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借你做我男朋友 第 77 頁


嗎?」「我們?算了吧。別太抬舉你自己了。我比你重要,我的顧客也比你重要。就這樣吧。我累了。」「你說話怎麼那麼殘忍!」「那該怎麼說啊?我可沒時間和你鬥嘴。」「你什麼時候和我一起玩了?從來都沒有!原本
作者:待考 / 頁數:(77 / 0)

「大家都走吧,快點!今天的工作就到這裡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朝在旁邊當觀眾的宋醫生和金醫生喊道。他不關心他們是怎麼看自己的。不,是根本不在乎。在他的眼中,只有他和依夏兩個人。時尚書屋
金醫生看看依夏又看看俊後,不知該如何是好,宋醫生一把把他拉出了藥店。時尚書屋
「趕快出去,徐俊後!誰讓你來這兒閙事的,不要影響我們的生意。趕快離開這兒。本來就沒有多少顧客,你還來妨礙我們。」
第4

不想被囚禁在你的相機裡

依夏的面孔顯得很疲憊,她摘下眼鏡放在了一摞檔案上,然後用手按壓起太陽穴來。對依夏而言,徐俊後絶對是一個頭痛的根源。時尚書屋
「什麼?我絶不會走的!你的顧客難道比我們的事情還重要嗎?」
「我們?算了吧。別太抬舉你自己了。我比你重要,我的顧客也比你重要。就這樣吧。時尚書屋
我累了。」
「你說話怎麼那麼殘忍!」
「那該怎麼說啊?我可沒時間和你鬥嘴。」
「你什麼時候和我一起玩了?從來都沒有!原本以為我們是在一起玩。後來才發現,完全是我在自娛自樂。不是嗎?」
「你在說些什麼呢?」
「這張照片是怎麼回事?你給我解釋清楚。」
他把照片遞給依夏,依夏卻只是掃了一眼,沒有接。他的心頓時像摔在地上的玻璃,脆弱地破碎了。時尚書屋
「幹嗎要解釋?難道我不能照嗎?啊,對了,可能以你的標準來看,我太土了點。她的手藝沒你的好!」
眼前的女孩不再是曾經的那個依夏了。他所認識的依夏不懂得,也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時尚書屋
「我說的不是這個,明明知道還故意傷我的心。還不明白嗎?照片,我是說照片!」
「我什麼時候傷過你的心了?從來沒有!」
「還在裝傻?沒看照片嗎?」
俊後從地上把照片撿了起來,遞到了依夏的面前。依夏只是瞄了一眼,又把頭轉了回去,朝着遠處的配藥室說道:
「哦,這個啊,你看到的什麼就是什麼唄。就照過一次。現在不是很流行這樣照嗎?我不知道你幹嗎這樣。沒讓你照,讓別人照了你就這麼傷心?還是頭一回聽說這樣的事。時尚書屋
再說啦,傷心的事也總是要經歷的,不是嗎?而且,這本來就不是什麼傷心的事情,對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依夏尖刻地說道。時尚書屋
「傷了心的人說自己心痛,難道不可以嗎?不管怎樣,我想聽你的解釋。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以前不都這樣的嗎?現在有什麼問題啊?以前我讓你幫我照過嗎?話又說回來了,你拿着照相機不就是瞎玩嗎?」
儘管依夏裝得若無其事,但是臉上還是漸漸地紅了起來。時尚書屋
「好吧,我就問你一件事。你為什麼不找我來照?你說的好朋友徐俊後,為什麼你一次也不找他照呢?」
他強壓心中的怒火,用低沉的聲音問道。時尚書屋
「……」
他在急切地等待着回答,可是卻沒有從依夏那裡得到任何隻言片語。她仍然只是揉着自己的太陽穴。時尚書屋
「我一直在等着你。我想總有一天你會來找我的。你可能會覺得大家都是好朋友,不方便給我添麻煩。而且,你本來就是個不愛照相的人。時尚書屋
可是你一次也沒來找過我。我一直等着。等啊等。其實我完全可以偷偷地照下來的,但我卻仍然在等。時尚書屋
不知為什麼,似乎注定要這樣似的。因為那是可以把你留下來的方式。你為什麼一直不願意來找我呢?」
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問道。依夏轉過身來。時尚書屋
「說夠了嗎,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你走吧。」
「你從來就沒在我那台照相機的前面站過,哪怕是很小的時候。」
看來一定是要聽完不可了,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必須聽下去了。時尚書屋
「……回去吧。」
依夏無力地重複着這句話。他一把把依夏扭過來。他恨這個不願面對他的依夏,這個將心門完全封閉的依夏。時尚書屋
「你怎麼啦?你不回答我的話,我會一直問下去的。看在我們共同度過了那麼長的時光,你就回答我吧。」
「我是怕你為難。你事情又多。而且你說如果拍的東西沒什麼可看的話,你照的時候會很頭疼的。」
「那是我說的氣話。因為你一次也沒有找過我,我心裡很難受才那樣說的。」
「我不管。反正從那以後我就沒有找過你。好了,我已經回答你了。快走吧。」
依夏的視線始終迴避着他,向着藥店裡面張望。他一把抓住了依夏的胳膊,好讓她的視線不再到處游離。時尚書屋
「撒謊,你說實話,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
「……」
依夏低下了頭,努力要掙開他。可是他並不鬆手,也不願意鬆開。好像就算是聽到了答案也不願意鬆開。時尚書屋
「依夏,快說。」
「好了好了,你幹嗎要知道?你不是從來就不想知道的嗎?」
「沒有,我其實很想知道的,只是沒有問過你而已。告訴我,然後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是真的,你快告訴我!」
「……我討厭被你鎖在相機裡。」
過了好一會兒,依夏才自言自語道,似乎連自己都快要聽不到。時尚書屋
「什麼?」
依夏抬起頭來,眼睛盯着他。時尚書屋
「沒聽懂嗎?」
「我的相機?」
「是的。我不想被囚禁在你的相機裡。你拿着它,我就和那些女人一樣了。所以我不想照。時尚書屋
我不想像那些女人一樣,只是作為一個單薄的人物匆匆掠過。」
「你在說什麼呢?和那些女人們一樣?」
依夏低頭看著他的手緊緊地握著自己的手臂,聲音也降了下來。就跟說外語一樣,一個字一個字地說道:
「真不明白嗎?不要裝作聽不懂。那些漂亮的女人,我曾經幫你趕走的那些女人。」
依夏的眼中已噙滿了淚水。應該哭的人本是他,依夏為什麼要哭呢?時尚書屋
「我就是不知道啊,你幹嗎哭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