶著極富裝飾音的哭腔說,「我是想讓自己的心態放鬆些,加上我對那瓶酒充滿了好奇,特別想償償它的味道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