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14 頁


娘們宰了!」 餘下的三個女匪都瞪着眼看爺爺,一臉的驚恐和仇恨。爺爺皺着眉,半天沒吭聲。此時他心亂如麻,原想一個特務連對付幾十號殘匪不用費多大的勁,沒料到中了圈套,几乎全連覆沒,回去怎麼跟團長交代?好歹抓了徐大腳身邊幾
作者:賀緒林 / 頁數:(14 / 0)

原來是個女匪掙脫了綁繩,從挨她身邊走的士兵腰間拔出了刺刀,捅死了那個士兵企圖逃跑,被黃大炮疾步趕上,一槍刺從後背捅了進去。爺爺趕到近前時,黃大炮拔出了刺刀,那個女匪還沒死,瞪着眼睛惡狠狠地盯着黃大炮破口大罵。黃大炮窩着一肚子火正沒處發泄,惱怒地罵了句:「操你媽!」爺爺一把沒攔住,黃大炮端起槍又是一刺刀,隨後又有幾把刺刀捅在女匪的軀體上,鮮血咕嘟咕嘟地直往外冒。女匪身子晃了幾晃,倒在了腳地兩隻眼睛瞪得滾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爺爺渾身一顫,扭過臉去。當兵吃糧以來,他以硬漢聞名全團,少說也殺過十幾個人;在陣地上見到的死屍更是不計其數,可眼睜睜地看著一夥漢子殺女人還是頭一回,他心裡有點刺痛。
黃大炮拔出刺刀,惡狠狠地說:「連長,把這三個土匪婆乾脆都宰球算了!」
士卒們都亂嚷嚷:「連長,把這幾個臭娘們宰了!」
餘下的三個女匪都瞪着眼看爺爺,一臉的驚恐和仇恨。爺爺皺着眉,半天沒吭聲。此時他心亂如麻,原想一個特務連對付幾十號殘匪不用費多大的勁,沒料到中了圈套,几乎全連覆沒,回去怎麼跟團長交代?好歹抓了徐大腳身邊幾個女匪,多少總算輓回了一點面子,回去也好跟團長有個交代。眼前的事一發生,他倒真動了殺心。時尚書屋
他走過去,咬着牙,怒目瞪着三個女匪。三個女匪目睹了同夥的死亡,驚恐化作了仇恨,以牙還牙的怒目瞪着他,似乎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爺爺不禁心裡一震,暗暗稱奇。在他二十五歲的生涯中,還從沒見過如此不怕死的女人,不由生出幾分憐惜之意。時尚書屋
他徐徐吐了口胸中憤懣之氣,舉目看看蒼穹。天色青藍,一鈎殘月掛在半空,月色暗淡,東方漸露魚肚白色,幾顆星星眨巴着眼睛。再環顧四周,空曠寂寥,沒一點聲息。忽然,他發現走的方向似乎不對頭,心裡叫聲:「糟了!」兩道濃眉擰成了兩個墨疙瘩。時尚書屋
黃大炮又催問一聲:「連長,咋辦?」他手中的槍刺緊對著一個女匪的後背,只等着爺爺下令。
爺爺發出了命令:「帶走!」
黃大炮一怔:「連長,帶上她們是累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執行命令!」爺爺的臉色很不好。
「是!」黃大炮很不情願地去執行命令,把捆綁女匪的繩子緊了又緊。
爺爺講到這裡,慢慢磕掉煙灰。沉默片刻,爺爺說,他發現走的方向不對頭就知道糟了,可到底有多糟,他不知道。直覺告訴他,這幾個女俘很可能對他們有至關重要的作用。所以黃大炮提出要殺女俘的要求被他堅決阻止了。時尚書屋
後來,事實證明爺爺的直覺是十分正確的。
第8章(1)
東方破曉。一朵紅霞燃燒起來,把夜幕瞬間化成一片灰燼。
爺爺大吃一驚,目光發痴,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望無邊的大戈壁。追捕這股頑匪他們在黃土高塬上疾行了八天九夜,所到之處雖然溝壑縱橫,但時值盛夏,滿目都是綠色,村莊也隨處可見。可此刻一眼望去,一片褐黃色,除了鵝卵石就是沙丘,看不到樹木莊稼,更別說村莊人影了,只有幾叢沙柳、駱駝草當風抖着。他雖是北方漢子,看慣了大自然的蒼涼景象,但還是被眼前的荒蠻驚獃了。時尚書屋
黃大炮一夥渾然不覺,在後面推搡着三個女俘說著葷話尋開心。這伙丘八剛從死人堆裡爬出來就忘掉了一切。他們倒也能隨遇而安,同時也急需另一種刺激提精神。此時他們不遮不掩地露出了雄性動物的本色,一開口就奔下道。時尚書屋
爺爺是個比較嚴謹的人,平日裡帶兵要求極嚴,是不容許士兵在女人面前行為放肆說葷話的。可這會兒他心事重重,顧不上理會這些。黃大炮卻沒看出爺爺的臉色,大聲嚷道:「大哥,你給評評,這三個土匪婆哪個最漂漂亮。」

黃大炮是乾州人,乾州與雍原相鄰,不用套近乎,黃大炮和爺爺也是鄉黨。他沒當兵之前給一個吳姓財東扛長工。吳財東財大氣粗,年過六旬,老婆也娶了六房。那個六姨太比吳財東小了四十多歲,年僅十八,而且跟大炮是同村。時尚書屋
六個老婆吳財東哪裡顧得過來,六姨太難免受到冷落。寂寞難耐,六姨太便去找同村的年輕長工諞閒傳。三來兩往的倆人纏綿在了一起。沒有不透風的牆,這事很快就被吳財東發現了。時尚書屋
吳財東勃然大怒,把黃大炮抓住打了個半死,把六姨太賣到了妓院。黃大炮本來就是個火暴脾氣,哪裡肯嚥下這口惡氣。傷好之後,他給吳家放了一把火,隨後去當兵吃糧。
黃大炮穿上軍裝後,和爺爺同在劉懷仁的班裡當兵。最初,他和爺爺尿不到一個壺,常因一些鷄毛蒜皮的小事和爺爺吵架。一天爺爺打洗臉水,他說爺爺把水灑在了他的被子上。倆人吵了起來,後來動了手,誰也攔不住。時尚書屋
爺爺的頭髮被他揪下了一撮,臉也被抓破了。可他更慘,鼻血塗得滿臉都是,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氣,半天起不來。最終,他掙扎着站起身來,誰都以為他要和爺爺拚命,沒料到他衝著爺爺抱拳,說道:「大哥,我服你了。往後我聽你的。」

黃大炮和爺爺真是不打不相識。從那以後,他倆成了十分要好的朋友,爺爺的話他都言聽計從。再後,爺爺當了連長,他也當了排長。特務連的人都說他和常安民是爺爺的左右臂膀。時尚書屋
他為此常常洋洋得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