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77 頁


??唉,怎麼說呢,也許這就是他的命吧,他命中注定就是要為一個女孩守上二十幾年卻沒有結果。還好了,我們燕燕也沒有給過他什麼承諾了,他或許也可以憑此聊以自慰。大嫂又忍不住嘆一口氣。 ?? ??說到敬文,大家都為這個
作者:待考 / 頁數:(77 / 0)

逸風說,那也和麵對面有距離的,對了,你今天怎麼盡為小陳說話呀,是不是他事先賄賂了你,讓你給他當說客呀?我只是站在一個男人的角度說話,說公平的話。對與不對,自然只有時間能檢驗。不過,我也和你一樣,不讚成他們明天就去登記。逸塵神情專注地看著妹妹,燕燕,婚姻畢竟是終身大事,還是先處一段時間再做決定吧。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知你怎麼想,我覺得,這樣做,對敬文可能也更公平一些。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守了你二十幾年,除了你,他沒有交過別的女友,怎麼說,都讓人於心不忍。吳怨的嗓子有些啞,說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可是我至今對他沒有異樣的感覺,真的。
??唉,怎麼說呢,也許這就是他的命吧,他命中注定就是要為一個女孩守上二十幾年卻沒有結果。還好了,我們燕燕也沒有給過他什麼承諾了,他或許也可以憑此聊以自慰。大嫂又忍不住嘆一口氣。

??

??說到敬文,大家都為這個痴情的男子感染了莫名的傷感。四人就在這莫名的傷感中各自散去。

??

??吳怨無論是幻想夏日午後聲嘶力竭的蟬鳴,還是「秋水共長天一色」的寧靜大海,最終還是進入不了睡眠狀態。腦子裡總也擺脫不了敬文那一副不急不躁,悠然自得的模樣,無論是歡樂還是憂鬱都是如此。這是自對陳林楓有異樣感覺後,從來沒過的狀態。在陳林楓出現之前,儘管受着亂倫的痛苦煎熬,她還是心無旁騖地迷戀着逸塵;有了陳林楓,她開始全身心的釋放自己的情愛,更不可能會為敬文多花一分的心思。時尚書屋
如果不是今天,兄嫂為敬文說出了發自肺腑的的不平與擔憂,她還將無動于衷。她為自己這麼多年來的心安理得感到莫名的恐懼——自己居然是這樣一個冷酷無情的女人!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裡,敬文的存在於她而言,就象她大學畢業以前麻花辮子上系的蝴蝶結一樣自然,走上工作崗位後,蝴蝶結也自然而然的從披肩發上消失了。她從未意識到,那被永遠放棄了的蝴蝶結曾經是自己清純秀麗的一部份,就象血溶于水一樣,它們也溶進了她二十歲以前的生命。從小到大,她知道自己為什麼只喜歡逸塵,是因為喜歡逸塵從骨子裡透出來的那份幽默與睿智;敬文卻永遠是那麼的沉靜。時尚書屋
逸塵的幽默與睿智,彷彿一顆光華璀璨的夜明珠,點燃了她少女時期月朦朧鳥朦朧的情懷;而敬文的沉靜,給她的只有一種類似於兄長的寬厚與安全。所以,在內心深處,她更願意敬文是自己的兄長,在他那裡,自己不會受到任何的威脅與衝擊。和他在一起,有安心,沒有激情,真的,與他相處的每一個日子,除了那唯一的「藍色多瑙河之波圓舞曲」裡的華爾茲,她找不到失去節奏的心跳。想了這麼多,吳怨突然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會愛上陳林楓。時尚書屋
因為,他身上有着與逸塵類似幽默與睿智,不僅如此,他還有北京男人所特有的率真與善良;當然,還有那足以那她心蕩神馳的京腔男中音。她對陳林楓的聲音的迷戀几乎到了心醉神迷的境地。後來她把那種異乎尋常的迷戀歸結于從小彈琴這件事,因為二十幾年的彈奏,練就了自己對音質獨特的感受力。正因如此,她感受到了陳林楓聲音的獨特魅力。時尚書屋
??一想到陳林楓,阮敬文的身影開始以驚人的速度後退以至消失。吳怨十指叉進頭髮,頽然地閉上眼睛,輕輕的說,敬文,真的對不起,我愛陳林楓;如果有來生,我不再辜負你。
????吳怨醒了,她習慣性的側過身子伸了左手到床頭柜上摸索着,眼睛還閉着。直到把手機放在胸前時,才睜開惺忪的眼睛。一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然過了十點!她右手一拍腦門,說糟了!
??「什麼糟了?」吳怨被這聲音嚇了一跳,她緊捂着夏涼被,「噌」地坐起來,這才發現陳林楓坐在床沿上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她的脖頸一放鬆,頭便耷拉著往後靠在床背上,「哎喲,你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嚇死人了!」她還保持着雙臂抱胸的姿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進來快一個小時了。看你睡得真香,不忍心吵醒你。我沒有犯擅自闖入閨房罪吧?」
??「這不明擺着的嗎!我平常沒有反鎖房門的習慣,忘了家裡還有一個陌生男人。」

??「我敲了門,你睡得太沉了;把手一按門就開了,我還以為你已經起來了。怎麼?我還是個陌生男人?彼此已經赤膊相見了,還不夠熟呀!」
??「討厭!我討厭你!」吳怨揮舞着雙手在陳林楓胸前胡亂的捶了一通。
??「寶貝,別亂捶!我會誤解的,誤解你在挑逗我;我還真是想老婆想瘋了。」

??寂然無聲。
??「你,你都——在說什麼呀!」吳怨低着頭不敢看他。
??「今天,還去登記嗎?」陳林楓雙手捧起吳怨的臉,「你看著我說,我們今天還去嗎?」
??吳怨的眼睛因過分的張大,顯得有些失神,她使勁地嚥了一下口水,反問,「你想去嗎?有多想?是非去不可,還是有迴旋餘地?」
??陳林楓,頽然抽回雙手,「這種事,我一個人想可算不了數。」

??「我們,是不是很不相配?我是不是太不切實際了?你聰慧年輕美麗富有,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我是什麼,一個離異多年的二婚頭,要什麼沒什麼。」

??「敬文是誰?青梅竹馬的老情人吧?」
??吳怨有些心虛,說敬文是我和三哥哥從小起的玩伴,我一直把他當哥哥來看待,不是你想象的什麼老情人!如果是老情人,我們早就結婚了,你還有機會在這兒出現嗎?
??「昨晚我們說的話,你都聽到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