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34 頁


的女孩了。你對他就沒有除兄妹情之外的感覺嗎?會不會是我總和你們在一起,讓你產生了情感判斷的混亂?」 ??他突然又轉過身來,逼視着我:「可那天,你們在家裡跳華爾滋的那天,我覺得你是喜歡他的!真的,那天我的這種感覺特彆強
作者:待考 / 頁數:(34 / 0)

??接着又說:「我覺得,我們兄妹可能都在犯一個錯誤,家庭優越感太強,以為自己家的人都是最好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可沒有這樣認為。只是,在很多時候,我真的希望你和敬文掉換一下位置,他是我哥,你變成敬文。」

??逸塵從褲兜裡抽出右手在我頭上摩挲着:「你會這樣想,說明你的確還沒長大。你或許可以把敬文當成哥哥,我卻永遠只是你的哥哥,你只是我妹妹。」

??「我們都不應該心存幻想。」
說著他迅速地把手重新插回了褲兜裡,旋轉身背對著我,猶豫着又在琴凳上坐下來。
??「有一點,我必須告訴你,敬文是很愛你的。他已經和我說過很多次,他的心裡再也容不下別的女孩了。你對他就沒有除兄妹情之外的感覺嗎?會不會是我總和你們在一起,讓你產生了情感判斷的混亂?」
??他突然又轉過身來,逼視着我:「可那天,你們在家裡跳華爾滋的那天,我覺得你是喜歡他的!真的,那天我的這種感覺特彆強烈。」

??「可——可是,你不懂!」逸塵一提到那天的華爾滋,我的心失控的狂跳起來,「其實,我是,是有點累了,我得坐一會了。」
我在書桌旁的籐椅上坐了下來,沒有回頭,只盯着書桌上的電腦發獃。
??「三哥,你還是別為我操心了。我才幾歲,還不滿二十呢!我倒是覺得你應該要交個固定的女朋友了。你都滿二十五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是我三年前管他叫逸塵後,第1次重新叫他三哥。時尚書屋
??他沒出聲。過了不知多久,他輕輕的笑了一聲,彷彿煙花燃爆前劃破夜空的遙遠回音,有一種燦爛的懸念。
??「也是呢,我怎麼儘是為敬文操心了。他其實已經有一個現成的看著長大的戀愛對象了,多幸福呀!我的女朋友卻不知還在哪裡呢!」
??「哥——我,我有個怪異的想法,你說將來我有沒有可能會愛上別的男人呀?就是與你和敬文都不同的男人?」
??「你的一切都還是未知的,有可能的!只是,到時敬文該如何面對呢?」
??唉!我現在就不知該如何面對了。哪裡還知道若干年後敬文如何面對!心下生煩,便想一個人獃着。轉過身來,看著逸塵想問他困不困,還沒張口,他已經先說了:「你是不是有什麼難言的心事呀?」
??四目相對,腦子象被灌滿了水,脹得叫人窒息;又彷彿是充氣過滿的氣球,隨時都有爆破的可能。
??「你怎麼了?」
??「不知道。我好象要變傻了,不能思想了。逸塵,你真是我親哥哥嗎?」
??「真是傻了!雖然,我也希望你不是我的親妹妹,可這只能是一種幻想。」

??「逸塵,你說有沒有一種可能,你和敬文在小時候是換錯了?也就是說敬文才是我的親哥哥!」
??「小燕,你不要再想這個問題了,這怎麼可能呢!你再這麼想下去就鑽進死衚衕了。」

??「真不可能改變了?」
??「沒有人可能改變血緣關係!」
??「我累了,你也早點睡吧。」

??

??——我恍恍惚惚的走出了書房,回到臥室。那一晚,我沒有洗浴,上床倒頭就睡了。那一覺,睡得很沉,第2天起來已經是九點了。等我洗漱好,已經近十點,拉開質感垂重的艷紫窗幔,陽光透過紫羅蘭的遮光薄紗,斜斜的挨在梳妝台上,有點懶洋洋的嫵媚。時尚書屋
那薄薄的紗幔,本意是遮光,實質卻只是裝飾。陰天,她讓室內更陰暗,晴天,陽光的長驅直入,讓她形同虛設。一如我們生活中的許多繁文縟節,看似必不可少,其實純屬裝點門面,內裡空洞無物。說她百無一用,卻又還有一用,也就是裝點門面。時尚書屋
這樣坐在床沿上對著那無聲行走的光線胡思亂想了一通,我也象那充當裝飾的紫羅蘭薄紗一樣,無奈。家裡總是很安靜。有時,我對這種安靜有一種說不出的煩悶和恐懼。我站在弦梯上,看到你父母在插新買來的百合花。時尚書屋
只有一朵是盛開的,別的還都是含苞待放。不知道這是什麼創意,是一枝獨秀嗎?後一句就該跟不是春了。這當然不會是錯的了,現在剛剛入暮秋,距離春天實在是還隔了整整一個冬天!可這絶對不會是我母親的創意。
??我跳着下了樓梯。媽媽沒有轉身就說:我們的小公主終於下樓了!快去吃點東西,要餓壞了。我擠在父母的中間,張開雙臂攬着父母的腰,噘着嘴把下巴使勁的向前拉,問:這樣的插花有什麼特殊意義嗎?媽媽說,一花引來百花開呀!我說,這就算百花了?不也才十一朵而已!你忘了三字經怎麼說了?一而十,十而百!媽媽側轉身捏了捏我的臉。爸爸又說,這不正好是百合花嗎!我的頭挨在爸爸的肩上,笑道,真受不了你們,插個花還這麼多講究。時尚書屋
??爸爸說,今天怎麼了?我們家原來最有講究的就是燕燕了,不會是敬文怠慢了我們的小公主吧?媽媽說,不象,敬文哪,我們燕燕就是打他一耳光,也還不知道生氣兩個字怎麼寫。爸爸說,看你說什麼呢!我們燕燕會是那種驕橫的女孩嗎?當然不是,我只不過這麼比方罷了。媽媽扭頭瞟了我一眼。我說,沒關係,你們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好了,我就喜歡家裡有人說話,越有趣越好。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