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26 頁


不同的角色。她同樣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是這樣。她更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她雙手用力的握著玻璃杯,大拇指相互對掐着,提醒自己,不要走神,現在要解決的是萍子的問題。 ??最終,還是吳怨先開口了。 ??「如果依我
作者:待考 / 頁數:(26 / 0)

??萍子這麼一扯嗓子,吳怨的心又被軟化了,心想她到底還是個孩子。便放柔了語調說:「我覺得你既然來找我商量,我們就應該是很認真的來談這個問題。畢竟,這是你的終身大事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也知道。可是,我真的很煩!」萍子閉上眼,十指插在發間使勁的揉着,「姑姑,你相信命運嗎?我懷疑我的命不好!不然怎麼會讓我在兩個人之間做非此即彼的選擇呢?」
??吳怨沒有回答這個有關的命運的問題。因為,這是個連她自己也為之迷惑的問題。可不是嗎?就在聽到「命運」二字的瞬間,她的眼前就幻現了三個人的面容和身影:三哥逸塵,敬文和林楓。這三個男人在她的感情生活中分別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時尚書屋
她同樣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是這樣。她更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她雙手用力的握著玻璃杯,大拇指相互對掐着,提醒自己,不要走神,現在要解決的是萍子的問題。
??最終,還是吳怨先開口了。
??「如果依我的想法,你現在的年齡也就是二十一歲,不是個理想的結婚年齡。你為什麼要在自己都還沒有準備好的時候,匆匆走進神聖的婚姻殿堂呢?」吳怨朝欲言又止的萍子擺擺手,「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想說你想有個自己的家,有個會關心你愛護你的好丈夫。你想說,你再也不要做那個只會關心和照顧別人的萍子了,你也渴望別人的關愛與呵護。而李海英,向你求婚的李海英,只能給你十幾天時間的李海英,能給你這麼多!」
??「可你想過沒有,既使李海英能給你現在想要的,他也只能給你一個月的時間,此後更長的日子是遠隔重洋,隔海相望。你在家裡等簽證,要等多久?是個未知數。我們暫且不論在等簽證的日子裡會有什麼意外,你只要想想,你所要的,與你將得到的是不是已經背道而馳了?這樣的婚,還有結的必要嗎?」
??「我們再來說黃曉松。你一頭想著要嫁李海英,因為他和李海英相比,顯然是李海英更合適做你的丈夫。而你現在反反覆覆和我說的都是黃曉松。你們相處了一年多,彼此之間還有太多點點滴滴的真情回憶。時尚書屋
就算你自我感覺他不適合做將來的丈夫,可你在短期內也不可能讓他從自己的生活中消失吧?你應該先和他了結清楚,再來考慮和李海英的婚姻。這樣,對李海英也更公平。否則,我懷疑要留下後患。因為,我想沒有哪一個男人會真正寬容到允許自己所愛的女人有着一段鮮為人知的過去,儘管這段過去他很可能無權過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說了這麼多,好象還是非此即彼。可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覺得黃曉松不合適,應該理智的讓它結束;李海英合適你,也不能以這種速配的方式結婚。我以為一切都還需要時間。他要趕時間走,讓他走好了。時尚書屋
他如果真愛你,他還會回來的。」

??「可我要怎麼樣和李海英說呢?」萍子的眉毛皺得可以擰出水來,「他家裡都打電話來問過兩次了,我媽媽也是一個勁兒的摧,聽她的意思彷彿『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那個店』一樣」
??「我和黃曉松之間還無法有斷論,是我媽媽說他對我不合適,不符合她的要求;可李海英一眼就被她看上了!」說到她媽媽看上李海英時,萍子突然用了高八度的調門,彷彿詠歎調的低音部之後突然躍起的高音區音符,直躥雲霄後又陡然跌落,給人造成了一種聽覺上的錯落感,「我媽媽總說黃曉松雖然是個大學生,家裡也有錢,可是過于傲慢,不懂禮節;李海英就不同了,懂禮節,有教養,人又和氣家裡人也慇勤,家境也好,雖然名望不如我們吳家,卻也算得上是書香門第。」

??聽著萍子說她媽媽提到吳家的名望,有一抹不經意的笑掠過吳怨的嘴角。儘管只是一瞬間,卻沒能逃過萍子的眼睛,「姑姑,你在笑什麼?」萍子努力地想要扣住那游絲般的笑意。
??這回,吳怨的笑意有些深了,反問道:「我笑了嗎?」萍子說,「你的心思逃不過我的眼睛,你的笑肯定和我媽媽有關。」

??聽到萍子這麼說,吳怨心裡有一種複雜的刺痛感。那感覺就象是一個盡職的老師竭盡全力,傾其所有的把自己的知識和技能傳授給學生,學生學成之後卻說:老師也不過如此!
??吳怨嘴上卻說:「真不愧是你媽媽的女兒。我是在想,她最終還是承認吳家是有名望的。這應該是件讓人高興的事,你不覺得嗎?」
??萍子說:「我倒不覺得有什麼好高興的,我好象從來就沒有從這種名望中得到什麼實惠。得到實惠的是她!可到目前為止,我也看不出她得到的這種實惠對她的生活有什麼意義。」

??吳怨明白,萍子所謂的實惠是指經濟上的。她的確過慣了節儉的生活,也沒有做過物質意義上的吳家大小姐。倘若不說,沒有人會相信她是吳家大公子吳逸風的大小姐。若是站在客觀的角度來看,吳怨覺得她的大嫂也不是一般的女人。時尚書屋
她手裡抓着那麼多的錢,卻能夠做到讓自己的幾個孩子都過着最普通人的生活。這是中國一般的有錢人家難以做到的。這一點,也是她二嫂——那個與二哥門當戶對的上海小姐所無法比擬的。她是一個典型的闊太太。時尚書屋
高雅,知書達禮,講排場有派頭,一眼就能讓人明白:有來頭。與她相比,大嫂頂多也就能算個小雜貨鋪的老闆娘。父母尤其是母親在生前始終無法從內心真正接受大嫂的原因恐怕就是這一點。常常聽她對大哥說:除了長相,季秀骨子裡的一切都與我們這個家格格不入。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