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71 頁


就得一百二左右呢! ??「哈——這麼說我一個人牛排就吃掉了他們四百塊?」老爺子頓時眉飛色舞,「看來我特別適合吃這種自助餐。」陳媽媽扯了扯老伴的袖子說,我說你這個人吧,真有點—— ??「有點什麼呀!有點二百五是吧
作者:待考 / 頁數:(71 / 0)

那可不行,老爺子說,我們小楓沒辣吃不了飯,你做他媳婦兒,得學會吃辣,辣好,據說可以健身美容。陳媽媽睃他一眼,說沒喝酒話也沒少說啊!又說吳怨,你只吃素,怪不得這麼瘦小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二老都要了茶。老爺子在褲袋裏摸索着,大概準備買單,一邊問吳怨,一個人到底得多少錢?吳怨說,你別管了,我早買過單了。陳媽媽說,那怎麼行,小楓特地交待了讓我們請你吃飯。吳怨說我難得請二老吃飯,昨天不是在家裡吃了一天嗎!陳林楓爸爸又問,到底一個人多少錢,吳怨說一百三。時尚書屋
??「什麼?」二老的嘴巴半天也沒能合攏,「三個人得三百九,就吃了這麼些玩意兒!象你吧,就吃了幾片菜葉子兒,一點水果,十三塊也用不了吧?」
??吳怨笑道,今天不虧的,有的西餐廳,一份牛排就得一百二左右呢!
??「哈——這麼說我一個人牛排就吃掉了他們四百塊?」老爺子頓時眉飛色舞,「看來我特別適合吃這種自助餐。」
陳媽媽扯了扯老伴的袖子說,我說你這個人吧,真有點——
??「有點什麼呀!有點二百五是吧?」老爺子臉一拉,挺長的,「你又高明到哪去了?要不是沾着這未來兒媳婦的光,你不也是就在電視上見過五星級酒店的大門嗎!唉,我早說過養小子沒用吧,你還死不認帳,我們都是半截子入土的人了,你的倆小子什麼時候提過帶我們出去外面溜溜?特別是那二小子,不是要辦公事兒,他哪想到要回來看看我們!」
??吳怨只顧低頭喝茶,做聲不得,眼角的餘光偶爾也捕捉到陳媽媽閃爍不定的目光如受驚的老鼠一般,在老爺子和自己之間兩頭逃竄。老爺子一閉嘴,吳怨就說,我們還是回房間去坐吧。陳媽媽連聲應和,好好好,我們都走吧。一邊扯起老爺子的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爺子順水推舟,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陳媽媽三步並兩步還是趕不上趟。吳怨上前輓着陳媽媽的手,說伯母慢點走。陳媽媽便心安理得的和吳怨在後面亦步亦趨,臉上的笑意仿若決堤的春水,放任自流,另一隻手從胸前圍過來,拍拍吳怨輓着她的胳臂說,還是南方的姑娘好,溫柔體貼。

??

??一進房間,老爺子就掏出煙,急不可耐的要點。陳媽媽說,要抽菸我們還是回去吧,人家姑娘怕是受不了。老爺子說,沒那麼嚴重,小楓那小子不可能沒有在這屋裡抽菸!他一宿獃在這裡,不抽菸還不把他給憋死了?吳怨的臉登時熱辣辣的,象火在燒。陳媽媽看看吳怨,對老伴說,你說話也檢點些,別盡說些沒譜的話。時尚書屋
老爺子梗着脖子,不依不饒地繼續說,哪些話不檢點了?我說的不是事實嗎,這滿屋子裡除了你媳婦兒身上的香水味,剩下的都是那小子的騷味兒!在這屋裡不抽菸我還真坐不住。
??吳怨再也無法和他們面對面的坐下去了。她耷拉著眼,一頭栽進了洗手間,把水放得嘩嘩響。隔着門還聽到陳媽媽說,你還真要把革命進行到底了!你再這麼沒皮沒臉的瞎扯,把人家姑娘羞跑了,看看小楓要不要和你拚命!你難道沒看出來,這姑娘,我們小楓是徹底上心了;我們小楓也倒是真有眼力,你看看這姑娘,真是哪看哪順眼,就是個子小了點。老爺子卻說,媳婦兒個子小不好嗎?我們小子人高馬大的,配個嬌小玲瓏的小媳婦兒,再加上溫婉可人,真是絶配,我都羡慕得不行了。時尚書屋
別酸倒了牙了!陳媽媽大概一臉的不屑,你眼饞,當初為啥不也找個南方的媳婦兒?我不是先被你纏上了嘛!老爺子很可能是一臉的無奈。陳媽媽話鋒一轉,說我們回去吧,讓小楓下班了過來接媳婦兒,得好好弄頓飯為我們媳婦兒餞行。老爺子說,你得容我把煙燒完了。吳怨覺得自己沒有理由繼續在洗手間裡做竊聽者了,出來只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模樣,說洗個臉不犯困,伯父伯母也去洗洗嗎?
??陳媽媽說,他抽完煙我們就走,晚上回家去吃飯,沒必要花吃飯的冤枉錢。對了,姑娘你愛吃什麼?只要我會做的,就給你做。吳怨突然眼眶發熱,衝動得想叫一聲媽媽,她說,我只要一碗清粥就好了,你們不用顧着我。

??

??第2天,王臨川一大早開車送陳林楓和吳怨到了機場。三個小時後,吳逸塵在S城機場接他們。陳林楓和吳逸塵的相見,比吳怨預想的要友好和諧。逸塵的紳士風度是在巴黎耳濡目染的,不足為奇;奇的是陳林楓,在吳怨面前,一貫是風趣幽默,常常正話反說;而見了逸塵,竟也脫胎換骨,成了一個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吳怨還真有點不習慣。時尚書屋
在車上,逸塵問陳林楓,陳先生,你願意住我們家裡還是樂意住酒店?吳怨沒等陳林楓回答,就說住家裡吧,免得麻煩。陳林楓看著吳怨,不太確定地說,這樣合適嗎?吳怨說,沒什麼不合適的。逸塵接過吳怨的話茬,說家裡房子很空,沒有什麼不合適的。
??陳林楓自從下飛機上了逸塵的車,就沒有笑過。
??到家時,阿姨已經把午飯準備好了,只等着開飯。等阿姨把飯擺上,逸塵說,不知道陳先生的口味,中午就將就一餐吧。陳林楓說,沒事兒,我什麼都能吃,酸甜苦辣咸,來者不拒。一會兒又說,您不用那麼客氣,就叫我林楓好了。時尚書屋
逸塵也笑道,這樣好,你就叫我逸塵吧,你原本比我年長,直呼其名要親切得多。吳怨中間插一句,他愛吃辣。逸塵瞅着她,逗一句,他——是誰?吳怨愣了一愣,用掂着筷子指着陳林楓說,他唄!陳林楓對著她含情一笑。這是他進吳怨家門後第1次稍有笑意。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