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44 頁


沒有戴眼鏡,直到跟前了才看得清他的模樣。萍子左手並掌往她身前一攤:「這就是我姑姑。」吳怨仰頭一笑:「我知道你是黃曉松,好高,有一米八吧?」 ??黃曉松也咧嘴笑了:「沒有,是一米七八,正好比萍子高十公分。」吳怨發現
作者:待考 / 頁數:(44 / 101)

??萍子一聲輕輕的「嗨」,打斷了吳怨的思緒。只見她揚着修長纖細的手臂對著十幾米外的一個高個男子招搖着。吳怨這才發現萍子今天的妝扮有一種平日裡未見的柔美。上着套頭高翻領的藍綠色貼身羊絨衫,下穿及膝同底色泛褶格子裙,米色的長絲巾用了領帶的系法鬆鬆的掛在胸前。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做過離子燙且護理有方的秀髮順直服貼的披在肩上。吳怨知道,如果外出,她還要套上那件款式典雅的牛奶咖啡色直身及膝羊絨大衣。這是自己給她買單的兩套夏奈爾之一。沒想到都一年多了,看起來還象新買的一樣。時尚書屋
萍子一定是在特殊的日子裡才讓它亮相。
????黃曉松終於到眼前了。吳怨沒有戴眼鏡,直到跟前了才看得清他的模樣。萍子左手並掌往她身前一攤:「這就是我姑姑。」
吳怨仰頭一笑:「我知道你是黃曉松,好高,有一米八吧?」
??黃曉松也咧嘴笑了:「沒有,是一米七八,正好比萍子高十公分。」
吳怨發現,黃曉松除了微黑之外,的確算得上是個美男子。特別是那一笑,真還有些說不出來的怪味。
??「你的嬌小和年輕有些出乎我的意外。」
黃曉松似乎很認真的端詳着吳怨。他又轉而對萍子說:「你沒有說過你姑姑這麼年輕!不介紹我真要以為是你姐姐呢。」

??萍子對著吳怨嬌笑道:「姑姑,你占我便宜!」
??「我看是反了吧?是你占了我的便宜,我占了矮小的便宜才是。」
吳怨白了萍子一眼。
??黃曉松略微一愣,忙說:「真對不起,是我說錯了。你是長輩,我不能這麼說的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等吳怨說話,萍子先搶了話題,「好奇怪!你今天怎麼這麼能說了?平常你和我好象沒有這麼多話呀?
??吳怨不假思索的接上:「這你也不明白?為了討好你,想給我留個好印象。」
再仰着頭問黃曉松:「我沒說錯吧?」
??黃曉松低頭看了吳怨一眼,轉頭看著鐵門外的大海,莫明其妙的又笑了一聲算是回答。
??西裝革履的黃曉松和輕鬆隨意中透着精練的李海英在吳怨的介紹中握手致意。他們都站着,吳怨才發現其實李海英的身高與黃曉松不相上下,大概是他穿著休閒的羊毛衫,落差感覺不夠強烈。而穿西服要顯個兒一些。
??兩個二十五六的男子握著的手還沒撤回,黃曉松便先發制人:「我是萍子的現任男友黃曉松。」

??「我曾經是萍子的男朋友,李海英。」
李海英儘管右手還再黃曉鬆手裡握著,只見他微抬左手置於上腹前,稍稍前傾身子,笑得很有紳士風度,「認識你有些意外,但我非常高興。」

??「是的,能在這裡認識你的確意外,據說你從意大利回來,準備用二十天的時候來考驗萍子對我的愛情?」黃曉松嘴角抽動了一下,表情複雜的斜了萍了一眼。萍子趕着比賽的速度,垂下了眼瞼,開始琢磨自己的手指。
??吳怨走到萍子身邊,輕聲說:「你去廚房和阿姨說一聲要加菜。」
萍子如釋重負般的做了個深呼吸,起身到廚房去了。
??「哦?你和萍子正在戀愛?可是萍子從未在我面前提起過有你的存在。」
李海英還是一臉溫文爾雅的笑容。那笑容,在吳怨看來,已經有些百毒不侵的意味。她雖然比他們大了兩三歲,卻在心裡佩服得五體投地,心裡不由得又想起了三哥逸塵,三年的巴黎留學生涯給了他什麼潛移默化的影響?她一時居然想不起來了。時尚書屋
好象沒有什麼特別的。是因為,他原本就是一個紳士嗎?
??不容吳怨再深入追憶。黃曉松有些咄咄逼人的聲音又在她耳邊響起:「她一定是在考慮,有無必要把我們的事情告訴你。你說,有誰會把自己的愛情故事告訴一個與己無關的男人呢!」
??吳怨開始有些為李海英發愁了。可是,她沒有把內心的同情和憂慮借助目光傳遞給他。她只一味的甚至有些專注的研究起黃曉松的裝着。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時尚書屋
事後想到這個細節,她反覆回味也沒能找到合理的解釋。最終只能歸作是一種習慣使之然——父母辭世後,一旦遇上一件無法可想的事,她總是出人意料的安之若素,並很快去做與之毫不相干的事。
??萍子曾說,黃曉松總是把自己妝扮得很嚴肅,象個黑手黨。可那天不是。不過,似乎也還是有一點影子。外套是一件銀灰色的便裝西服,黑色的西褲,襯衫有些別緻,身子和西服是同色系的,可是領子和袖口都是黑色,再中規中矩的系一條黑領帶。時尚書屋
配上那明顯是美容室整理過有些蓬鬆有型的濃密黑髮,的確是英氣逼人。若是雙眼皮的眼睛再小一號,加上那身行頭,活脫脫一個韓國美男。讓人身由不由己的要做小鳥依人狀。難怪萍子愛得三迷五道。時尚書屋
不過,遺憾的是,據說萍子在他那裡總不是做依人的小鳥,只能做個全職的護林員。想著萍子的委曲和無奈,一絲苦笑爬上了吳怨的嘴角。
??李海英還是開口了:「她不想把你們這事告訴我,一定有她的理由;不過,我相信,她還沒說,是因為怕我不高興,單憑這一點,足以說明她在意我的感受。我要申明的是,在我從國外回來之前,不,說準確些應該講在她答應我的求婚之前,她對自己所有的經歷都有權保持沉默。」

??「你說的都是真的?不是做歐洲秀吧!」黃曉松笑得有些邪門。聽了李海英的表述,他心裡挺不是滋味的,憑心而論,倘若李海英所言是真,自己是沒有這種胸襟的;否則,也不會一看見他就擺出了一副要決斗的架勢。更可鄙可笑的是,居然還有把萍子前些日子已經許身於他的事實拿來顯擺的企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