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一個女大學生的墮落 第 2 頁


山西的私人小煤礦挖煤,兩年後攢夠了娶媳婦的錢,又跑回村裡,他說下井挖煤真不是他媽人干的活,他想給自己留條命,不少人鑽進煤井,再也沒有爬出來.劉二拐以前在鄉裡臭名昭著,再加上挖煤返鄉後,行為有些變態,可能是中了煤井瓦斯
作者:待考 / 頁數:(2 / 49)

「女兒十年寒窗考上大學,多麼不容易,我不想她將來跟我們一樣,一輩子在地裡刨食,就算拼了老命,也要送她上大學,明天把水牛牽去賣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聽到母親的話,我的淚水奪眶而出,我抱住睡在身邊的妹妹,嗚嗚地哭起來.
第2天早晨,我被狗的狂吠和人的喧閙驚醒,出門一看,是住對面山頭的劉二拐糾集一幫狐朋狗友來搶我家耕田的大水牛.
劉二拐以前是我們鄉小學的語文老師,因摸他所教班級幾個漂亮小女生的屁屁和妹妹而被學校開除.派出所拘留.幾個漂亮小女生回家不做語文作業,不看語文課本,家長們很奇怪,一問,小女生說劉老師答應考試時給她們100分,條件是……家長們聯名上告,劉二拐東窗事發.
劉二拐從拘留所出來,跑去了山西的私人小煤礦挖煤,兩年後攢夠了娶媳婦的錢,又跑回村裡,他說下井挖煤真不是他媽人干的活,他想給自己留條命,不少人鑽進煤井,再也沒有爬出來.
劉二拐以前在鄉裡臭名昭著,再加上挖煤返鄉後,行為有些變態,可能是中了煤井瓦斯的毒,或是腦子進水,他家只養母鷄.母豬.母狗,有小孩子從他窗口看見他經常光着身子和一個充氣娃娃睡覺…..
所以,鄉裡再醜再老的姑娘都不願下嫁劉二拐.
去年暑假回家,我在山上碰到劉二拐,他以甜言蜜語調戲我,我說了句戲言挑逗他玩.
「明年考不上大學,我就嫁給你.」
劉二拐聽後,象瘋子一樣手舞足蹈,又蹦又跳.
我知道我永遠不會嫁給他,因為我一定能考上大學.
劉二拐主動借給我家2000元錢,可能是預付給我的聘金.
我考上了大學,土鷄變鳳凰,準備展翅高飛,劉二拐打錯算盤,翻臉不認人,索債不成,上門搶牛.
我家的狗阿黃追着劉二拐狂吠猛咬,被父親喝住.
妹妹以前去山上放牛,被劉二拐摸胸騷擾,阿黃英勇護主,猛咬了他屁股一口.自此以後,阿黃一見劉二拐就狂吠.
妹妹和阿黃感情很深,偶爾飯桌上有葷菜,便會將盤裡油水泡飯給阿黃吃.
劉二拐牽走了水牛,牽走了我家唯一值錢的家產,牽走了母親為我籌措大學學費唯一的希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母親手捂胸口倒在地上,再也沒有起來.
父親用光家裡所有流動資金,為母親辦了葬禮.

父親趴在母親墳前哀嚎.

「孩子她媽,你走得一身輕,叫我咋辦啊?」

妹妹和我跪在母親墳前.

妹妹痛哭流涕.

我卻流不出眼淚,眼淚奪眶而出前,已被滿腔怒火烤乾.

我的心痛得麻木,失去了知覺.

正文 3父親準備把我賣給比他年紀還大的男人
(更新時間:2005年10月30日本章字數: 1296)
母親走後,父親當家作主,沒多久便和村裡的王媒婆打的火熱.然後方圓數十里的光棍男人摩肩接踵來我家門前晃蕩,年老的.年青的.醜的俊的美的.富的窮的……
只要陌生人一出現在家門口,阿黃便狂吠.有段時間,阿黃從早晨一直狂吠到晚上,妹妹心疼地給它喂金嗓子喉寶.

父親終於欽定了我的未來夫君

鐘祥市客店鎮的香菇販子黃麻子.他出的聘金最高,八萬元,並把我妹妹也包了,包我妹妹高中.大學所有學雜費.
黃麻子50歲,比我父親還要大5歲,模樣象<<巴黎聖母院>>中的鐘樓怪物,一說話嘴角就淌口水,離異,家裡有個20幾歲的兒子.
這天中午,黃麻子和王媒婆抬着一筐生猛海鮮.鷄鴨魚肉來我家串門吃飯,他一進門就用肉麻的語調喚我名字,並點頭哈腰叫我父親”岳父大人”.
我和妹妹躲進房中,聞着餐桌飄來的菜香吞口水,任憑父親怎麼呼喚也不出去.
酒足飯飽,黃麻子和王媒婆前腳剛走,父親就搖搖晃晃,酒氣熏天進入我和妹妹的房中,支走妹妹,做我的思想工作.
「丁香啊,你不為妹妹着想,也該為爸想想,爸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們姐妹拉扯大,容易嗎?你媽這一走,爸孤零零的,爸才45歲,把你安頓好後,爸也要找個伴……」
母親屍骨未寒,父親就忙着討新歡,自己的親生父親都是如此,天下還有幾個好男人啊?我對男人徹底失望徹底絶望.
我轉頭望着窗外的竹林,沉默不語.
一個曾上門提過親的男人跑來捅黃麻子的脊樑骨,我和父親一起出去.
「黃麻子在鐘祥已經搞臭了名聲,所以才跑來荊門找老婆,他和兒子經常一起招妓,父子二人輪流上同一個女人,要是你家丁香嫁過去,肯定會被黃家父子亂輪…….」
父親酒醒一半,跑到竹林後面扯着嗓子喊王媒婆,舉報人聽到喊聲,撒腿便跑,瞬間無影無蹤.
王媒婆家離我家只有兩百米遠,聽到召喚,她嘻皮笑臉跑過來.
「丁大哥,啥事?」
父親把剛纔舉報人的話講給她聽,她無比憤慨.
「這幫龜兒子,自己出不起價,就往別人身上抹屎潑糞.丁大哥,你千萬別信,美國選總統,只有兩個候選人都互揭傷疤,現在你家丁香有幾十個男人搶.丁香是我看著長大的,我不會害她,我調查過,黃麻子的兒子確實喜歡沾花惹草,但黃麻子很本份,丁香是嫁給黃麻子,又不是他兒子.丁大哥,如果我有半句假話,下半輩子我在床上伺候你………」

父親忙擺手.

「我怕被你男人用扁擔打死.」
王媒婆的男人自幼習武,最擅長舞弄一根鐵扁擔.
「丁大哥,帶上丁香的生辰八字,我們去找馮扮仙算算,把良辰吉日定下來.」

王媒婆拽着父親出門.

我猜想黃麻子一定許諾給王媒婆不少好處,要不然她不會如此賣力,她是怕煮熟的鴨子飛了.
一想到一輩子和醜陋骯髒的男人同床共枕,
比我父親年紀還大的老男人叫我”老婆”,我叫他”老公”,
還有一個品德敗壞的大男人叫我”媽”,他還可能背着他老子強行與我發生性關係,讓我背負亂倫的罪名……

我渾身起鷄皮疙瘩冒冷汗.

父親啊,為了幾萬元,你真要把女兒往火坑裡推?時尚書屋

正文 4勇敢的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