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52 頁


??吳怨又說,真決定了? ??是,萍子說。你不高興嗎,姑姑。 ??我說不清。直覺裡,我認為你選擇李海英是對的。可是,我不希望你這麼早就嫁人了,我和你說過的。真的,花一樣的人兒,為什麼這麼早就要為人妻呢?吳怨注視萍
作者:待考 / 頁數:(52 / 0)

??聽到李海英這句話,吳怨如遇大赦一般,不動聲色的舒了一口氣,臉上的笑容才又恢復了清淺。彷彿小溪裡被無意攪渾的水,經過短暫的時間沉澱重新變得澄澈了。她說,剛纔你說的,的確讓我有些吃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時,萍子也站起身了,她頗有深意的看了李海英一眼,便一溜小跑的衝上了旋梯,一手攬着吳怨的肩說,姑姑我們去樓上說話好嗎?吳怨沒有應答,只是順勢收回了下一級階梯的右腳,轉過身就踢踢踏踏的上樓去了。

??

??李海英心神不定的繼續看著《鴛夢重溫》。

??

??吳怨一屁股坐在床上,低頭看著被套上大朵大朵的粉色牡丹發獃。萍子走過來也挨着姑姑坐在床頭。吳怨說,他說的是真的?萍子說是。
??吳怨又說,真決定了?
??是,萍子說。你不高興嗎,姑姑。
??我說不清。直覺裡,我認為你選擇李海英是對的。可是,我不希望你這麼早就嫁人了,我和你說過的。真的,花一樣的人兒,為什麼這麼早就要為人妻呢?吳怨注視萍子的眼神有着難言的哀怨。時尚書屋
??姑姑,你不捨得我嫁人,是嗎?
??吳怨又是輕輕的一笑,說我們同屬一個星座,我曾經以為我們有不少相似之處,其實我錯了——我們是如此的不同。我想說什麼呢?我自己也不清楚。現在我又還能說什麼呢?萍子,你說除了給你祝福,我還能說什麼呢!
??姑姑——求你不要這樣笑,你這樣一笑,我的心都在流淚了。姑姑,我真是不明白,愛你的男人如何能抗拒你?姑姑,我也不知如何向你表述,也許這就是我的命運,就在一個小時前我覺得自己已經愛上李海英了,他愛我,向我求婚,我為何不嫁給他呢!嫁給一個愛我,我也愛的男人不就是我們的愛情理想嗎?我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呢!真的,我已經決定了,我已經決定做他的新娘了。姑姑,你不要替我操心了。給我祝福吧,真的,我現在只想得到你的祝福。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吳怨情不自禁的擁住萍子,頭臥在她的肩上,說!萍子!你可一定要幸福,否則,姑姑的心要碎的。說著,淚已經不知不覺的順流而下。將來不管遇到什麼,你都要記住自己剛纔說的,他愛你,你也愛他,嫁一個他愛你,你也愛他的人是你的愛情理想。不要忘掉它,永遠不要忘掉。時尚書屋
我們萍子真的是個有福氣的人,能嫁給一個彼此相愛的人!
??萍子把嬌小的吳怨緊緊的抱在懷裡,說姑姑謝謝謝你!

??

??李吳兩家皆大歡喜。訂婚和登記在一個星期內完成了,一切都如想象中的那樣順利。由於李海英逗留的時間過于緊促,婚禮暫時沒有舉行,說是等下次回國接萍子時再舉行。

??

??萍子在法律上成了李海英的妻子之後,她父親,吳怨的大哥吳逸風破天荒的找了她和三哥逸塵談話。吳逸風說,老三,燕燕,現在你們的大侄女的都結婚了,你們也不小了,也該有成家的打算了。吳怨只是看著大哥發獃,沒話。逸塵說,我們都是成年了,自己的事自己會管。時尚書屋
逸風說,你應該明白我為何要管。
??逸塵說,知道,長兄如父嘛!說著頭扭到一邊「哼」的一聲笑了。
??一觸及到父母,吳怨就胸口發酸。
??逸風絲毫不顧及逸塵的態度,只說,我們兄妹四個,由於年齡的差異,我和逸雪都沒太管顧過燕燕,只有你逸塵從小帶著她,我和你二哥心裡都有數。雖然我結婚早,可我也不是個早婚主義者,可是逸塵你今年都三十五了,怎麼老也不想著把自己的終身大事給辦了呢?你沒結婚,燕燕也這麼耗着,這怎麼行呢!
??吳怨一聽大哥把三哥的終身大事和自己掛上鈎,緊張得渾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說,逸塵不是有未婚妻嗎,等青青姐回國就可以結婚了。
??逸風只看著逸塵問道,滕青好象也不小了,比燕燕大一歲吧?今年也是二十九了。她何時回來呀?你就那麼傻等呀,也不催催?要不要我出面去滕家談談?
??「哈——」逸塵誇張的笑了一聲,「你認為你三弟是個缺乏魅力的男人嗎?需要靠他人的撮合才能找到老婆?」說完含意不明的瞟了吳怨一眼。吳怨趕緊看著自己的腳尖。
??大哥說不是你缺乏魅力,是因為你太優秀了導致自我感覺太好,總不拿別人當回事,我怕到時物極必反。你說哪個女孩不希望被男人寵着呢?你和滕青,也算是有婚約的,可是你都回來兩年了,原來不是還打算去法國嗎?現在既沒去,又不出去看她,她也只回來過一次,又不肯定個婚期,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算是怎麼回事?到底是要你去法國還是她回國,怎麼就沒個定數呢?
??逸塵又是奇怪的笑一聲,說大哥你還過來人呢,這不明擺着的嗎?滕青她已經愛上巴黎了不願回來。那你呢,大哥又問,那只能是你再出去了,否則還有什麼別的路!逸塵說,我不會出去的。如果父母都還健在,我也許就在巴黎和她結婚了,可是命運又把我拉回來了,我和她今生緣份不夠。
??你要和她退婚?大哥提着嗓子說,你們的婚可是父母在世時定的!你這樣做,對得起父母嗎?逸塵對大哥皺着眉說,婚約有那麼重要嗎?我都三十五歲了還沒有決定自己終身大事的自由嗎?再說,我並沒有真正愛過滕青,她也很清楚。她原本就不應該和我結婚,解除婚約對她才是公平的。
??那該怎麼辦呢?我們該如何向滕伯伯交待呢?大哥苦惱的一口一杯的抿着他的龍井茶。逸塵說,大哥我不會讓你為我操心的,你自己還有一大家子的事要操心,我和滕青早就分手了,她在法國已經有了新的男朋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