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65 頁


己的迷亂有着本能的警覺。就在陳林楓把她越擁越緊時,她說,你朋友不是在大堂等着嗎?我們該走了。說完用力把陳林楓往外推。陳林楓也很清楚,自己不能做什麼,他頽然的鬆開吳怨,又說,寶貝,嫁給我吧!真的,我是認真的,嫁給我!今
作者:待考 / 頁數:(65 / 0)

??九點過一刻,陳林楓摁響了吳怨的門鈴。吳怨已經收拾停當了。穿著昨天那套休閒服,烏黑的長髮在腦後編成一根麻花辮子——活潑而嬌俏。陳林楓問,這衣服昨天不是送去洗衣房了嗎?吳怨說,八點就送回來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拉著她的手,稍稍用力就把她擁進了懷裡。一邊吻着額頭,一邊含糊不清說,寶貝我真是有些等不及了,我們結婚好嗎?嫁給我,你嫁給我吧!求你嫁給我,我會讓你幸福的,我會讓你做一個幸福的女人、、、、、、吳怨被他吻得有些心旌搖蕩起來,可她畢竟還是個處子之身,給陳林楓的還是她的初吻,對男人愛撫與溫存的感覺還難免生澀;加之她三哥反覆囑咐她要白璧無瑕的回去,更讓她對自己的迷亂有着本能的警覺。就在陳林楓把她越擁越緊時,她說,你朋友不是在大堂等着嗎?我們該走了。說完用力把陳林楓往外推。時尚書屋
陳林楓也很清楚,自己不能做什麼,他頽然的鬆開吳怨,又說,寶貝,嫁給我吧!真的,我是認真的,嫁給我!今天我們哪也不去,我帶你去見我的父母,我已經和他們說了。吳怨有些驚慌,說,去你家?你昨天沒說呀!我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你怕?還是不願意?陳林楓急切地說。我怕!我,會緊張的,我怕我到時可能話都說不出來。時尚書屋
吳怨求救似的祈望着他。陳林楓再一次擁她入懷,說寶貝,有我呢,你什麼也不用怕!你去見了我父母,我再和你回去見你家人,好嗎?吳怨靠在他胸前輕輕地「嗯」了一聲,很快又說,會不會有點太快了?這是我們第1次正式見面喔,怎麼搞得和相親一樣?
??「我們的書信電話交流已經快一年了吧!還算快啊?」陳林楓語調緩慢,几乎是一字一句,「難道不是相親嗎?」他握著吳怨柔弱的雙肩,把她推開一些,溫情脈脈地俯視着她。吳怨紅了臉,垂下眼帘額頭又頂在陳林楓胸前。陳林楓輕輕拍拍她的臉,說我們走吧,他們急着想和你搭訕呢!吳怨往後一跳,收腹挺胸,臉一揚,說,去你家我這樣穿合適嗎?這可是第1次吔。陳林楓說,這樣已經很迷人了,如果你願意,換一套正裝也行。時尚書屋
吳怨說,你等我一下,很快的。她在壁櫥裡提了一件淺紫碎花的亞麻加厚連衫裙進了洗手間。出來時,吳怨完全換了一個人,那件一字領長袖紫裙,是高腰旗袍款式,裙襬稍稍過膝,在袖口和領口都鑲着純白皺褶蕾絲花邊,與裙衫上白色的小碎花渾然一體。這樣一件裙子把吳怨原本嬌小身形雕塑得玲瓏有致。時尚書屋
她把辮子散開,烏黑柔順的披在肩上。陳林楓盯着吳怨說,你的時裝都是香奈爾五號吧?還沒等吳怨回答他自己先笑了。吳怨也笑了,說沒有認某一個牌子的僻好,這件可是國產的LILY。陳林楓說,怪不得,除了上海人誰還能做出這樣完美的旗袍裙!吳怨乜他一眼,說你還知道得不少,又是香奈爾又是LILY,不會是天天都在研究女人吧!陳林楓說,你說呢?做廣告的,不瞭解一些時尚恐怕不行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吳怨說,不和你貧了,走吧。陳林楓說,眼鏡不戴上行嗎?吳怨說戴了,隱形的。陳林楓又說,沒有去運動還是戴有形的好,眼睛少受傷害;換了吧。吳怨很認真的看了他一會兒,笑道,好吧。時尚書屋

??

??在大堂與王臨川夫婦問過好後,吳怨說,真不好意思讓你們等久了!王臨川看著陳林楓直樂,說等到一個如此美麗的小姑娘,再等十年也心甘情願呀!陳林楓並不接他的話茬,指着王臨川對吳怨說,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鐵桿哥兒們王臨川,我習慣叫他大川。王臨川一手摟過他夫人,對吳怨說,她是我媳婦兒劉青雲。吳怨雙手輕輕互握對他們微微鞠了一鞠說,我是吳怨,非常高興能認識你們!
??王臨川開車,劉青雲陪他在前座。陳林楓和吳怨在后座。王臨川說,陳林楓,你這個小美人我們該怎麼稱呼呀?陳林楓說,愛怎麼著怎麼著吧!不是連名帶姓的給你們介紹過了嗎!吳怨有些尷尬地把頭轉向了窗外。王臨川又說了,按習慣叫大妹子吧,又怕南方人不愛聽,乾脆叫吳怨好了,陳林楓你沒意見吧?陳林楓說,我有什麼意見啊?她就是叫吳怨嘛!會有意見的人也就你媳婦兒了。時尚書屋
劉青雲更是不饒人,說叫弟妹的名字我會有什麼意見啊!我不也這麼叫着嗎?
??他們就這麼吵吵嚷嚷的相互打趣,直把吳怨窘得滿臉緋紅,作聲不得,到十分尷尬處,便在底下使勁兒的踩陳林楓一腳,陳林楓也不動聲色,反而與他們閙得越發起勁。
更多更新免費 電子 書請關注www.abada.cn
??到了陳林楓家,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快半了。他的父母,沒有吳怨想象的那般熱情。在相互見過之後,老倆口只是時不時的偷偷睃她一眼,吳怨有些坐立不安。她趁着上洗手間的空檔,悄悄對陳林楓說,事先一點準備也沒有,沒給老人家帶一點禮物,真是不好意思。時尚書屋
陳林楓聽她這麼說,樂了,你來了就是最好最大的禮物。你沒發現我媽媽都樂暈了,只是傻傻盯着你瞧呀!
??最為難的是吃那頓飯。吳怨並不挑剔,只是她口味清淡,又吃不了辣。烤鴨是北京的招牌菜,別人都給她讓菜,她在心裡叫苦不跌,對那種油膩膩的東西,一進嘴就想嘔;然而,面對他們對自己家鄉特產的極度熱情與自信,內心有一種莫名的感動。她非常努力地吞了不止兩片到肚裡。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