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寶兒姑娘 第 8 頁


他「無辜」地瞪圓眼睛。「除了你還會有誰?」 「你這個……」混蛋!寶兒氣得連手指都在發抖。 「幹嘛這麼生氣?」他裝作不解地格開一直指着他的青蔥玉指。「還是你是想陪我去逛?」 他露出萬分寵溺的笑容,俊臉上全是戲
作者:孫慧菱 / 頁數:(8 / 30)

「來,再喝口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他迅速遞上碗,又喂她喝下一整碗的湯。
待她肚子撐得再也塞不下任何食物後,武浩天才從容不迫的用着早膳,淨揀她吃剩下的東西吃。
「你待會不出門嗎?」她好累!飽了,眼皮更顯沉重。
「要。」

「真的?」她的精神突然來了。
「我們先向娘請安後,再到外頭逛逛。」

寶兒的精神一下予又消失了。「好累。」
她裝模作樣地錘着肩膀。「昨夜沒睡。」

武浩天示意她轉過身,他好幫她按摩。
「舒服嗎?」
「嗯。」
真的很舒服。「如果能躺回床上再睡一會兒,那就更好了。」

「好!」武浩天興奮地說。「我也一夜沒睡,待會咱們一起回床睡。」

「什麼?!」寶兒驚駭地跳了起來。「誰要跟你回床睡?」
「你啊!」他「無辜」地瞪圓眼睛。「除了你還會有誰?」
「你這個……」
混蛋!寶兒氣得連手指都在發抖。
「幹嘛這麼生氣?」他裝作不解地格開一直指着他的青蔥玉指。「還是你是想陪我去逛?」
他露出萬分寵溺的笑容,俊臉上全是戲謔後的得意。
「陪我去逛逛,還是咱們一起回房睡,讓你選。」

「當然是一起去逛!」寶兒不甘願地低吼。這一回合她又輸了。
「好。不過你要先喂我吃完早膳。」
武浩天愉快地宣佈着。
「你……」
寶兒不管怎麼掙扎,都掙不開他纏人的手。「我簡直是上輩子欠你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要去哪兒?」寶兒疲累地連打了兩聲呵欠。
武浩夭也學着她連打了兩聲呵欠,表示他也很「累」,卻在她的瞪視下突然漾開了笑容。
他拉開車門扶她上車。「老天爺又沒規定男人不許打呵欠,怎麼你行我就不行?」
「你實在是……」
她氣得找不出話來罵他。
「彆氣、彆氣!」他「好心好意」地又摟緊她,不顧她頑強抵抗的小手,在拉拉扯扯的推拒下,兩個人又差點吵閙起來。
「你……」
寶兒拚命推開他一直纏繞過來的手。
而武浩天卻和她「玩」得非常偷快,整個人緊挨着她的身體。
「坐過去一點。」

「好。」
他往旁靠的同時,順手將她抱進懷裡。
「我叫你坐過去一點不是叫你……喂,你這個人怎麼這樣?」
在頻頻抗議的嬌喘聲中,不時爆出男性得意的笑聲,惹得車伕也咧出偷快的笑容。
車伕緩緩放慢車速,就讓小兩口在車裡卿卿我我地聊個過癮。
慢慢地,吵閙的聲音逐漸寧靜。
武浩天低首注視着枕在他腿上睡覺的佳人,不覺又漾出了笑容。
「真美!」他發出由衷的讚歎聲。
在武府住了三天後,寶兒已徹底打消偷溜回家的念頭,武浩天才稍稍撤離了跟監,放任她四處亂跑,當然只限定在武府裡。
武浩天一整天關在書房裡處理堆積了好幾天的公事,沒空纏着寶兒。
「好無聊!」寶兒一個人在花園裡逛着,她好想貝兒。
傻傻的貝兒如果告訴齊任駒她不是寶兒而是貝兒,而真正的寶兒現在正住在武府裡,那該怎辯才好?
咦,等等。寶兒突然愣住,她發現事倩有些蹊蹺。齊任駒第1次見到她便欺了上來,被她踢得差點絶子絶孫,難道之前他對貝兒便已……
寶兒突然領悟地掩住小口,雙眼瞪得圓圓的。
原來那天齊任駒朝她吐露愛意時的對象是貝兒!
她竟然糊裡糊塗地誤以為齊任駒真的愛上了她,而煩惱得睡不着覺。
沈寶,你真是個笨蛋!她氣得跺腳罵自已。
而屬房裡那個人更混帳!她忿忿地瞟了緊閉的書房一眼,恨不得剁了他。
如果齊任駒執意非娶你不可,你有沒有勇氣同我一起與他對抗?
這個大混蛋?竟敢誆騙她!
「好!」寶兒握緊拳頭決定讓他嘗嘗她的厲害。
當晚武浩天親自下廚煮了兩碗熱騰騰的麵食,與她對坐在花園裹的涼亭內。
「來,這叫麵疙瘩,包你機不絶口。」

武浩天漾起偷快的笑容,招呼她進食。
「不吃!」寶兒沉着張臉,拒看他笑得分外好看的俊臉。
不吃?好,沒關係,等他吃飽了再喂她也行。
武浩天大快朵頤地吃將起來;完全不理會寶兒冒火的雙眼正狠狠地瞪着他。
「嗯?」他訝異地湊近臉,與她大眼瞪小眼。「這麼想我?才一天沒見,就想我想得吃不下飯,眼睛拾不得眨的直瞅着我,嗯?」
聽下人說,寶兒成天喊無聊,他又沒空陪她,八成是為了這個在生氣。
「過兩天我就有空陪你了。」
沒辮法。他真的太忙了。
寶兒生氣地往石桌上一錘,「我不是在氣這個?」
這個大混蛋!竟然臉皮超厚的以為她想念他一整天。
「那你是在氣哪個?」奇了,什座事值得她大動肝火?
「我問你,你為什麼讓我誤以為齊任駒愛的是我?」
她終於開竅了。
「我還以為你這打結了的死腦筋永遠別想解得開來。」
他不在乎地邊吃邊說。
「什麼叫「打結了的死腦筋永遠別想解得開來」你罵我!」她生氣地又想捶石桌。
「輕點!」武浩天故作着急地阻止,「你不疼,石桌會疼也。」

「你棗」寶兒被他氣漲紅了臉,小手怎樣都捶不下去。

真的會疼棗是她的手在疼!

武浩天偷抿了抿笑唇,繼續吃他的晚膳。
「早在我說……我說……」
寶兒氣得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尤其見他無所謂地吃吃喝喝,更是火大。
「早在你說出了心裹的顧慮時,我就應該告訴你,齊任駒喜歡的是貝兒,對不對?」
「是呀!」她火大的讓道。「你誘道我,讓我誤以為……」

「停!」武浩天用手勢阻止她繼續說下去。「我幾時誘導你了?」
「那個時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