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46 頁


。不過,您沒有必要和我解釋的,因為迄今為止,萍子並沒有給我什麼承諾。」 ??吳怨有些驚訝了:「你,不介意?不介意萍子在給你承諾之前有戀愛經歷?」 ??李海英低頭端詳着膝蓋。很快,還是那一臉近乎誠摯的笑,他抬起頭
作者:待考 / 頁數:(46 / 0)

??吳怨沒有說話,徑直上樓去了。萍子沒有跟着黃曉松出去,倚在門廊在等着。吳怨拿了大衣下來,萍子又開始捏着鼻子說話:我就知道姑姑心疼我。吳怨說,我相信你知道怎麼做。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其實,吳怨自己已經不知道怎麼做了。她只好寄希望于萍子自己。看著萍子邁着曾經訓練過的次貓步走出院子,內心在祈禱:感謝主,沒讓我碰上這種面對面的抉擇。只是,很快她就在內心深處嘆了口氣,我也好不到哪裡去!
??吳怨只好打起精神坐回到沙發上和李海英搭訕:「其實,我也是第1次見黃曉松。今天他會來,是意料之外的事。」

??李海英笑得几乎有些誠摯了:「看得出來,您以前沒見過他。不過,您沒有必要和我解釋的,因為迄今為止,萍子並沒有給我什麼承諾。」

??吳怨有些驚訝了:「你,不介意?不介意萍子在給你承諾之前有戀愛經歷?」
??李海英低頭端詳着膝蓋。很快,還是那一臉近乎誠摯的笑,他抬起頭迎着吳怨的目光:「說不介意,當然是不可信的。我心裡很不是滋味,可是這不影響我對她的感情,因為,她是自由的。只是,在我向她求婚的時候,她為什麼不告訴我她現在處了一個男朋友呢?唉!也許,她應該有她自己的理由;難怪,她說要給她時間考慮,她一定是想考慮清楚了再告訴我真相。時尚書屋
可誰想得到,事情競是如此巧合,在您這不期而遇了。」
說到後面,李海英第1次失態了,笑出聲來。
??「您說,我還有希望嗎?她會不會就這樣和他走了,不再回來了?」說這話的時候,李海英不再是那個有紳士風度的二十六歲的頗有見地的男人了,而這樣的李海英,又讓吳怨找回了剛剛失去的做姑姑的感覺。吳怨沒有正面回答李海英,卻說:「你想去把她追回來嗎?」她說這話的語氣,就象交待她的助理去做一項工作時,助理問她:「您能給我提供一些必要的資料嗎?」她卻只是有些詫異的反問:「你不覺得,這正是你的工作之一嗎?」
??李海英不可能是她的助理。他一改無助的神態,轉瞬恢復了沉靜:「不,我在這等她回來。」
稍後,又對吳怨說:「您不會介意吧?我一直在這打擾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怎麼能這麼想!你是我的客人。」
吳怨說,「給你來杯咖啡吧,雖然,我家沒有現磨的,可也是正宗的法國咖啡,萍子她三叔愛喝。只是他不在家,我又不太喝,對煮咖啡的講究不甚瞭解。你就將就一次吧!」說著吳怨不禁笑了。時尚書屋
??李海英也笑了,說:「您太客氣了,我喝咖啡沒有什麼講究的,我可是個地道的中國人,在外面我也不常喝咖啡,還是喝茶的時候多。倒是您,一個地道的閩南人不喝茶,令我有些意外呢。」

??「這也只是個人的習慣而已。你稍等,我去去就來。」
吳怨嫣然一笑,正要起身時,黃阿姨進來了。便吩咐她給李海英煮上一杯咖啡。時尚書屋
黃阿姨應聲去了。吳怨重新坐下,對李海英說:「我不太喜歡咖啡的苦味,又不喜歡加糖,所以,我乾脆就不喝。」

??「您喜歡口味清淡的東西。」
李海英突然來了興緻,「據說,飲料中只喝清水的女性,普遍品味高雅,尤其對男人的要求很高,而且一旦愛上一個男人,就很可能是一生一世的。」

??「還有這種說法?哪裡看來的呀?」吳怨幽幽的笑了。自己對男人的要求高嗎?
??李海英說:「從一本法國雜誌上看的。別的記得不太清楚了,這條記得特別清楚。」

??有那麼一刻,吳怨覺得李海英有奉承她的意味,以為他有即興杜撰的嫌疑。可轉念一想,發現不盡然。一些時尚雜誌的確是有那麼一個專欄;何況,說是對男人要求很高,這不見得是一句什麼恭維話,不僅不是,恐怕還是一句貶語。想到這,又有些心生涼意,阮敬文在別人眼裡,會不夠好嗎!可是,自己對他、、、、、、她不動聲色的在內心深處嘆了口氣。時尚書屋
為了不使自己失態,她急忙把話題拉回到他和萍子身上。
??「你說自己愛萍子,你以為萍子是什麼類型的女孩?」
??一提到萍子,李海英頓時收斂了笑容,優雅的紳士作派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為情所困的青年男子。「和您說實話,我不太瞭解萍子。可我就是喜歡她。在國外這些年,我根本無法忘掉她,更無法接受別的女孩,事實上,在我出國之前,我們只交往了半年的時間,在那半年的時間裡,她似乎也沒有真心喜歡過我,這點我感覺得到。時尚書屋
可是,我覺得那是因為她還小的緣故,當時我就想,等她長大了,等她成熟了會愛我的。我愛她的美麗和與生俱來的端莊,愛她的聰明甚至是狡猾,我也不明白,我居然還愛她的喜怒無常。」

??「她狡猾,喜怒無常?你這麼看她?」吳怨有李海英的說法有些吃驚。
??「是的,你沒有意識到嗎?她常常為了某個目的耍一些無傷大雅的小手段,可瞞不了我。我這麼說,您不介意吧?」李海英一臉的認真,「儘管我是第1次和您見面,可是,我知道她和您不是一類人;她不適合用任何一種單純的飲料來比喻,她既不是茶,咖啡,更不是清水,若非比不可,我以為她更象一株標緻而浪漫的紫色三角梅。」

??「她象三角梅嗎?」吳怨聽他這麼說不禁莞爾一笑,她覺得這個比喻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