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13 頁


動,我先走一步。」 爺爺一怔,隨即明白了常安民的用心,拉住他的手叫了聲:「安民,我的好兄弟!」眼睛就潮濕了。 那年爺爺去當兵吃糧,走出村子不遠忽聽有人喊叫他,扭臉一看,是常安民。常安民比爺爺小一歲,弟兄五個,家
作者:賀緒林 / 頁數:(13 / 0)

不能束手待斃,要突出重圍!爺爺身先士卒,率隊突圍。可敵方火力十分兇猛,幾次衝鋒都被攔了回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7章(2)
三個排長趴在爺爺身邊,急問怎麼辦。爺爺臨危不懼,壓低嗓子說:「看來硬拚不行,咱得想個法子。」
「連長有啥好辦法?」劉懷仁急忙問。
「咱們聲東擊西,分開敵人的兵力!」
「連長,你就下命令吧。」
二排長常安民說。
爺爺當機立斷,下了命令:「安民帶二排往溝南突圍,我和老劉帶三排往溝北突圍,大炮的一排跟隨三排,掩護斷後。衝出包圍圈在東北方向的大沙丘處匯合。聽清楚了沒有?」
三個排長異口同聲:「聽清楚了!」
臨分手時,二排長常安民忽然說:「連長,你們慢一點行動,我先走一步。」

爺爺一怔,隨即明白了常安民的用心,拉住他的手叫了聲:「安民,我的好兄弟!」眼睛就潮濕了。
那年爺爺去當兵吃糧,走出村子不遠忽聽有人喊叫他,扭臉一看,是常安民。常安民比爺爺小一歲,弟兄五個,家中十分貧寒。是時,他給村裡一家大戶扛活,正扶犁耕地。
「石頭哥,幹啥去呀?」
「當兵吃糧去。」

「我也跟你去。」
常安民扔了手中的鞭子。
「你給人家扛活着哩。」

「管球他哩,老子早就不想幹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你回去給你爹媽說一聲吧。」

「不說了。我爹媽巴不得我走哩。我走了,家裡少一個端老碗吃飯的。」

就這樣常安民跟着爺爺當了兵。爺爺當了排長,他當上班長;爺爺當了連長,他當了排長,倆人相處得跟親兄弟似的。在這生死攸關的關鍵時刻,常安民奮勇請纓,要把土匪引開。爺爺眼眶湧出了淚水,拉住常安民的手不肯鬆開。時尚書屋
常安民抽出手來:「石頭哥,我爹我媽那裡你替我多照顧點。」
遂帶領二排喊着衝殺聲,往左突圍。
爺爺衝著常安民背影喊:「安民,在大沙丘那達我等着你!」
是時,徐大腳和當地的桿子頭陳元魁聯起了手。陳元魁有二百多號人,兵強馬壯,且以逸待勞,設下了埋伏,企圖把爺爺的特務連一口吞掉。爺爺雖然對敵方的情況知之甚少,但身置險境,對敵方的企圖看得一清二楚。爺爺哪裡肯甘心束手待斃,他走這一招險棋,拚個魚死網破,以求死裡逃生。時尚書屋
徐大腳和陳元魁的注意力果然被常安民吸引過去了。爺爺急帶一、三排往右突圍,三排在前,一排在後。徐大腳和陳元魁不是平庸之輩,注意力雖然集中在左邊,但也沒放鬆右邊。他們設下這個圈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就是要全殲特務連。時尚書屋
爺爺的特務連是塊硬骨頭,不是徐大腳他們想吃就能吃掉的。爺爺他們拚命殺開一條血衚衕,子夜時分總算衝出了包圍圈。來到大沙丘前時一個排只剩下了十來個人。
爺爺看了看身邊的士卒,心裡一陣發痛。他側耳細聽,左邊的槍聲依然響得很緊,看來常安民的一排凶多吉少。不知黃大炮他們怎麼樣了?按時間推算,他們應該跟上來,可怎麼還不見蹤影?是不是全完球了?想到這裡,爺爺禁不住打了幾個寒戰,沁出了一身的冷汗。
忽然,傳令兵王二狗喊了聲:「連長,黃排長他們回來了!」
爺爺急忙轉臉看,只見一排長黃來福貓着腰慌慌忙忙跑了過來,牤牛似的喘着粗氣。
「大炮,回來了多少?」爺爺急忙問。
黃大炮用衣袖抹了一把臉,回頭一指身後,懊喪地說:「就剩他們幾個了。」

爺爺舉目看,也就七八個人吧,心裡不禁又是一痛。半晌,又問:「二排的情況咋樣?」
黃大炮搖頭說:「不清楚。徐大腳的人馬都往左邊去了,我們這才撤了出來。」

爺爺不再說啥,側耳再聽,那邊的槍聲漸漸稀落下來。自思常安民他們凶多吉少。黃大炮忽然說:「連長,我們抓了幾個俘虜。」

爺爺定睛細看,幾個士兵押着幾個俘虜,月色中看不清眉目,只看得清俘虜反剪着手,身影較瘦弱,看樣子是幾個體質差的土匪。
「四個,都是土匪婆。」
黃大炮在一旁指點說。
原來是女匪!爺爺有點詫異。一一細看。四個女匪都被破布塞了嘴巴,倒剪着雙手,對他怒目而視,毫無懼色。爺爺知道徐大腳的護兵和貼身侍衛都是女的,能把她們俘虜真不容易,說明徐大腳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時尚書屋
黃大炮請示爺爺:「連長,咋處置她們?」
爺爺略一思索,手一揮:「帶走!」
劉懷仁在一旁說:「那咱們撤吧。」

爺爺還在遲疑。劉懷仁明白爺爺的心思,沙啞着嗓子說:「連長,撤吧。這地方不能久停,常排長是個精明人,若能衝出來,就一定會跟上咱們的。」

爺爺朝響槍的方向又凝視片刻,那一刻,他的心情十分沉重。等吧,常安民排若是全軍覆沒了,等也是白等,還會耽擱了時間,閙不好徐大腳的人馬還會追過來,凶多吉少。不等吧,常安民排若是突出來,找不着他們怎麼辦?他實在舉棋不定。
黃大炮也催促爺爺:「連長,撤吧。」

有道是:義不養財,慈不帶兵。爺爺終於狠下了心,咬牙說了聲:「撤!」
一夥殘兵敗將押着四個女匪向月亮升起的方向奔去。爺爺走在最前面,劉懷仁緊跟在他身後,黃大炮依舊斷後。爺爺大步流星走得疾速。他十分清楚還沒有脫離險境,想儘快把部隊帶離虎口。時尚書屋
他身後的人馬有點體力不支,漸漸的跟他拉開了距離。忽然,身後一陣騷亂,爺爺急止腳步,迴首問出了啥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