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16 頁


我們的弟兄,我們這才動手殺了她。你們只要老老實實跟隨我們走,我們不會為難你們的。」 三個女俘還是冷眼看著爺爺。 爺爺又緩和了一下口氣,問道:「你們誰知道這地方叫什麼名?」 沒人回答。 「你們不用害怕,說
作者:賀緒林 / 頁數:(16 / 67)

三個女俘活動着麻木的胳膊,面無表情地獃望着爺爺。爺爺是典型的關中漢子,高個頭,四方臉,濃眉大眼,鼻直口闊,嘴唇生出一圈濃密的短鬚;一身戎裝被汗水漬得變了顏色,倒也整齊,肩頭一杠三星的上尉軍銜十分醒目,腰扎武裝帶,斜挎盒子槍,英武剽悍,不怒自威。他叉開雙腿,雙手插腰,乾咳了一聲,剛要開口,忽然意識到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他的部下士兵,而是女俘。他略一思忖,換了個姿勢,兩手背在身後,來回踱着步,儘量把語氣放得和藹一些:「我知道你們都是良家婦女,是被徐大腳抓去當土匪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們是國軍,不殺婦女。」

三個女俘冷眼看著爺爺,顯然都不相信他的話。爺爺明白她們的心思,頓了一下說:「你們那個同夥先動手殺了我們的弟兄,我們這才動手殺了她。你們只要老老實實跟隨我們走,我們不會為難你們的。」

三個女俘還是冷眼看著爺爺。
爺爺又緩和了一下口氣,問道:「你們誰知道這地方叫什麼名?」
沒人回答。
「你們不用害怕,說出來我們不會為難你們的。」

還是沒人吭聲。
爺爺在三號女俘面前站住了腳為了敘述方便,咱們暫且按照黃大炮的編號稱謂三個女俘,說道:「你說吧,我們保證你的生命安全。」

三號女俘凶狠狠地瞪着眼喊道:「要殺就殺,要斃就斃,姑奶奶我啥都不知道!」
爺爺肚裡的火「騰」的一下就上來了,臉也變了顏色。他咬了咬牙,把躥上心窩的火氣又壓了回去。他轉臉想審問二號女俘,只見二號女俘很嫵媚地看著他,眼波充滿着曖昧。他心裡不由「咯噔」了一下,意識到這個女匪不尋常,很難從她嘴裡得到有用的東西,便打消了審問她的念頭。時尚書屋
爺爺最後來到一號女俘面前。他上上下下仔仔細細把一號女俘又打量一番,越看越覺得眼熟,可就是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我忍不住問:「你以前到底見沒見過我婆?」
爺爺笑道:「見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哪兒見過?」我喜歡刨根問底。
爺爺說:「你婆先前在一個馬戲班子耍馬戲,那個馬戲班來過咱們村。你婆的藝名叫紅刺玫,長得十分心疼漂亮。那時她穿一身紅衣紅褲,騎一匹紅馬,手提一把三尺青鋒劍,一出場就把所有的目光勾住了。一場演下來,我把手掌都拍紅了……」

爺爺的煙鍋冒着淡淡的青煙,他望着裊裊升騰的青煙出神,似乎回到了昔日的歲月裡……
我轉臉去看奶奶,奶奶停下了手中的活,目光也似爺爺一樣,看著燈火出神。她也在追憶自己的美好年華。
我卻耐不住寂寞,又追問爺爺:「那時你跟我婆拉過話麼?」
爺爺回過神來,笑道:「沒有。你婆那時用現在的話說是大明星,根本就不正眼瞧我。」

我為爺爺鳴不平:「婆,你的架子也太大了。」

奶奶笑道:「別聽你爺爺瞎說,婆那時是掙口飯吃。騎馬舞劍馬虎不得,一不留神掉下馬來不是摔斷胳膊腿,也會摔得頭腫面青,就討不到賞錢,還要挨班頭的罵。別說你爺爺,就圍觀的那堆人在我眼裡只是一大堆木頭疙瘩,我那時心和眼都在馬和劍上。」

爺爺說:「你婆那時名聲響得很,人們都說北原地面出了兩個巾幗英雄,一個是徐大腳,一個就是你婆紅刺玫。」

爺爺又說:「你婆當了我們的俘虜,我看她十分面熟,可就是想不起在哪兒見過她。我們突出重圍後,我的腦子裡亂成了一團麻,根本就理不出個頭緒來。」

爺爺接着往下講……

一號女俘的秀色讓爺爺大動惻隱之心。他真是想不明白,這個女子正在妙齡,而且長得天仙般的漂亮,怎麼當了土匪。他打心底里替一號女俘感到惋惜,用少有的溫和語氣問:「你叫啥名?不用怕,說出來我馬上就放了你。」

一號女俘標緻的面龐流露出不信任的神色,一雙鳳眼眨巴着,顯然在權衡。爺爺自然看出了端倪,趕緊又說:「我是這裡的頭,說話算數。只要你說出來,我就放你走。」

一號女俘的目光柔和起來,嘴唇微微啟動,但還是不開口。爺爺又說:「你年紀輕輕,長得又漂亮……真是太可惜了。」
他話中的意味誰都能聽得出來。
一號女俘的神情有了變化。爺爺看出她的心有點活動了,又趁熱打鐵:「你家中有父母兄弟姐妹吧,他們等着回家團聚呢。說吧,說出來我就放你回家。」

一號女俘抬起目光看著爺爺,沒想到三號女俘大喊大叫起來:「別聽信他那一套,你說出來命就丟了!」
一號女俘的目光疑惑起來。三號女俘又喊:「他們殺死玉嫻你沒看見!他們的話不能信!他在誘騙你哩!」
一號女俘的臉色陡變,目光霎時又凶狠起來,不再看爺爺。爺爺心頭的火苗又躥了起來,真想一槍崩了三號女俘。他把槍把兒攥了攥,最終還是強按住了心頭的怒火。小不忍則亂大謀。時尚書屋
這個道理爺爺懂。
黃大炮卻忍不住了,破口罵道:「你這個瞎×,老子扒光你的衣服,看你的×嘴還硬不硬!」罵著就要動手,被爺爺攔住了。
爺爺把黃、劉二人叫到一旁,商量了半天,決定朝太陽升起的方向走。
來時向西,回時往東。這個不會錯吧?
奶奶芳名叫趙碧秀。趙碧秀這個名字一聽就會讓男人心動,所有的男人都會猜想,這個女子一定長得十分俊俏,不會有誰把她跟土匪聯繫在一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