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39 頁


一臉討好的訕笑映在逸塵的瞳孔裡,雙手在交叉側並的腿上交疊摩挲着,一會右手在上面,一會左手在上面。 ??逸塵有些心痛的凝視着近在咫尺的妹妹。是的,他無法否認這種心痛的感覺。其實,他應該感覺到高興才是。妹妹雖然是最小的妹
作者:待考 / 頁數:(39 / 0)

??「但是,已經有這樣一個人準備偷走我小妹妹的愛情了,是不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是。只是有那麼一個人讓我有些好感。可這個人是男是女我都還不清楚呢!我不知道該如何給他定身份,好象只能用文友來說比較合適。他看了我博客裡的所有文章,做了許多有獨到見解的評論。時尚書屋
只是,我從來沒有看過他寫的文章。他說自己從未寫過。我們也相互換了姓名和電話,可是,我們從來還沒有通過話。不過,他好象確信我是女人,我好象也相信他是個男人。」

??「看了你所有文章的人還不能確定你是女人的話,那不是天才就是個懷疑主義者。他一定有心理問題,倘若是這樣的人,千萬不要碰,否則會搞得你痛不欲生的。」

??「他從來沒有說我不是女人,我記得他好象說過我是個與眾不同的女子。是在信件中說的。」
說這話的時候,吳怨象個怕犯錯的孩子,一臉討好的訕笑映在逸塵的瞳孔裡,雙手在交叉側並的腿上交疊摩挲着,一會右手在上面,一會左手在上面。
??逸塵有些心痛的凝視着近在咫尺的妹妹。是的,他無法否認這種心痛的感覺。其實,他應該感覺到高興才是。妹妹雖然是最小的妹妹,卻也有二十七歲了,早該愛上一個愛她的人,再和他結婚生子,過幸福的生活。時尚書屋
做哥哥的,永遠也只能是哥哥,不會也不可能會是別的什麼角色。他不可能保護她一輩子。唉!看來,可憐的敬文也只能做哥哥了。
??逸塵也衝著妹妹笑了,說:「那就先通通電話,見個面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看看現實生活中的人,與你們彼此想象中的是不是一致。說真的,誰要是真被我們家大小姐愛上可真是個幸福的男人。」

??吳怨嗲嗲的說:「哥——你別總是說什麼愛不愛的嘛,還差得遠呢!」
??「我倒是希望還差得遠呢!那樣敬文才有希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逸塵裝腔作勢的嘆了口氣。
????已經是深夜十一點了,吳怨還在床上翻來覆去的難以入眠。一切都沉下去了。沉到黑夜的最深處。今夜的風一定在四級以下。時尚書屋
因為屋外的海浪聲也是輕輕的,生怕驚動了誰的好夢。她有些難以自控的想著那個離過婚的北京男人。真是莫名其妙!她這樣暗暗地卻是惡惡狠狠的罵著自己。就因為他那兩個字,就那兩個沒有主語沒有賓語的兩個流浪漢似的字,就把自己弄暈了?他是不是個男人還沒弄清楚呢!可是為什麼不能象三哥說的那樣,給他打電話呢,一個電話就可以弄清真相呀!她的手機已經被手心捂得發燙了。時尚書屋
那個被記憶的筆用最優美的行楷寫過不知多少遍的十一個數字,歡快而有些顫慄的依次站到了手機的顯示屏上。還好,通了。主人還沒有關機。只響了兩聲,她就有些胸悶氣短的把電話給按掉了。時尚書屋
輕輕的嘆了口氣,正恨自己沒用。電話突然急促的奏起了意大利波卡爾舞曲。她几乎是從枕邊搶過了手機,目光以電腦掃瞄的速度漫過顯示屏,是他的電話!吳怨倏地從床上坐起,握著電話有些不知所措。聽著那舞曲頗有一鼓作氣的架勢,她只好用閒着的右手撫着胸口長長的呼了口氣,左手終於按下了接聽鍵。時尚書屋
??「你好!」吳怨無法改變自己問候的語氣顯得如此軟弱無力。當那兩個字如棄兒般的從嘴裡丟出去後,吳怨覺得自己已經虛脫了,軟軟的靠在墊在背後的靠枕上,不能動彈。
??「你好——是吳怨嗎?」吳怨聽著那男人的聲音,竟有些獃了——她閉上了雙眼,上帝呀,這就是那個男人嗎?他有如此好聽的聲音?一口純正的京腔國語,可不是一般的京片子。那聲音,沒有她想象中的渾厚,因為他說是六八年的,依想象聲音肯定要成熟渾厚些。可現實並非如此。那是一種有樂感的音質。時尚書屋
吳怨想,倘若說話的語音語調也可以用一種樂器來比喻的話,陳林楓的聲音用鋼琴來比方是不為過的。她甚至在想,他如果會唱歌,一定好聽極了。這麼想著,她情不自禁的悄悄笑了。
??「喂——是吳怨嗎?怎麼不說話呀?」男人繼續用緩緩的語調問道。
??吳怨對著手機微笑着:「我——是吳怨。你呢?請問,你是誰呀?」
??「這還用問嗎?我是陳林楓。我的聲音是不是和你的想象與判斷有很大的出入呀?」吳怨聽到他在電波的那一端輕輕的笑了一聲。
??吳怨晃了晃頭,對著電話俏皮的一笑:不告訴你!剛纔,你是不是被我不禮貌的吵醒了呀?
??「啊——沒有,沒有。我還沒有休息呢!」
??「你也睡得晚呀?」
??「不晚,我一般過了十點半就開始犯困。我是早睡早起類的。只是最近睡得晚些。」

??「哦,我可是夜貓子型的。」
吳怨自嘲的哈哈笑了一聲,「最近工作忙是吧?」
??「有這個原因。不過今天不是。今晚,我還在等你的短信。我想,你應該會給我回一條短信。時尚書屋
沒想到,你給我打電話了。你比我想象的勇敢。」

??「臭美!」吳怨在心裡暗暗的罵了一句。嘴上卻說:「我想聽到你真實的聲音。目的是要確定你的性別。」

??「哈哈——你害怕我是女人嗎?還是怕我是男人呀?」陳林楓顯然有些得意,「我以前就告訴你我是男人,看來你是怕我是女人了?我可從來就知道你是女人!」
??吳怨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如果只是做文友,是男是女有什麼關係呢!又不能不說話,最後只能硬着頭皮說:「我以為想知道一個未曾謀面的朋友的真實性別是人之常情。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你說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