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寶兒姑娘 第 9 頁


帳,我還沒跟你算呢!」竟然還敢騎到他頭上找碴。 「你要跟我算帳?!」寶兒忿忿的跳起身,「我都還沒跟你算帳,你倒先算起帳來了。」 「好吧。」武浩天兩手交叉在胸前,「算吧!先算清我欠你的,再來談談我該怎麼收抬你。
作者:孫慧菱 / 頁數:(9 / 30)

「那個時候怎麼啦?我幾時說齊任駒喜歡你、愛上你、急着想娶你進門?我幾時說了?啊!全都是你一個人在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可是那個時候你不應該……」

「不應該問你:「如果齊任駒執意非娶你不可,你有沒有勇氣同我一起與他對抗」是嗎?」
「是啊!沒錯!」這個混蛋!「你故意誘導我……」

「我沒誘導你啊!」他攤開蛙雙手將責任撇得一乾二淨。「我只是「問」而已,我誘導你什麼了?」他輕捏了捏她的下巴,笑容可惡得可以。
「可是你不該說這種話,害我會錯意。」

「我怎麼知道你會會錯意,你騙我說你愛的人是齊任駒的帳,我還沒跟你算呢!」竟然還敢騎到他頭上找碴。
「你要跟我算帳?!」寶兒忿忿的跳起身,「我都還沒跟你算帳,你倒先算起帳來了。」

「好吧。」
武浩天兩手交叉在胸前,「算吧!先算清我欠你的,再來談談我該怎麼收抬你。」

「呃……」
寶兒警覺地立即往後退了幾步。
突然知道自已要和他算帳的事情真的非常失策,他的身材魁梧壯碩,怎麼「算」她都吃虧。
「我……我改變主意不跟你一般見識了。」

之前還氣呼呼的小美人,現在別全神警戒地睨着他,準備隨時轉身逃跑。
「寶兒,」武浩天揚起笑容,雙手撐着石桌,像盯着獵物般慢慢地站起來。「你幾時變得這麼「慷慨」了?」他朝她勾了勾手指頭。
「我一直都很慷慨」她目光警戒地盯着他。
「過來。」

「作夢!」
武浩天不以為意的聳聳肩,「待會讓我抓到了,我會吻得你下不了床,你可別說我沒警告你。」

「啊?!」寶兒聞言,杏眼圓膛地看著他。
「啊什麼啊,過不過來?」他再度伸指朝她勾了勾。
無可奈何之下,她只好硬着頭皮慢慢地往前走。
突然,他一把抓住她,硬拖着她回座位。
「吃!」
吃?寶兒瞪着已經快涼了的麵疙瘩,狐疑地望着他。
難不成他抓她回來,再的就是要吃這個?
武浩天雙手環胸,露出非常迷人的笑容。「我也是很慷慨的,不會隨便與人一般見識。」

「不……算帳了?」寶兒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嗯。」
吃飽了再算。
「真的?」她放心的拿起筷子。
「嗯。」
等吃完你就知道了。
看她小口小口地慢慢吃,他耐心地坐著等,等她把麵疙瘩吃完,隨即拉著她就走。
「咱倆回去好好地算一下帳。」

「不要!」寶兒大驚地想掙脫他。
「來不及了,寶兒,今晚你就陪我睡。」

「又要陪你睡?!」她嬌憤地大嚷。「你可別忘了我現在還是齊任駒的未……」

武浩天警告性地伸出食指阻止她再說下去。「明天我會修書讓岳父、岳母知道我即將娶進門的是寶兒。」

就算岳父收道了信,十萬火急地趕回來弄清狀況,也已經是十天半個月後的事了。
「你……你太霸道了!」
「嗯。」
他很乾脆地點了下腦袋。「我本來就是這副脾氣。」
而你永遠拿我沒轍。時尚書屋
「我不理你了,我要回家。」
他簡直會讓人發瘋。
「那怎麼可以?」他故意貼近她的俏臉,「我發覺我愈來愈離不開你了,寶兒。」

「你這個無恥之徒!放手!」
「永違都不放,我的小美人兒。」
他突然打橫抱起她,踢開門房再反腳勾上,抱著她走到床邊。
「你又要……」
寶兒萬分為難地盯着俯近自己的俊臉。
「嗯哼。」
武浩天疲憊地眨了下眼皮。他有點累了。
「可是……」
算了,就讓他再吻她一次,再讓他抱著她睡一夜,否則她今夜別想好過。於是她索性閉上眼睛。
「你幹嘛?」他訝異又好笑地眨着眼,望着她閉眼微仰的小臉,似乎正等着他吻她。
「我有說要吻你嗎?」
寶兒訝異地睜開眼,「你不是要……」
吻她、處罰她嗎?
「我有說嗎?」他佯裝不解的問道。
「可是你剛纔不是說你又要……」

「我什麼都沒說啊!」
寶兒的小臉陡地漲得通紅。
「武浩天!」她氣不過地拿起枕頭砸他,準備悶死他。
「好吧、好吧,我投降!」他笑着任由她進攻。「我就順你的意思,吻你就是了。」

「你這個混蛋!」羞憤的咒罵聲跟着拳打腳踢而來。
「寶兒,想要人家吻你,也別用打的,命痛的也!」他裝出一副被她打得虛弱不堪的口氣。
「武浩天,你這個混蛋!」得了便宜還賣乖!
「好好,我吻、我吻。」
在大笑聲中,他二話不說的封住她的唇。
一切盡在不言中。
「咦,是你!」斯文的男聲突然響起。
寶兒訝異地轉身看著來人。誰?在跟她說話嗎?
「你一個人挺無聊的。」
否則不會在這兒東張西望。
寶兒看著玉樹臨風的男人,他長得高大英挺,臉上多了份書卷氣,輿浩天陽鋼俊挺的外表很明顯的不同。
「我認識你嗎?」
那人一笑,「你不認識我,但我認識你。」

這就奇了。「你是怎麼認識我的?我怎麼都不知道。」

「我「見過」你不只一次。」
那人賣着關子。
寶兒聞言,微蹙着秀眉,「在哪兒見過?還有,你究竟是誰?」她滿懷戒心地問道。
雖然他能輕鬆地進入武府,表示他可能是浩天的舊識,但可不表示他能隨便與她搭訕。
「我是浩天的弟弟武威赫。小弟在此見過嫂子。」
他咧嘴一笑,朝她作個揖。
「你是……浩天有弟弟嗎?」這麼重要的事,浩天怎麼沒跟她說?
「我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

「喔。」
寶兒點點頭,可是她怎麼沒聽浩天提起過?
「唉!」武威赫嘆了口氣,似乎是看穿了她的疑問,回答她尚未出口的問題。「大哥沒告訴你他有個弟弟對不對?」
「嗯。」
她老實地點了下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