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祝你幸福 第 91 頁


劃策,包括我;因為過日子的永遠是你自己。唉,怎麼說呢,其實你也是個有主見的人,比如你的婚姻,就是自己做出的最終決定。相信自己吧,你會這麼做一定有它的合理性與可取性,你要相信自己的選擇是最好的,是最合適你的。 ??
作者:待考 / 頁數:(91 / 0)

??我之所以選擇婚姻,只想有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有個真正疼愛我的老公。可現在,家在哪裡,老公遠在天邊。我們有的,只是一紙蒼白的婚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聽著這些話,吳怨不禁啞然失笑——你說這話的時候,沒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嗎?
??姑姑,我知道你說的是對的,可是現在我該怎麼辦?
??哈——這時候還能怎麼辦?多和李海英聯繫,盡一切可能拒絶黃曉松。吳怨發現痛苦的好象不是萍子,而是自己。任何一件事,若是全身心參與了,總是難以徹底和它擺脫干係。「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實在是金玉良言。時尚書屋
??萍子,你要學會自己主宰生活,不要總是依賴別人給你出謀劃策,包括我;因為過日子的永遠是你自己。唉,怎麼說呢,其實你也是個有主見的人,比如你的婚姻,就是自己做出的最終決定。相信自己吧,你會這麼做一定有它的合理性與可取性,你要相信自己的選擇是最好的,是最合適你的。

??

??吳怨這麼說的時候,心裡有難言的怪膩。她真不想充當一個教導員的角色,安慰與勸說,自己都煩了。可是,她又難以眼睜睜的看著萍子無所適從。有人天生就是別人的生活導師,可她不是,她以為自己的心性離哲人看世象的慧眼,只用距離兩字是難以描繪的。時尚書屋
除了大師,每個人對他人的勸說,都是從自己的立場經驗出發,這種帶有強烈個人色彩的觀點,誰能肯定,不是對他人的再次誤導呢!吳怨嘆了口氣,不得不得承認,所有形而上的東西,都是是而非。她突然發現,自己對於萍子,真是有些好為人師的嫌疑。萍子已經是個成年人了,她自己的路,就讓她自己去走吧。

??

??那是周六吧,陳林楓公司要上班,吳怨不用上班,和萍子在家。吳怨午睡起來,到書房去叫萍子。發現她早起來了,正上網呢。吳怨進去也沒聽到。時尚書屋
吳怨便想逗逗她,躡手躡腳走到她背後,發現她在郵箱看郵件。吳怨想悄悄的再出來,也難免被發現,便在萍子背後咳嗽了一聲。萍子一驚,轉過頭來,說姑姑你起來了?吳怨說,你在寫信嗎?我沒有看到內容,你不用緊張。萍子說,不是我寫的信。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李海英寫給你的?不是,是黃曉松的,黃曉松和他女友的信。吳怨沒聽懂,說他和他女友的信,怎麼在你的郵箱裡?你是黑客呀?萍子說,不是我的信箱,是黃曉松的信箱,我以前用過他的信箱,知道密碼,他也沒有把密碼改掉;可能他忘記了我用過他的郵箱了。吳怨一聽,頭都大了,她嚴厲地盯着萍子,你怎麼能這麼幹!你明白這是什麼行為嗎?萍子說,我沒想過,我也只是看看而已,看看黃曉松,對我說什麼,對他的現任女友又說什麼。你還在意他對你說什麼對別人說什麼嗎?你們原本就不是一對了,有什麼好比較的呢!再說,你就算對他說的話一清二楚,又怎樣呢?沒怎樣,只是至少可以對他的真面目有所瞭解,從而減輕自己對他的關愛。時尚書屋
??你看他們的通信有多久了?
??從他們通第1封信開始。不過說實話,他們的信,我有些看不懂,每封信都象寫散文詩一樣,不太象一般的情書。感覺他們不是在談情說愛,而是在玩弄文字。有的還象是抄來的。時尚書屋

哈哈——

??這麼說,你看了他們的信很開心?你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無聊下賤嗎?他當初讓你用他的信箱,一定是相信你。現在還用這個信箱與女友通信,有兩種情況,一是他的確忘了你曾經用過的這個信箱;二是他故意用這個信箱,他知道你會去看他的信。否則,他沒有理由不修改密碼。情況一,你還在偷看他的信,說明你是個小人;情況二,就是讓你自取其辱。時尚書屋
萍子,我真的是很難理解你了。難道,我們之間真的有代溝嗎?
??我也知道這樣做不好,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我知道他的密碼,我就會想去看。我這是一種什麼心態呢,
??說了不要不高興,我以為你這是隻想滿足自己的窺視欲,完全把道德和法則棄之不顧了。你說了好幾次,就是控制不了自己,你做不到之類的話,我總算看出點眉目了,是慾望控制了你。
??萍子說,你說得沒錯,這就是個被慾望控制的時代。對物質財富的慾望;對情愛的慾望;對聲名地位的慾望;把我們每個人都控制得死死的,我們在它面前俯首稱臣。
??吳怨居然問了一句,我也不例外嗎?
??萍子反問一句,你沒有情愛的慾望?如果沒有,你為什麼不嫁給阮敬文呢?
??吳怨被她問得啞口無言。

??

??半晌,吳怨嘆了口氣,說是人都有慾望。不過慾望也應該有善惡之分吧?人如果總是為了滿足自己難填的慾壑而傷害別人,會是個善良的人嗎?萍子說,黃曉松並不知道我看了他的信,所以也談不上對他有什麼傷害;我看了他的信,也沒有因此去與他為難,從客觀上說,對他的傷害是莫須有的。
??按你這種邏輯,你現在的所作所為也談不上對李海英有傷害了?吳怨的語氣已經有了明顯的怒氣。萍子坐著的身子往後拉了拉,一張好看的瓜子臉向胸前勾着,一副低眉順眼的模樣,眼角的餘光卻時不時的瞟瞟吳怨。吳怨看著她那副樣子,心裡說不出的難過,分明還是個沒定性的孩子,哪裡懂得婚姻對自己究竟意味着什麼。在吳怨的意識裡,婚姻應該是愛情與長相守。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