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最後的女匪 第 12 頁


則他想把這個功勞讓給爺爺,好讓爺爺今後晉陞有塊墊腳石。爺爺明白彭鬍子的用心,十分感激彭鬍子對他的信任和器重,當即率領特務連跟蹤追擊。爺爺反覆算計過,徐大腳的殘兵敗將充其量也就七八十號人,一個裝備優良的特務連對付七八十號逃
作者:賀緒林 / 頁數:(12 / 67)

他在炮樓上目睹了這慘烈的一幕。後來他投筆從戎,暗暗在心中發誓要為祖父報仇雪恨。隊伍每次剿匪,他都衝鋒在前。他把所有的土匪都當作燒死他祖父的仇人,置於死地而後快。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這次圍剿徐大腳雖說不是他的初衷,可徐大腳一而再、再而三的犯上作亂,殺了他舅舅全家,把他完全激怒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全力以赴,精心設謀,眼看徐大腳的人馬節節敗退,已是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可偏偏在這節骨眼上來了急令。沒有剿滅徐大腳,他心裡實在不甘,但上峰的命令不能違抗,思之再三,便命令特務連跟蹤追擊,務必全殲徐大腳的人馬。時尚書屋
特務連是彭團最精鋭的部隊,彭鬍子讓特務連追剿徐大腳意在速戰速決,再則他想把這個功勞讓給爺爺,好讓爺爺今後晉陞有塊墊腳石。爺爺明白彭鬍子的用心,十分感激彭鬍子對他的信任和器重,當即率領特務連跟蹤追擊。爺爺反覆算計過,徐大腳的殘兵敗將充其量也就七八十號人,一個裝備優良的特務連對付七八十號逃亡土匪還不是以卵擊石,小菜一碟。他萬萬沒有料到小溝裡翻了大船,他的特務連鑽進了徐大腳設下的圈套,險乎全軍覆沒……
下弦月掛上了樹梢,昏黃的月光把一夥孤鬼似的黑影釘在一片荒漠上。為首的年輕軍官身材高挑,軍衣破舊,染滿了斑斑血跡,一根牛皮武裝帶把疲憊的身軀扎出幾分精神來。他手提盒子槍,一臉的驚慌、沮喪和不安,木樁似的戳在那裡,獃眼望着響槍的方向。他就是我的爺爺賀雲鵬。時尚書屋
西北方向槍響如同爆豆,夾雜着喊殺聲,震得爺爺一夥連連打顫。好半晌,黑影中有人發了話:「連長,咱們撤吧,大炮他們怕是完球了。」

爺爺驚醒過來,看清說話的是三排長劉懷仁。他是陝北人,說話鼻音很重。前邊說過,就是這個劉懷仁快四十歲了才當上排長。爺爺曾在他手下當過兵,對他很尊重。時尚書屋
爺爺對全連的官兵都直呼其名,惟獨稱劉懷仁為「老劉」,向來對他的意見和建議都慎重對待。可此時,他不容置疑地說:「再等等!」
劉懷仁不再說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時間一秒一分地過去了,似乎過去了一百年,其實只有十來分鐘。劉懷仁忍不住了,又開了口:「連長,這裡不能久停。走吧,常排長和大炮他們突出來會追上來的。」

爺爺沒有吭聲。
常排長名叫常安民,跟爺爺是一個村的。他跟着爺爺一塊出來吃糧當兵,現在是特務連二排排長。「大炮」是一排黃來福的綽號。特務連鑽進了徐大腳的包圍圈,若不是常安民帶領二排「調虎離山」,黃來福率一排拚死掩護,他們一夥恐怕都已經做了鬼。時尚書屋
這一仗實在敗得太慘了,完全出乎了爺爺的意料之外。爺爺原以為消滅這伙殘匪費不了多大的勁,雖無鷹拿燕雀之易,但也決無牽牛下井之難。徐大腳撤出陝西,沿著甘肅和寧夏的交界線往西北方向逃竄,時而甘肅,時而寧夏,行跡不定。爺爺回憶說,他完全可以罷兵不追,可那時他昏了頭,窮追不捨,不顧一切地跟蹤追擊,想全殲徐大腳這股頑匪。時尚書屋
這天中午他們追到一個叫沙口店的小鎮。爺爺抬頭看看,已是日懸中天,隊伍已十分疲憊,爺爺便命令隊伍打尖,稍事休息。
沙口店不大,有百十戶人家,五六百口人。特務連開進小鎮,立刻就引起了極大的轟動。人生地不熟,爺爺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派出偵察班去偵察匪情。
士兵們剛剛放下碗,偵察班派人回來報告:西邊發現徐大腳的人馬出沒。爺爺當即命令隊伍立即出發。追出三里多地,果然遠遠看見徐大腳的人馬。隊伍加速前進,可土匪似有察覺,跑得也快了。時尚書屋
說來也真是奇怪,他們追得快,土匪跑得也快;他們追得慢,土匪也就跑得慢。追了大半天,土匪一直在他們眼皮底下,就是抓不着。爺爺心中疑惑,懷疑徐大腳在引誘他們,打他們埋伏。可他環目四顧,周圍並沒有樹林山巒,只有一座大沙丘,大饅頭似的聳立在那兒,光禿禿的,只長着些許沙柳。時尚書屋
爺爺釋然了,心想,徐大腳撤離了老窩,好比蛟龍離了水猛虎離了山,加之又連吃敗仗,如今是喪家之犬,何懼之有。想到這兒,爺爺放了心,大着膽子拚命地追。傍晚時分,他們追到了一條大溝,徐大腳的人馬鑽進了溝,他們特務連也追進了溝。進了溝太陽就跌進了窩,徐大腳的人馬突然鑽進地縫似的無影無蹤。時尚書屋
他們似一群長途跋涉的獵犬,找不着獵物急得團團轉。
這時天色昏暗下來,可眼前的景物還依稀可見。爺爺環目四顧,只見兩邊陡壁如斧劈刀削一般,溝裡雜草叢生,深不可測。他心中一驚,倘若這裡有一支伏兵如何是好。這個險惡之地絶對不可久留。時尚書屋
他剛說了聲「撤!」可為時已晚。四下里突然響起了密集的槍聲,喊殺聲一片,夜幕裡不知隱匿着多少人馬,堂堂的國軍士兵都成了活靶子,麥捆似的往下倒。沒中彈的亂成了沒頭蒼蠅,到處亂竄。爺爺心中大駭,但到底久經戰陣,最先醒悟過來,明白是中了埋伏。時尚書屋
他急忙伏下身,命令隊伍就地臥倒,不要慌亂。起初他以為敵方是共產黨的游擊隊,他們曾多次和游擊隊交過火,後來他從密集的槍聲中聽出不是共產黨的游擊隊,游擊隊絶沒有這樣猛烈的火力。似乎也不是徐大腳的人馬,徐大腳已潰不成軍,也不會有這樣猛烈的火力。難道徐大腳與這裡的桿子勾上了手合夥打他們的埋伏?只有這種可能!爺爺想到這裡,起了一身的鷄皮疙瘩。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