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15 頁


映照下看得清清白白。被黃大炮編為一號的女俘最年輕,十八九歲,一條鐝柄獨辮油黑髮亮,鵝蛋臉白裡透紅,兩頰嵌着酒窩,雖怒似笑,不由人生出憐香惜玉之意;一雙黑葡萄似的眸子裡溢滿着野性;身材高挑,體健卻不失窈窕;一條繩索捆了個交
作者:賀緒林 / 頁數:(15 / 0)

爺爺說,黃大炮性子爆,脾氣躁,說話嘴邊不站崗,還有愛玩女人的毛病,可他心眼並不壞,打仗很勇敢,辦事公私極為分明。在下邊黃大炮把他叫「大哥」,在正式場合喊他「連長」。再者,若是黃大炮把他喊「連長」,那肯定是公事;若是喊他「大哥」,一定是私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時,黃大炮讓爺爺評判三個女俘哪個最漂亮,叫爺爺「大哥」。黃大炮果然如爺爺所說那樣「辦事公私極為分明」。評論女人的美醜絶對不是公事。
「大哥,我給這三個土匪婆編了號,這是一號,這是二號,這是三號。」
黃大炮一臉邪笑,給爺爺一一指點。
昨晚暮月下看不清女俘的面容,此時在早霞的映照下看得清清白白。被黃大炮編為一號的女俘最年輕,十八九歲,一條鐝柄獨辮油黑髮亮,鵝蛋臉白裡透紅,兩頰嵌着酒窩,雖怒似笑,不由人生出憐香惜玉之意;一雙黑葡萄似的眸子裡溢滿着野性;身材高挑,體健卻不失窈窕;一條繩索捆了個交插十字花,把一對原本就十分豐滿的乳房勒得似要掙破衣服。編為二號和三號的兩個女俘都在二十四五歲。比一號明顯遜色一些,腰身粗壯了些,臉膛紅黑了些,但五官都很周正,辱沒不了「俊俏」這個詞,且都豐乳肥臀,很有誘惑力,只是因為一號女俘太出色了,才使得她們黯然失色。時尚書屋
爺爺忍不住也多看了一號女俘幾眼,覺得她很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想了半天,沒想起來,他在心裡嘲笑自己看花了眼,自己怎能見過她呢。一號女俘見爺爺看她,也瞪眼看爺爺,毫不示弱。爺爺覺得自己的目光有點放肆,不好意思了,撤回了目光。時尚書屋
一號女俘的秀色無可爭議,黃大炮與三排長劉懷仁為二號和三號的排序有了異議,並因此發生了爭執。劉懷仁說三號應該是二號,二號只能是三號。倆人為此爭得臉紅脖子粗,其他人在一旁起鬨邪笑。傳令兵王二狗也跟着傻笑。時尚書屋
黃大炮一把拽過王二狗,壞笑道:「二狗,讓這兩個女人給你做媳婦,你挑哪一個?」
王二狗十六歲,嘴唇上剛剛生出黃茸茸的嫩毛,一臉的娃娃相。他看著兩個女人,小圓臉漲得血紅。劉懷仁在一旁笑道:「二狗還毛嫩哩,不知道女人是啥滋味。」

「二狗,你想吃奶嗎?來來來,嘗嘗是啥滋味。」
黃大炮按住二狗的腦袋往胸脯挺得最高的二號女俘懷裡推。二狗躲閃不及,腦袋撞在女俘的豐乳上。一夥人都大笑起來。時尚書屋
王二狗羞得滿臉通紅,向爺爺求救:「連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爺爺回過頭來,見黃大炮閙得實在不像話,冷着臉訓斥道:「大炮,正經一點!也不看看是啥時候了,還耍二桿子!」
黃大炮一怔,這才發現爺爺的臉色很難看,急忙鬆開了王二狗。其他人見爺爺惱了火,也都趕緊噤了聲。爺爺沖黃大炮和劉懷仁招了一下手,朝一旁走去。黃、劉二人相對一視,明白爺爺有話要對他們說,尾隨過去。時尚書屋
爺爺走出十來步,站住腳。兩個下屬一左一右站在他身旁。爺爺環顧一下四周。聲音低沉地說:「咱們走錯了方向。」

黃大炮抬眼看看躍上地平綫如火球般的太陽,很自信地說:「沒錯。咱們來時是向西,現在是往東,咋能走錯。」

爺爺指了一下大戈壁:「咱們來時沒經過這地方呀。」

劉懷仁環眼四顧,半晌,疑惑地說:「是有點不對頭,咱們好像走進了戈壁灘?」
爺爺點了一下頭,他所擔憂的就是誤入戈壁灘。
「咱們現在在啥位置?」劉懷仁問。
「二狗!」爺爺喊了一嗓子。
王二狗跑了過來。他穿著一身與身體極不相符的寬大軍裝,左肩斜挎着乾糧袋,右肩斜挎着公文包。這兩樣東西把他裝扮得很像一個兵。昨晚一場惡戰,許多壯漢都丟了性命,可他卻沒少一根汗毛。時尚書屋
他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
「把地圖拿出來!」
王二狗從斜挎在身上的公文包裡拿出地圖攤開。幾雙眼睛看了半天,都弄不清楚他們現在在什麼地方。爺爺想確定一下方向,伸手去掏指南針,卻摸遍全身的衣兜都沒找着。昨晚一場惡戰,指南針不知何時弄丟了。時尚書屋
他沮喪地嘆了口氣,抬眼遠望,撲進眼帘的是白花花一片的鹽鹼地,不敢多看,多看了眼都花。這個鬼地方是哪兒?是甘肅的大戈壁?還是寧夏的大荒漠?該不會到了口外吧?爺爺十分茫然,回過頭來,只見劉懷仁和黃大炮也面面相覷,他們更是弄不明白到了啥地方。爺爺心中十分惶然,自己現在在啥地方都弄不清楚,還往哪裡走哩?!
黃大炮嘟噥道:「這熊地方該不會是新疆的大沙漠吧?」
劉懷仁說:「不會是新疆,從來時的方向和行軍的速度來看,可能是甘肅,也可能是寧夏。」

這話等於沒說。
爺爺的目光射到了幾個俘虜身上,決定審一審俘虜,摸摸情況。
爺爺讓人給女俘們鬆了綁。十幾條漢子刀槍在握。她們三個就全都是魔頭,也插翅難逃。爺爺下意識地整了一下軍裝。時尚書屋
他向來很注重自己的軍人儀表,現在面對三個女俘也不例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