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67 頁


客氣,怪彆扭的。吳怨又低着頭笑了。劉青雲又說,沒想到你還真是不能喝酒,本以為那是南方人的客套,早知你真不能喝也不會讓你強喝了!吳怨說,沒事兒,今天高興,我原本想喝的。劉青雲在陳林楓肩上拍了一掌,說人家南方姑娘吧,就是
作者:待考 / 頁數:(67 / 0)

她伸手把床頭燈開起來,燈亮了才發現自己的包就放在床頭柜上,她火急火燎地把電話找出來,還好,沒有未接電話。吳怨鬆了一口氣。再看了時間,已經是下午近六點了。她迅速的下床把那寬大的睡衣徹底解除,換上了自己的裙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她把一切都收拾停當時,外面有人敲門。吳怨說,馬上就好了。陳林楓沒有開門進來。吳怨對著鏡子裡的影子俏皮的笑了笑,關了床頭燈出去了。時尚書屋
站在門口的陳林楓,把吳怨嚇了一跳。他拍拍她的臉,說你膽子太小,和你身子一樣。他把門邊的開關一按,整個房間頓時成了光明的所在。

??

??吳怨一出現,陳林楓爸爸說可以開飯了。吳怨說,真不好意思,掃大家的興了。劉青雲笑道,大妹子你別總是那麼客氣,怪彆扭的。吳怨又低着頭笑了。時尚書屋
劉青雲又說,沒想到你還真是不能喝酒,本以為那是南方人的客套,早知你真不能喝也不會讓你強喝了!吳怨說,沒事兒,今天高興,我原本想喝的。劉青雲在陳林楓肩上拍了一掌,說人家南方姑娘吧,就是溫婉可人,說什麼都中聽!王臨川說,就是呀,我咋就沒有那命呢!你可得好好向吳怨學學,也給我來點溫婉的。陳林楓又在王臨川肩上拍一掌,說你就別跟着磨嘰了,開飯開飯!
??晚飯在歡笑聲中擺上了。
??陳林楓把一碗白米粥端到了吳怨面前。吳怨驚訝地看著他,說你們也有吃稀飯的習慣嗎?王臨川說,這可是我們陳林楓特地為你熬的白米粥,說你閙酒了,肯定啥也吃不下。劉青雲感嘆說,看了真有點眼饞,連再談一次戀愛的想頭都有了!王臨川瞟了她一眼,說我還正感嘆自己不用再搞戀愛了,否則,不得把自己給折騰慘了!陳媽媽舉着筷子說,吃飯吃飯,別只顧着瞎扯了。陳林楓對吳怨說,你也要吃點菜吧,在我們這你無須那麼多講究。時尚書屋
吳怨並不看他,只說我吃黃瓜了。陳林楓也不再說什麼,拿一隻湯匙往她碗裡扒拉了一大堆的西紅柿。吳怨傻傻地看著他,說你怎麼了?陳林楓說沒什麼,就想讓你多吃點。陳媽媽說,沒錯多吃點,看你多瘦弱!
????把吳怨送回飯店後,陳林楓讓王臨川夫婦把車子開回去了,說自己坐車回去。坐定之後,吳怨問,大川開那種車子,生意一定做得不小吧?還沒等陳林楓回答,吳怨的電話就響了。吳怨讓陳林楓打開電視,自己到洗手間接電話。是阮敬文的電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敬文問,聽逸塵說你在北京出差?
??吳怨說,是,臨時到北京有點事。晚上沒有應酬嗎?
??沒有,本來晚上要過去看你的。敬文說,家裡的電話是逸塵接的。你什麼時候回來呀,到時我有空去機場接你。
??吳怨說,不用,你不用接我。現在回去的具體時間還沒定,你不用擔心我。敬文——敬文應了聲「嗯——」吳怨繼續說,你應該有你自己的生活,在我心裡,你一直都像我的哥哥,你知道的,我真的一直把你當作親哥哥一樣,你明白的,是嗎?
??可是,我不是你的親哥哥!逸塵才是你的親哥哥。敬文語氣堅定地說。
??吳怨倒吸了一口冷氣,手撫着胸口,平靜地說,是,逸塵是我親哥哥,我用不短的時間徹底明白了這一點;可是,你在我心裡,曾經比逸塵還更像是我的親哥哥,敬文,我真的一直都把你當成哥哥!你不要再把未來的希望寄託在我的身上,你應該有自己的生活,與我無關的你自己的生活。
??燕燕,我沒有權利要求你要怎麼對我,可是,你也不要強求我如何處置自己的感情,我自己的感情,我自己明白。敬文說,你也不要有思想負擔,你是你自己的,你有權利選擇自己的幸福。
??面對如此的表白,吳怨早已無話可說,兩人互道了晚安,吳怨把手機關了。對著鏡子發了一會獃,才走出洗手間。陳林楓又在抽菸。中央一套正在播一個講導彈部隊故事的連續劇。時尚書屋
主人公陽剛氣十足,軍人天生如此。見吳怨出來,陳林楓把煙摁在了煙灰缸裡,又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說是你哥哥?吳怨說,不是,一個朋友,也是我哥哥的朋友。我明白了,肯定是你的追求者吧?陳林楓問。吳怨說,這麼說也不合適,應該說是很相知的朋友,我們從小在一塊長大。時尚書屋
??——這麼說就更明白了,門當戶對,青梅竹馬!
??——討厭!不是你說的那樣。瞧你那一副酸文醋語的樣兒!
??——小樣兒!我是誰呀,我只是就事論事,泛的哪門子酸!
??——你是誰呀?
??吳怨雙手在身體的兩側向後撐在電視檯子旁的桌面,俏皮地瞅着陳林楓。陳林楓有些按捺不住,從沙發上起身過來拉著吳怨一屁股坐到了床上。四目相對,彼此都有些難以自持。陳林楓說,吳怨,我真的想結婚了,想和你結婚。時尚書屋
吳怨垂下眼帘,低低地說,我這樣就算瞭解你了嗎?我們才第1次見面,就談婚論嫁,在我是不可思議的;你真的沒有別的女友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