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30 頁


變的,所以古人素有「江山易改,秉性難移」的宏論。性格既難以改變,人的命運就是注定的了?萍子,你的命運會是怎樣的呢?我的命運又將是怎樣的呀!不幸的是,你我都缺少一雙洞穿時光的慧眼,無法準確預知自己的未來。這樣想著,吳怨几乎
作者:待考 / 頁數:(30 / 0)

??吳怨重新在沙發上坐下,曲膝並腿頂着雙肘,十指插在濃密的發間。為什麼?為什麼有選擇就有傷痛!「塞翁失馬焉知禍福」誰都會說,誰都深知它的寓意,然而又有誰能坦然面對這種得與失呢!換一個角度想,似乎也是成立的:誰又能保證,萍子此次放棄了李海英就不是個錯誤的選擇呢!畢竟,有些人錯過了就永遠錯過了、、、、、、也許,在情感的世界裡原本就沒有對與錯。你最終選擇了一份什麼樣的感情,就是選擇了一條與之相應的人生路。而每個人會選擇什麼樣的一份感情,很可能與什麼知識修養水平不相干,而是由個人的性格決定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古今中外皆有性格決定命運的說法。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一個人的性格是天生的,難以在後天改變的,所以古人素有「江山易改,秉性難移」的宏論。性格既難以改變,人的命運就是注定的了?萍子,你的命運會是怎樣的呢?我的命運又將是怎樣的呀!不幸的是,你我都缺少一雙洞穿時光的慧眼,無法準確預知自己的未來。這樣想著,吳怨几乎要流淚了,為萍子也為自己。時尚書屋

??

??「姑姑,李海英說他明天就要來了!他要來看你。」
萍子扶着扶手從樓梯上一路跳下來。吳怨抬起頭,十指從髮際撒回托着下巴,即使雙眼迷朦也還是難以抵擋萍子滿臉的春光。萍子几乎是一步躍過來,跳到吳怨身邊坐下來的。時尚書屋
她雙手搬過吳怨的雙肩,仔細地端詳她,靜靜的說:「姑姑,你哭了嗎?」吳怨把頭一撇,看著肩上萍子的手說:「沒有,我哭什麼!」「你哭了,滿眼都是淚光。」
萍子說得非常堅決。
??「李海英要來?」吳怨不想和萍子糾纏關於哭與沒哭的問題,隨口轉移話題,「看我是假,來露臉是真!」
??萍子的注意力輕而易舉就從吳怨的淚眼上轉移到了她的話題上:「姑姑,你真是厲害,看問題總是一針見血!你不說我都要被他給蒙了。」

??「我不知道你是真蒙還是假蒙,說句實話我還是挺喜歡他的。」
吳怨輕輕地笑着說,「雖然我還沒見過他的人,單從他肯在我們萍子身上花心思這一點,我就願意接受他。不過你要保持清醒,這只是我的感覺。既不是建議也不是暗示。」

??正說著,固定電話又響了。號碼一報完,萍子就從沙發上跳起來,驚叫道:「是黃曉松!」她就那樣一邊驚叫着,一邊跳躍着衝到話機旁。左手握住話筒的一剎那,她突然扭轉頭看著吳怨:「姑姑,你來接。快點!」吳怨起身過去,一邊小聲嘀咕:「黃曉松怎麼也知道我這裡的電話?」萍子噘着嘴,皺了皺眉,輕輕的捶着吳怨的肩:「快點接呀!」
??「你好!」吳怨握著聽筒,溫柔而略帶磁性的聲音與平常說話的語調有些不同。萍子把耳雜使勁的往聽筒上貼。
??「你好!萍子在嗎?」是黃曉松的聲音。很標準的國語,几乎聽不出閩南人特有的腔調。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萍子使勁的朝吳怨擺手。吳怨兩眼發直的盯住萍子,一邊對著話筒說:「請問你是哪位?」
??聽筒裡傳來聲音:「我是黃曉松,我找萍子有事。」

??聽著黃曉松的話語,吳怨心裡有些異樣,本能的覺得這黃曉松和李海英是不一樣的人。最起碼,李海英在說要找萍子之前,還很客套的問了一句:您是萍子的姑姑是嗎?雖然是客套,卻體現了一個人待人接物的修養和禮節。
??片刻失神之後,吳怨說:「對不起,萍子剛剛出門了,你可以打她的手機。」

??黃曉松卻說:「我找不到她,她的手機關機了;如果她回來請你轉告她,可能的話,給我打電話。」
彼此道過再見後,吳怨掛上了電話。
??「他說你的手機關了,真的?」吳怨看著萍子有些疑惑。
??萍子一邊從睡袍衣袋裏掏手機,一面說:「沒有啊,我為什麼要關機!」等掏出來一看,卻發現真是關了,使命的按住開機鍵也不管用,便嘆一口氣說:「是沒電了。」

??吳怨重新坐回到沙發上,曲腿盤坐,懷裡抱一個抱枕。眼裡略帶嘲諷的笑意:「你自己都聽到了吧?讓你給他打電話!」
??「你都說過我出門了,我也用不着馬上給他打電話;否則露餡了。」
萍子吃吃的笑着,「我才不會那麼傻呢!」
??吳怨下巴磕在抱枕上,眯着那雙美麗的杏眼,灰棕色的眸子透過兩扇密而長的睫毛,最終落在萍子的臉上,凝聚成一束探究的目光:「我好象不瞭解你了。我以為這種時候你最想見的人是黃曉松,可你在惺惺作態。為什麼?」
??「我沒想過什麼作態。我只是既渴望他來找我,又害怕聽他說話。」
萍子抬起右手一把揪住束在後腦勺的馬尾,捋到了胸前,又搭上左手握著,右手的中指和食指一圈一圈的繞着髮梢,「我不知道他會和我說什麼,我對那未知的答案充滿恐懼。」

??「你又渴望他對你說什麼呢?」吳怨問
??「當然是說他愛我,他不能沒有我,他一定會娶我什麼的了!」萍子揚起下巴笑道,「可我懷疑他要說的不是這個,如果要說這些話,我在學校的時候他就應該會說了,用得着現在才來找我嗎?」
??「也許他那時沒想好呀,或者出於自尊說不出口也是有可能的。」
吳怨分析道,「看你真走了,他可能才真正意識到你對他的重要性呢。」

??「不要意氣用事。在做決定之前好好和他談一次。中午給他掛電話吧!」
??「姑姑,你真有意思!我怎麼覺得你比我還單純!我當然會給他掛電話,如果我真的不想理他了,我又怎麼會來找你說事呀?我正因為放不下他才會矛盾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