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一個女大學生的墮落 第 3 頁


找一個沒有代溝的中年婦女做他後媽.黃麻子氣得差點吐血,大罵兒子不孝,狼子野心.黃勇以死相逼.黃麻子老謀深算,不予理會,他知道兒子貪生怕死,沒有自殺的膽子.黃勇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晚上跑來我家,約我去市裡
作者:待考 / 頁數:(3 / 49)

(更新時間:2005年10月30日本章字數: 1250)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父親雖然給了我生命,但決不能掌握我的命運.
還有3天就到大學新生報到時間,還有8天就到我和黃麻子訂婚的良辰吉日,我還沒到法定結婚年齡,拿不到結婚證,但已滿18歲,黃麻子要求訂婚那天和我同房.
父親的回答含含糊糊,並沒有給我施加壓力.
「丁香遲早是你的人.」
我想他是怕把我逼急了,逼到母親那去.
黃麻子的兒子黃勇聽說老爸既將為他娶一個如花似玉的後媽,他尾隨他老爸來到我家,一睹我的芳容.回家後,黃氏父子內訌,黃勇要老爸把我讓給他,再另找一個沒有代溝的中年婦女做他後媽.
黃麻子氣得差點吐血,大罵兒子不孝,狼子野心.

黃勇以死相逼.

黃麻子老謀深算,不予理會,他知道兒子貪生怕死,沒有自殺的膽子.
黃勇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晚上跑來我家,約我去市裡迪廳蹦迪,甜言蜜語說以後是一家人,先磨合一下關係.我猜想他是想在迪廳用迷姦藥或者搖頭丸暗算我,搶在他老爸之前佔有我.
我說來了大姨媽,經痛,不能做劇烈運動.
他悻悻離去,說三五天後再約我.
這幾天父親忙着和包工頭打交道,準備築巢引鳳,王媒婆替他說了鄰村的趙寡婦,趙寡婦答應跟他過,條件是把泥胚房改成磚瓦房.
我們家就要雙喜盈門,父親樂得屁顛屁顛的,走路都哼小曲.
妹妹拿着我的大學錄取通知書問我:
「姐,還有三天,咋辦?」

我咬牙切齒,目光堅定.

「既然身後是萬丈深淵,沒有退路,勇往直前去拼去闖可能還有出路,明天一早我就走,爬也要爬到武漢,然後想辦法去深圳.」
「到了深圳,沒錢交學費咋辦?」
「父母雖然沒給我錢,但給了我聰明和美貌,姐自然有辦法.」
「姐,你要去做小姐嗎?」

我愣了一下.

「姐,大城市的人管鷄爪叫鳳爪,妓女叫小姐……」
「有人為了自由連命都可以不要,妹妹,你想姐嫁給黃麻子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妹妹使勁搖頭,眼淚汪汪.

「姐,就讓阿黃送你去武漢吧.」
「不行,它走不了那麼遠.」
「它一定行,它很忠誠.」
妹妹喚來阿黃,將桌子上的剩飯剩菜全倒給它吃,吃得它肚皮脹鼓鼓圓滾滾.

妹妹領着阿黃出門.

天黑後,妹妹一個人回來,眼睛紅腫象小皮球,晚飯也不吃,一頭撲在床上嗚嗚地哭.

我以為她是捨不得我,擔心我.

晚飯後,父親摸黑去了趙寡婦家聯絡感情,要深更半夜才回來.

我坐床邊安慰妹妹.

「放心,姐不會有事的.」
「姐,你坐大客車去武漢吧.」
妹妹翻過身,遞給我皺巴巴的50元錢.
「你哪來的錢?」
「我把阿黃賣了.」

妹妹抱住我痛哭.

「我把阿黃賣給了鎮上的火鍋店……..老闆捉不到阿黃,他要我把繩子套在阿黃脖子上………阿黃被弔在樹上望着我慘叫……他們剝完阿黃的皮才給我錢…..」

我抱著妹妹一起哭.

「姐,以後你別吃狗肉好嗎?」
「姐答應你,這輩子都不碰狗肉…..」

正文 5前進,再前進…….

(更新時間:2005年10月30日本章字數: 1411)
一大早醒來,發現妹妹坐在床邊發獃.
她說昨晚一夜沒睡,閉上眼就做惡夢,夢見阿黃.
我安慰她,阿黃在陰間陪伴母親.
我將幾件換洗服裝在一個小包中,提包和妹妹輕手輕腳出房,迴首望了一眼父親的房間,他仰面躺在床上閉着眼睛,嘴角掛着甜甜的笑,我想是在做美夢.
妹妹把我送到村口,拉著我的手依依不捨.
「姐,不行就回來,我跟你一起出去打工,攢夠錢再上大學………」

我摸着妹妹白嫩的臉蛋.

「姐能應付.沒有了阿黃,少去對面山頭,小心劉二拐.」

妹妹點頭.

「姐,你快走吧,爸追出來,你就走不了啦.」
「你告訴爸,我會自己解決學費問題,叫他別追到深圳……別逼我去找母親……」
我扭頭上路,再也沒回頭,妹妹的哭泣聲在呼呼的風聲中漸漸消逝.
母親的墳在我出村的必經之路旁,淌過一條小溪,爬上一道山坡便到.
墳上擺放著花圈,墳前插着幾柱燃盡的香火,四周散佈着紙錢.

我站在墳前,向母親告別.

母親是被貧困勞累拖垮了身體,然後被劉二拐氣死.
我跪在母親的墳前發誓:總有一天,我要征服貧困;總有一天,我要劉二拐付出代價.
我對著母親的遺像磕了三個頭,站起身來.
太陽正在升起,金色陽光灑滿大地,空氣中有野花的芳香.透過朦朧的淚眼,我望見前方有一道彩虹.
我拍拍額頭的泥土,走下山坡,朝公路方向前進.
走過一段山谷,山谷中有條小河,幼年時的夏日,我和妹妹光着屁股在小河中游洗澡,父親在上游摸魚,母親在下游洗衣,山谷中迴蕩着歡快的笑聲……
跨過一座小石橋,小學三年級,在小石橋上,我被一個高年級男生騙了初吻,我們在山上摘野果吃,果漿把我的唇染成紫色,他說我中了毒,然後嘴對嘴幫我吸毒,貪婪地吸了半個鐘…..
穿過一片竹林,竹林中的青瓦房住着一位好心的大爺,我在鎮上讀初中,有時周末晚上回家經過竹林,大爺打着手電筒將我護送到家門口,他說晚間山上有野豬,還怕我遇到壞人,三峽移民來了一幫四川人,年青的男人都是光棍,看見姑娘眼睛就閃賊光……
鑽過一片松林,高中時的我已婷婷玉立,不少春心激蕩的小男生常在這片松林”伏擊”我,死磨硬纏約我溜冰看電影……
故鄉的土地養育了我,我在這片土地渡過了幼年的少年的青年的幸福的痛苦快樂的悲傷的歲月…….
爬上最後一座山,公路就在眼前,耳邊風聲呼呼,我迴首望着故鄉的山山水水,突然間感覺有種荊苛刺秦王的悲壯.
懷揣50元去完成大學學業,到社會打拚,不混出個人樣,我決不回來……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