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45 頁


她,看得她心裡發虛。萍子只好揪回視線,丟到飯碗裡,低頭扒拉著飯粒,要不是吳怨總是不動聲色的用公筷往她碗裡夾些菜,她只好吃白飯了。 ??這一頓飯吃得好累。 ??飯後,黃曉松公然對吳怨說:「我想和萍子單獨談談。」
作者:待考 / 頁數:(45 / 0)

??這一回合下來,吳怨覺得自己該說話了。「好了,到此為止吧。都是同齡人,有緣才相識,不要搞得象你死我活的敵人。其實,不管你們如何較勁,最終做決定的只能是萍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既然都來了,就在這我家好好的吃一頓飯,聊聊別的也不錯呀!」正說著,萍子出來傳話,阿姨說飯擺上了,請各位入席用餐。
??四人都落座了。李海英和黃曉松坐一邊,萍子別彆扭扭的站在吳怨這一邊,她覺得與他們兩個中的任何一個對坐都不合適。吳怨順手把她一拉:哪裡坐都一樣,就坐這吧。她一屁股坐在了李海英對面。時尚書屋
眼睛卻往黃曉松的位置上瞟。黃曉松並不迴避,直直的看著她,看得她心裡發虛。萍子只好揪回視線,丟到飯碗裡,低頭扒拉著飯粒,要不是吳怨總是不動聲色的用公筷往她碗裡夾些菜,她只好吃白飯了。
??這一頓飯吃得好累。
??飯後,黃曉松公然對吳怨說:「我想和萍子單獨談談。」

??吳怨不置可否,只是一面招呼阿姨上茶,一面又擺弄起音響,她覺得有必要來點音樂,緩和氣氛。空氣中已然有瓦絲的味道。她覺得自己有些難以勝任姑姑一職了。蹲着挑選CD時,她開始幻想三哥的突然出現,那樣她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把這兩個年輕的男人丟給他溜之大吉了。時尚書屋
說實話,原本對男人一無所知,卻要她在這兩個男人之間調起鷄尾酒,早已力不從心。想到這,她又憤憤不平起來,這應該是做父母的責任,為何讓我在這種境地為難!如此七想八想,思緒已然天馬行空,唱片挑了半天,也沒有結果。隨手撿起一張,是莫扎特的專集,第1首是《安魂曲》,可以讓人安神,又是飄飄仙樂,倒是不錯。迷迷痴痴的就要往碟機裡放,突然又縮回手,別人不知是否知道那是《安魂曲》,可萍子是明白的。時尚書屋
搞不好,過後不說要與她絶交也要和她閙翻天。意識到這點,她突然清醒起來,很快就撿了一張《夢幻曲》打頭陣的彈進了CD機。隨着純淨輕柔的前奏緩緩的由遠及近漫過來,吳怨情不能自已的恍惚起來.那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幽深的旖旎;那是風平浪靜的大海在拉開夜幕迎接晨曦之際,太陽欲醒未醒,打着呵欠揉着惺忪的睡眼,迷離的目光不經意的灑在粼粼的海面上,沉沉的大海在夢幻中閃爍着碎金般的光彩。幾隻被金光刺醒的海鳥,時不時的用還有些慵懶的翅膀拔動一下金光閃爍的海面,猶如滿腹心事的鋼琴演奏者,心不在焉不成曲調的敲打着鍵盤。時尚書屋
轉瞬之間,又不知道消失在了哪一個礁石洞裡了。一切又重婦歸於靜謐,新的夢幻再次從大海深處款款而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CD的音質真是太好了!」李海英驚呼道,「是五聲道的吧。」
不等吳怨回答,黃曉松略帶譏諷的說:「大概聽力正常的人都明白它是五聲道的CD。」

??李海英臉部的肌肉有發緊,準確的說是抽搐了一下。萍子一臉正經又帶撒嬌,說:「我真不懂它是幾聲道的,我只知道,聽起來感覺好不好。」

??黃曉松略微詫異的對著萍子皺了皺眉,她會不知道一張唱片是幾聲道?在她的住處,最高檔最奢侈的設備那套愛浪的音響了,最奢侈的消費就是買兩三百到四五百不等一張的正版CD。他知道,萍子是在為李海英解圍。想到這一點,心裡頓時涼了半截。心一冷,便開始結冰,那是瓦屋檐下尖鋭的冰凌,他的內心開始亂了方寸:什麼東西!不就是在歐洲晃了一圈的商業痞子嘛,這才幾天時間呀,心就向着他了!居然還假惺惺的來問我,她該怎麼辦,還說她愛我,還用身體來迷惑我,引誘我!這個該死的小女人!還讓我跑到這裡來丟人現眼、、、、、他越想越遠,看得越來越近,直到眼前開始發黑,臉色發青,又由青轉灰,由灰轉白。時尚書屋
白得上霜,最後象一塊冷凍肉。完全失去了表情。
??吳怨終於站起來了。轉過身,正想出於禮貌說,是五聲道的。卻發現三個人的表情都象是冬天出門淋了雨。只好把這不帶感情色彩的幾個字悄悄的扔在了背後,換了句稍微有些解凍的:都聽入迷了?萍子你是不是產生什麼幻覺了?
??萍子苦笑了一聲:「沒有產生什麼幻覺,只是在聽而已。」
李海英不置可否的優雅一笑。
??黃曉松有些突兀的站起身,又對吳怨欠了欠身說:「謝謝你的招待,我有事先走一步!」
??吳怨有些吃驚,煞有介事的瞄了萍子一眼,萍子誰也不看,只看著電視機旁的音箱,臉上的苦笑沒有了,眼珠都不見轉動一下,一臉的獃滯。唯一還有些生動的,就是鼻翼的翕動。吳怨看著心痛。這兩個男人,真是可恨!如花的女孩,成了霜打的夏花。時尚書屋
可是儘管心下不悅,吳怨還是拈了一抹笑意在臉上:「好的,祝你愉快!」
??黃曉松卻沒有馬上走掉,而是對著發蔫的萍子說:「你能送我一下嗎?」
??萍子受驚似的悚了一下,抬頭看著黃曉松,原本美麗的眼睛,象被放大了一號,反顯得大而無當了:我,送——你——?用的是升調,還帶著好聽的旋律,與瀰漫在屋子裡的音樂成了一種偶然的合拍。
??黃曉松語氣肯定:送我一下。
??萍子放大一號的眼睛舉重若輕的落在了吳怨的臉上。吳怨眼角的餘光瞥了李海英一下,卻被他捕捉到了。他還是那一成不變的微笑,很優雅。吳怨頓時感到一種無名的狼狽。時尚書屋
信口對萍子說:你去吧!
??萍子起身,順手扯了扯貼身的羊絨衫,走到迴廊處,回頭看了李海英一眼,不自然的笑了笑。吳怨說,外面風大,把大衣披上吧。萍子說,算了,還在樓上呢,反正很快就回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