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38 頁


要讓人感覺出加倍的熱情才好。於是,吳怨有些言不由衷的說了些自己都不太相信的話。說什麼對他的信任心存感激,非常高興能結識象他這樣一個充滿幽默和智慧的成熟男人。最後,為了顯示自己的真誠,還把手機號碼也寫了上去。剛點擊完「
作者:待考 / 頁數:(38 / 0)

??看著這樣一份簡歷,吳怨犯難了,該如何給他回信呢?發自內心的好奇,她本要問他離婚多久了,為什麼離婚,現在有無女友。可又覺得不合適。覺得這麼一問,一是讓人反感,有揭人傷疤的嫌疑;二來嗎,容易引起誤會,以為自己對他的私生活感興趣。如果,回信對這些事隻字不提,不僅顯得做作,也令人生疑——問那些事又是什麼意思呢!事實上,吳怨確實也不清楚自己問那些是什麼意思。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只是一剎那間的渴望。有那麼一會兒的工夫,她想乾脆不回信好了。可是,很快又推翻了這個念頭。如果真那麼做,會讓他有受傷的感覺,他一定會以為自己知道他的真實情況後,有意的疏遠他。時尚書屋
這放在誰身上也不見得好受。「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既如此,這信,肯定是要回的,不僅要回,而且要讓人感覺出加倍的熱情才好。於是,吳怨有些言不由衷的說了些自己都不太相信的話。時尚書屋
說什麼對他的信任心存感激,非常高興能結識象他這樣一個充滿幽默和智慧的成熟男人。最後,為了顯示自己的真誠,還把手機號碼也寫了上去。剛點擊完「發送」,她就後悔得差點把滑鼠給砸爛了。整整一個晚上,她都在考慮是不是要把手機號換掉。時尚書屋
直到沉入黃粱美夢的最後一刻,她才認為自己純屬杞人憂天,沒有人會和自己的鈔票過不去,沒有什麼特殊的交情,誰會沒事找事的打長途電話呢!
??三天後,陳林楓回信了。說吳怨是個與眾不同的女子。同時也附上了自己的手機號碼。看著「與眾不同」四個字,吳怨苦笑了一聲:不是與眾不同,你會對我有興趣嗎!當然自己也是如此,他若不是與眾不同,自己大概也不會和他維持了這麼久的通信。時尚書屋
吳怨几乎是刻意的用心,用心記住了陳林楓的手機號。他在信中曾說,如果你願意的話,或許可以給我發短信。吳怨想,我不願意!我為何要給你發短信呢!就這樣,儘管他們早已知道了彼此的電話,可是,誰也沒有打過對方的電話。短信也沒有發過一條。時尚書屋
只是一如既往的通信。日子就這樣波瀾不驚的划過。好象又一個月過去了。吳怨和大哥去上海出差了十天,由於事務較多,十天中只開了一次信箱。時尚書屋
沒有看到陳林楓的信,也就沒有給他寫信。在返程的那天,上飛機的前十分鐘,手機急促的響了兩聲。吳怨一翻看,發現竟然是他的電話!她毫不猶豫的給他發了幾個字:有事嗎?為何不等我接電話?我馬上就要上飛機了。三十秒之內,他發來兩個字:思念!
??在近兩個小時的飛行中,吳怨滿腦子都是那兩個字:思念。到港時,已經是傍晚五點多了,是阮敬文來接的機。一直到進了家門,吳怨也沒有主動和敬文說上一句話。她三哥正好在家,要留敬文住下來,敬文卻只問吳怨:你好象很累,要不我明天再來看你?吳怨的腦子亂得象初學作曲者畫的五綫譜,無可無不可的點了點頭。時尚書屋
敬文便有些悶悶的在一樓客廳坐著,三哥陪着他說話。不知他們說了些什麼。吃過飯,敬文執意走了。敬文走後,三哥問她:你這樣對敬文,是不是有點過份呀?吳怨一臉的無辜,說:我沒怎麼對他呀!他怎麼了?三哥說,你們都十幾天不見了,他大概想見你都想瘋了,可是你看著他的眼神就象陌路人一樣。時尚書屋
燕燕,不管怎麼樣,你都應該對敬文好上點。你想想,他可不比親哥哥少愛你。這個我知道,吳怨囁囁地說,只是今天不巧,我心裡有事。逸塵有些詫異地看著她,你心裡有事?有什麼事,是工作不順利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吳怨避開逸塵的目光,看著自己十指交叉的手,手指反覆伸直彎曲的絞着:不是。
??那是什麼事?
??我說不清!,就是心裡亂。
??難道這次上海之行,遇上心儀的人了?
??吳怨聽到三哥這麼說,心裡一驚。下意識的,彷彿受驚一般抬頭注視着面前的三哥。「你說什麼呀?這怎麼可能!」兄妹倆就這麼僵持了一會。客廳裡,太安靜了,靜得只有兄妹倆的心跳。時尚書屋
最終,還是逸塵掉轉了視線。,只是,他很快又轉過來看著吳怨說:「你看我的眼神那麼空洞。你知道嗎,你的心現在一定不在家裡,而是在另一個地方。看著它,使我想起你每次凝望大海的神態。」

??「不可能!」吳怨几乎失控了。逸塵只是靜靜的看著她,她也一臉茫然的看著逸塵。時間似乎在那一刻開始凝固了。好一陣子,吳怨才說:「可我喜歡的,只是三哥的那種類型呀。」

??「看來是真的了?」逸塵面帶微笑,「這麼快,是一見鍾情吧?」他的表情,在此時吳怨的眼裡,只是一種調侃。
??「不過,恕哥哥直言,我是不相信一見鍾情的愛情。雖然,愛情可能是一種感覺,可我覺得,她不會象很多人說的那樣,只是一種感覺」
??「哥——你找到愛情了嗎?」吳怨的聲音充滿了磁性的溫柔,又夾帶著些許的無助,「你想象的愛情是怎樣的呀?我現在真的很想知道真正的愛情是怎樣的。」

??「我也許是個悲觀主義者。即使我認為愛情不只是一種感覺,可她到底是什麼,我也說不清,而且我想沒有人可以說出一種大眾的愛情。每個人都有自己對愛情的理解和態度。」

??「你說,倆個從未見過的人有沒有可能產生愛情?」
??「當然有這種可能。我說過了,愛情的產生和維繫都是因人而異的。」
逸塵說,「你不會要告訴我,你愛上了一個從未謀面的男人吧?」
??「沒有!你妹妹是那種輕易就把自己的感情交出去的人嗎?」吳怨輕輕的笑了一聲,又堅定的搖搖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