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60 頁


問他:你好,請問是陳林楓先生嗎?陳林楓迅速的轉過頭來,又驚又喜的說,你是吳怨?聲音聽出來了!吳怨笑而不答,只是把右手拎的一個包,往陳林楓手上遞,說有些沉,請你幫我拎着可以嗎?陳林楓便忙不迭地用右手去接包,說是挺沉的,給我
作者:待考 / 頁數:(60 / 0)

??——是,我比你大,我差點忘了自己也是個老男人了;感覺當然重要,否則我可能早就在為我們家傳宗接代了。我找到感覺的希望還十分渺茫,現在你有希望了,那希望就象初升的太陽,我衷心的祝福你。我們唯一的小妹妹終於有了心上人了,我怎麼會不高興呢!你去見他吧,去吧,有大何陪着你,你不會有危險的。妹妹你大膽的往前走哇——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知不覺中,熱淚在鼻翼兩邊蜿蜒而下,吳怨說,哥——你!

??

??在機場的出口見到陳林楓時,吳怨有些驚訝。左臂彎裡抱著一捧黃玫瑰的他,穿著一件鐵灰色小翻領長袖T恤,黑色西褲,同色皮鞋擦得溜光鋥亮,頭髮也有剛剛整理過的痕跡,精神狀態與那天在網上所見的影子大相逕庭。當吳怨款款走到他面前時,他還不太敢用正眼看她,吳怨看他還在心不在焉的左顧右盼,便有些調皮癟了癟嘴,偏着頭問他:你好,請問是陳林楓先生嗎?陳林楓迅速的轉過頭來,又驚又喜的說,你是吳怨?聲音聽出來了!吳怨笑而不答,只是把右手拎的一個包,往陳林楓手上遞,說有些沉,請你幫我拎着可以嗎?陳林楓便忙不迭地用右手去接包,說是挺沉的,給我帶什麼呀?一邊說著便轉過身說,我們走吧。
??吳怨卻站着不動,陳林楓走了幾步往身旁一看,沒人,才又回走幾步,說你為何只笑,還等人呀?吳怨的笑意更深了,說你的玫瑰原來不是送給我的呀?陳林楓低頭看了一眼左臂,「哦」一聲,也笑了,說一見你就樂暈了,花都忘了給花一樣的女孩兒了。說著就把那一大捧花送到了吳怨的懷裡。一路走着,陳林楓又問,你這包裡是什麼呀,衣服也不會麼重吧。還有筆記型電腦,吳怨說。時尚書屋
走出大廳,吳怨又問,去長富宮飯店我們怎麼坐車呀?
??你住長富宮?陳林楓顯然有些驚訝,你來之前就定好飯店了?
??是我哥哥給我定的,他來北京都住那,有貴賓卡,折扣很低的。
??是網上訂的嗎?我原來準備讓你住我家附近呢,又實惠。吳怨說,我不清楚,可能是吧。不用打車,我開了車,從這裡到長富宮有二十多公里吧,不遠的。說著已經找到他的車,是三菱吉普。時尚書屋
坐上車,吳怨習慣性的四處看看,說這車大概才買半年左右吧?越野車坐著挺舒服的。陳林楓說,是朋友的車。我可是個貧民,哪裡買得起這種車。哦,吳怨有些找不到話題了。時尚書屋
其實這車很耗油的,吳怨好不容易找到一句。越野車哪有不耗油的呀。陳林楓側過頭看著吳怨笑了笑。吳怨也朝他笑笑。時尚書屋
??安靜。車窗外數不清的各色汽車在灰色的路面奔馳,遠望象某個電視台的專題片「自然妙趣」裡空中抓拍的甲殼蟲群落特寫鏡頭,一路「嗡嗡嗡」手腳忙亂的拚命向前。一想到自己也成了其中一隻昆蟲的內容物,便「噗哧」一聲笑了。陳林楓目不斜視地問,笑什麼了?吳怨說沒什麼,只是覺得車多人忙挺有趣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正說著,車停了,紅燈。吳怨繼續看窗外,側面大概一百米遠處有坐小拱橋,橋的兩邊都是枝葉婆娑的垂楊柳,似乎無一例外的,極不情願的大幅度甩着纖弱修長的手臂。吳怨說,北京的風好大。陳林楓的目光順着吳怨的視線向外延伸,說現在正是放風箏的時節。時尚書屋
吳怨便孩子般的把臉貼在車窗上,偏頭抬眼向更高遠處望去,果真有兩個老人帶著一個孩子有些吃力的被風箏綫拖着小跑。她微笑着回過頭來對陳林楓說,我把車窗搖下來吧?陳林楓說,你還象個孩子,風太大了,揚塵要把你污染了。吳怨又繼續把臉貼在車窗上,說要是我,風箏要自由的飛了。陳林楓說,我想也是。時尚書屋
吳怨不再接話,只是羞澀地重新坐正。她覺得,自己真的已經愛上陳林楓了。也許什麼都不為,就只是因為彼此之間的言語交流不需要多一句的費話。那就是所謂的心有靈犀嗎?

??

??綠燈亮了。車又開始常速行使。
??吳怨說,原來我一直不喜歡北京。說這句時,她悄悄的瞄了他一眼。他只是微微一笑,目光正視前方。又繼續說,風大幹燥,車塞得厲害,還大得不着調。時尚書屋
他還是那樣笑着,又似乎笑意更深了些。他都不說話,吳怨也不好意思再說了。原本以為他要反駁,她便可以把自己家鄉的優勢象吃西餐的一樣,菜,一道一道的擺上。可他微笑的沉默讓她失去了機會。時尚書屋
見她不說話了,陳林楓說,怎麼不說了?下面肯定還有更精彩的描述,我知道那叫先抑後揚。
??什麼先抑後揚?吳怨有些尷尬。他說,你家鄉如何美好,還有北京也許還有可愛的時候,諸如此類。錯了嗎?吳怨把頭往外一偏,嘴裡說,討厭!聲音並不大。陳林楓卻「哈哈」大笑起來。時尚書屋
這是他們見面後,他第1次大笑。
??吳怨在他的笑聲裡連說了幾個真討厭。說到後面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你在機場的時候好象沒有認出我來吧?」吳怨問,「我和網上見的人不一樣呀?」
??「是,不一樣,太不一樣了。」
他說,「上次你戴了眼鏡,披肩發,穿的是淑女裝,那模樣儼然一個大家閨秀,今天穿著一套隨意輕鬆的休閒裝,扎着兩條辮子,又不戴眼鏡!這回活脫脫一個小女孩。你換了誰也是個難題。」

??「也許,你那眼鏡是裝飾性的?」陳林楓的語氣裡滿是調侃的意味。「什麼呀!我今天戴了隱形眼鏡。」
吳怨說,「你覺得我戴眼鏡好還是不戴眼鏡好?」
??「不戴眼鏡,穿成這樣象個小女生當然好,年輕美麗是每個女人的夢想,是每個男人的期望;」陳林楓說,「我這麼說你不會認為我不正經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