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50 頁


」萍子搶過話頭說,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了! ??「難道你又決定開始思考月亮與地球,地球與太陽的關係?如果是這樣,又另當別論了。」李海英說。 ??「討厭!」萍子以出人意料的速度站起身衝到李海英身邊,在他背上捶
作者:待考 / 頁數:(50 / 0)

??「你姑姑可不是個淺薄的女子,決不會因我的幾聲大笑就把我打入作偽的紳士。我也沒有做紳士的野心,早有人說過那可得花費幾代人的時間,我既沒有足夠的耐心也沒有信心。再速成的教與學,也不可能在四年裡完成。你放心好了,我早有自知之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有句名言,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我覺得可以套用一下,女人一思考,男人就受罪」李海英臉上的戲謔表明他已經暫忘了有關黃曉松的彆扭。
??「有淚你就盡情的流吧!」萍子也跟着樂起來。
??「流淚太嚴重了,有道是男兒有淚不輕彈。」

??「不是淚不流,只是未到傷心處。」

??「說得好!不就是女人想想家長裡短,愛與不愛之類的閒事,哪裡就值得男人傷心了。」
萍子搶過話頭說,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了!
??「難道你又決定開始思考月亮與地球,地球與太陽的關係?如果是這樣,又另當別論了。」
李海英說。
??「討厭!」萍子以出人意料的速度站起身衝到李海英身邊,在他背上捶了一拳。李海英身子一僵,頓時忘了說也忘了笑。一拳捶下去,萍子的手如被拉長的彈簧一般的縮回,曲舉在胸側,就是一幅剪影。
??萍子被自己的舉動驚獃了。
??她用另一隻手握著作過案的手的小臂,就那樣直愣愣的站在李海英的背後。
??李海英終於轉過身來了。
??「我知道我該打。你不用躲在後面悔過了,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說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李海英也站起來,筆直的立在萍子面前,「答應嫁給我吧!你會愛上我的。」

??萍子避開他的目光,重新坐回到他的對面,「你別太自信,我都不瞭解我自己。真的,我不明白自己是怎樣的一個女子了。」

??「你是否瞭解自己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瞭解你,我相信自己適合你。嘗試先結婚再戀愛吧,好嗎!」李海英的目光開始熱烈起來。
??先結婚後戀愛?頗有點老調新彈的意味。萍子沒來由的有些喜歡這種說法,覺得還挺古典的,雖然她有些摸不着古典的門朝哪邊開。但它與現代人高呼的「愛情與婚姻是兩回事」的論調比起來,她毫不猶豫的會選擇前者。
??只是,萍子嘴上並沒有這樣表達。說的卻是:你為什麼要這麼急呢?我才二十一歲!如果,你真喜歡我,我們又有緣,以後我們也有機會在一起呀。
??「你知道什麼叫夜長夢多嗎?我可不想再讓到手的機會白白流失。」
李海英又在笑,「緣份與機會是相連的,才有機緣巧合的說法,機會要靠自己把握,把握好了,才能談緣份。所以,我要自己把握姻緣,而不是無為的等待緣份從天而降。」

??「其實,不只是婚姻如此,任何事都是如此。」

??「你確定自己愛我?你愛我什麼呢,四年的空白嗎?」萍子象任何一個渴望浪漫的女人一樣,希望自己的愛慕者不吝嗇空口無憑的情話。
??「你覺得我象是個拿婚姻開玩笑的人嗎?」只是李海英並不上道,戲謔又回到了他的眉眼間。
??「我連自己是個怎樣的人都沒有十足的把握,哪裡還能去評判你是怎樣的人!」萍子把頭擺到了一邊,「而且我必須向你強調一點,你娶我,不可能會從我家裡得到一丁點兒好處。儘管閩南人嫁女兒都有不菲的嫁裝,可我媽媽什麼也不會給我的,我家裡所有的一切,可能只和我哥哥有關。」

??李海英不說話,饒有意味的看著萍子出神。直看得萍子心裡發怵。「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已經把我們家的隱私都披露給你了,姑姑知道了不罵我才怪呢!你笑什麼!」
??「我知道你沒有騙我。不過,我從來沒有希望從你家裡得到什麼好處,所以你說的,對我構不成什麼打擊。再說一遍,我想要的只是你!」李海英說,他的語調不自覺的激昂起來,他自己有被感動的可能;可是萍子無動于衷,她只是聽著,安靜的聽著,象在聽一個朋友講述他自己的故事。也許,我們常常也如萍子一樣,渴望一旦要成為現實,表象卻出乎意料的平靜。時尚書屋
突然,她想起姑姑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那些老一套的山盟海誓,諸如我永遠愛你,你是我的唯一,你就是我的生命,我們早已可以充耳不聞,視而不見了;可是,一旦它們真從你愛的那個人嘴裡對你說出來的時候,它們依然是那麼新鮮動人,讓人激情翻湧,成了人世間最美妙的語言。

??

??可我沒有感覺。她想。也許自己的心態比姑姑還要老成,或是自己真的一點也不愛李海英。又好象不是。時尚書屋
我真的不瞭解我自己。萍子再一次對自己無奈。我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女孩呢?她還是忍不住問自己。
??「你還歐洲回來的呢,求婚連花都沒有給我一束!」萍子冷不丁的又冒出一句自己也覺得沒頭沒腦的話。話一出口她就後悔了。
??「花?」李海英驚訝了,「你要花?那我上午抱來的香水百合算不算?」
??「李海英——」萍子又開始調嗓子了,「那是送給我姑姑的,也拿來當求婚花的數?你算得上是世界文學史上的第5個吝嗇鬼了!」
??「我成了世界文學史中的第5號人物了?真是太榮幸了!這部書的作者是誰?一定是你了。」
李海英笑得整個大廳都灑滿了陽光,「另外四位都是誰?說出來也讓我提高些文學修養。」

??「請你放尊重點,不要笑得花枝亂顫,要提高文學修養自己去查資料;在我這學得交學費,否則休想。」
萍子已經是咬牙切齒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