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一個女大學生的墮落 第 1 頁


赤裸羔羊「色狼」站在我眼前,張牙舞爪,我臉上感覺到了他沉重的氣息.我本能地堅守最後一道防線,將目光投向床頭櫃的桌面.桌上擺有標價昂貴的清洗液,催情藥,安全套…..我迅速抓起一盒安全套,擋在他朝我猛撲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 / 49)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月光光

正文 1初 夜

(更新時間:2005年10月30日本章字數: 1581)
他赤身裸體從衛生間出來,身體籠罩着一層薄薄的水霧,他喘息着一步一步向我逼近.
我和這個俊朗強壯的男人交往不足一小時,在酒店前台開房時瞟過一眼他的身份證,他叫劉大偉,1968生,深圳人,駕輛寶馬車,衣着光鮮得體,其它,我一無所知.
我一絲不掛抱膝坐在床上,望着他向我進逼的軀體,慢慢低下頭.
我第1次直面成熟男人下體那個東西(以前曾觸摸過幼兒的小鷄鷄),它碩大.堅挺,象窗外高聳的地王大廈.
我表面平靜,內心恐懼,預感到了下一分鐘將要發生的事情:

寬大鬆軟的床變成情慾戰場

強壯凶悍的色狼蹂躪赤裸羔羊

「色狼」站在我眼前,張牙舞爪,我臉上感覺到了他沉重的氣息.
我本能地堅守最後一道防線,將目光投向床頭櫃的桌面.
桌上擺有標價昂貴的清洗液,催情藥,安全套…..
我迅速抓起一盒安全套,擋在他朝我猛撲的軀體前.
「你要先戴套!」
「我們談交易時沒說戴套.」
「也沒說不戴.我們只談好在床上證明我是處女,你付5000;明天跟我一起去學校報到,證明我是大學生,再付剩下的5000.對嗎?」
「對.」
他赤裸裸站立我面前,有些猶豫,海綿體內的血迴流到了腦門,臉紅得象豬肝.
他拿起我放於床邊的絲襪,替我穿上.
「你不要我了嗎?時間還早,我可以另找一個……」

我假裝從容.

他沒有回答,徑直走進衛生間.

我穿著絲襪坐在床邊,聽著嘩嘩水聲.
他端着一盆水出來,蹲在我腳邊,將我的雙腳泡在水盆中.
「我洗澡時,已洗過腳.」

他抬頭望着我.

「穿著絲襪洗腳,舒服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不舒服!」
「我戴套子做愛,跟你穿絲襪洗腳的感覺一樣,不爽,不舒服!」
「我又不知道你有病沒病,你們這種有錢的男人,經常玩女人吧.」
「和小姐干,我戴兩層套,雙重保險,我才35歲,不會蠢到為貪一時之歡而抱憾終生.」
他奪過我手中的安全套盒,丟入水盆中,盒子在水中漂浮.
「別讓不爽干擾我的激情,閉上眼,好好享受你人生的第1次吧…..」
他將我撲倒在床上,壓在我身上.
他的嘴啃着我的唇,一隻手撫摸着我飽滿的乳房,另一隻手褪掉了我腿上的絲襪……

我放棄了抵抗,任他擺佈.

他是個老手,也是個高手,一陣折騰後,我渾身酥癢.
突然一陣刺痛,然後是莫名其妙的快感.
我迎合著他,仰.臥.坐.立.站…….床上的情慾戰場,男人征服着女人,女人玩弄着男人.
我的雙腿被他高高抬起,雙腳掠過頭頂,強烈的快感逼迫我喊叫,可我不會叫床,脫口而出一句奧運會口號:
「更高….更快….更強…..」

他在我的叫喊中傾盡全力.

焰火在子宮綻放,我隨焰火升到極樂世界的天空.

他在一聲咆哮後癱軟在我身上.

他喘着粗氣翻下我的身體,抬頭看自己的下體…..
他滿足地笑了,從枕下拿出檔案包,取出一疊百元鈔票遞給我.
「這是5000元.」
我接過,塞滿了床頭裙子的口袋,塞得滿滿的.
我們用紙巾簡單處理了身體的污物,赤裸裸仰面躺床上休息.
「你結婚了嗎?」
「你比我兒子大不了幾歲.」
「明天你跟我去學校,我叫你’表舅’,行嗎?」
「除了別叫我’老爸’,’老公’,叫什麼隨你……我有點累….想睡一會兒.」

他閉上了眼睛.

鼾聲如飛機轟鳴,原本堅挺高聳的下體,象911的世貿大樓,在飛機的轟鳴聲後倒塌.
來深圳的第1夜,我以一萬元賣掉了自己的初夜,享受了人生第1次性高潮.
我抬手關掉了床頭燈,房間一片黑暗,黑暗將我的思緒拖入了回憶的深淵.
一月前…..一周前…..一天前……

正文 2從天堂到地獄

(更新時間:2005年10月30日本章字數: 1762)
當我收到深圳xx大學商學院工商管理專業的錄取通知書時,興奮得如一隻小鳥,在快樂天堂展翅飛翔.我終於有機會走出貧困山村,去實現人生的抱負與夢想.
我家在湖北荊門農村,這裡山清水秀貧窮落後,從村子沿石頭小路走到通大汽車的公路,至少要一個小時.
我家祖祖輩輩改造地球,靠天吃飯,默默無聞,終於在我這一代以貧困和兩姐妹的美貌聞名于方圓數十里.
我和妹妹丁蘭被鄉親們稱為”泥胚房中的兩朵金花”.”鷄窩裡的金鳳凰”.
母親雖然只有小學文化,卻十分明白知識改變命運的深奧道理,就算砸鍋賣鐵,負債纍纍也要供我和妹妹上學.
父母除打理好自家的田地,還得不斷找門路賺小錢貼補家用.父親進山套野兔,捉毒蛇,在田間小河摸魚抓蝦,販賣野生動物;母親則幫勞動力不足的人家打零工,種水稻.割麥子.摘西瓜…..一天20元,母親勞累過度,經常胸口痛,卻捨不得花一分錢去醫院檢查身體.
這年夏天,我接到大學錄取通知書,妹妹考上重點高中.

母親一夜白頭.

為了借到我的大學學費,母親跑斷了腿,登門拜訪了所有親戚熟人,但收效不大.原因有二:我家有借款到期不還的不良前科,因為家裡實在太困難,根本拿不出錢;鄉親們現在不相信大學畢能賺大錢,我們鎮上前幾年分數最高的狀元,大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在上海街頭幫人擦皮鞋,據說現在大城市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生,跟進城的農民工一樣多.

晚上,我偷聽到父母的談話.

父親準備將我”賣掉”.

「我看只能犧牲大的培養小的,明天讓媒婆放風出去,誰出的聘金高,就把丁香嫁給誰!」
「把自己的女兒當豬賣,你不配當父親.」
「人家養女享福,我們養女遭罪.為了借錢,你給二叔下了跪,給三舅磕了頭,你不要臉,我還要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