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18 頁


槍口對準奶奶。奶奶毫無懼色,大聲叫道:「誰敢開槍我就宰了她!拚個魚死網破!」 徐大腳的人馬都被奶奶震懾住了,不敢貿然開槍。徐大腳到底是徐大腳,她先是吃了一驚,隨即鎮定下來,笑道:「你是紅刺玫吧?」 奶奶點了一下頭
作者:賀緒林 / 頁數:(18 / 0)

馬戲班子的人見他們班頭被打,都怒火中燒,衝上前要跟徐大腳動手。徐大腳的人馬也衝了過來,亮出了傢伙。班頭這時已猜出來面前的女人就是殺人不眨眼的徐大腳,急忙攔住自己的人,強忍怒火,再三懇求徐大腳放他們一馬。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徐大腳在江湖上以蠻橫而聞名。她看上眼的東西,你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班頭的求饒她哪裡聽得進去,早就不耐煩了,掣出盒子槍,頂住班頭的額顱,咬牙道:「你這老熊,咋這麼囉唆,打燈籠拾糞——找死呀!」
奶奶隨着馬戲班子常在江湖上走,早就風聞徐大腳的蠻橫霸道和凶殘。奶奶卻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猛一揚手,青鋒劍指住徐大腳的胸口,厲聲喝道:「放開我師傅!」
徐大腳的人馬沒想到奶奶來了這一手,都大吃一驚,急忙調轉槍口對準奶奶。奶奶毫無懼色,大聲叫道:「誰敢開槍我就宰了她!拚個魚死網破!」
徐大腳的人馬都被奶奶震懾住了,不敢貿然開槍。徐大腳到底是徐大腳,她先是吃了一驚,隨即鎮定下來,笑道:「你是紅刺玫吧?」
奶奶點了一下頭。
「我就說誰有這麼大的膽,原來是紅刺玫。果然身手不凡。」
徐大腳掣回了槍。「你知道我是誰嗎?」
奶奶搖搖頭。
「你聽說過徐大腳麼?」
奶奶點點頭。
「我就是徐大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徐大腳用馬鞭指着自己的胸脯。
奶奶下意識地打量了她一眼,心裡暗暗叫苦,看來今日在劫難逃了。她咬牙心一橫,說道:「不許碰其他人,我跟你走。」

班頭是奶奶的師傅,哪裡肯忍心讓奶奶跟徐大腳走,叫道:「碧秀,你不能跟她走!」
眾人都圍住奶奶,不讓她走。
奶奶泣聲道:「師傅,你拉這個班子不易。」
又沖眾人一抱拳:「各位叔叔大爺,各位兄弟姐妹,你們多保重!」
奶奶的人緣很好,幾個小姐妹拉著她的手都哭了。班頭一夥也都落了淚。奶奶也直抹眼淚。徐大腳收了槍,不耐煩地說:「你這個弟子倒有點俠肝義膽,看在她份上,我饒你一命。」
轉臉又訓斥奶奶:「讓你去跟我吃香的喝辣的穿綢的,又不是要你的命,哭啥哩!」隨即命令手下人帶著奶奶走。
徐大腳身邊有幾個貼身侍衛,清一色的大姑娘,個個長得俊俏出眾,且都有一身好武功。徐大腳看中了奶奶的一身好武功,搶了去充實她的衛隊力量。徐大腳雖然蠻橫凶殘,可對待身邊的人挺不錯的。奶奶做了徐大腳的貼身侍衛,果然吃香的喝辣的穿綢的,還學會了打槍,日子過得倒比在馬戲班子還滋潤。時尚書屋
最初,奶奶因徐大腳搶她來為匪,懷恨在心。漸漸的,她被徐大腳的厚待軟化了那份恨。如果不是徐大腳把她當作禮物送給陳元魁,她會一輩子都對徐大腳忠心耿耿。
爺爺講這段往事時,對徐大腳那邊的情況不甚清楚,這時奶奶忍不住插了言。
奶奶說,徐大腳向來跟官兵交手,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那次跟彭鬍子交手兵敗後,徐大腳就撤,她想一撤出陝西境內彭鬍子就罷手了,沒料到彭鬍子竟然派兵窮追不捨。徐大腳拉桿子也有些年頭了,雖然驚慌,但很快就鎮靜下來。年前徐大腳曾去河套內蒙一帶買馬,在那裡她結識了一個桿子頭。時尚書屋
那桿子頭名叫陳元魁,十分剽悍,手下有百十號人,是那地方一霸。徐大腳闖蕩江湖,沒有爺們當家,自覺底氣不足,便有依附陳元魁之意,就投懷送抱。對於送上門的女人,陳元魁自是來者不拒,與徐大腳明鋪暗蓋,儼然夫妻一般。時間久了,徐大腳提出結婚要求,陳元魁卻直打哈哈,毫無娶她之意。時尚書屋
徐大腳這時才幡然猛醒,這個賊男人只是玩她而已,當下怒火中燒,卻奈何陳元魁不得,只好帶著人馬不辭而別。
奶奶又說,那時徐大腳一來是無計可施,二來是急中生智,她想拖着爺爺的隊伍去陳元魁的地盤,到那時肯定就把爺爺的隊伍拖垮了,她再和陳元魁合兵一處殲滅爺爺的特務連。果然爺爺上了徐大腳的當,一直追到了甘肅、寧夏、內蒙交界的騰格里沙漠邊緣,而且鑽進了徐大腳和陳元魁設下的埋伏圈,几乎全軍覆沒。
奶奶又說,她們幾個之所以做了黃大炮的俘虜都怨徐大腳。到了那裡,徐大腳很快就找到了陳元魁。徐大腳雖說心中對陳元魁有氣,但兵敗有求於人,強把哭臉換上笑臉,一口一個「魁哥」,叫得異常親熱。陳元魁倒也沒計較徐大腳上次的不辭而別,設宴為徐大腳接風洗塵。時尚書屋
酒宴剛開,徐大腳就迫不及待地請求陳元魁出兵為她報仇雪恨,並說已誘敵到了沙口店。陳元魁當即答應了她的請求,卻不急於出兵,說是不管誰的人馬到了他的地盤上,就是他嘴邊的肉,他說幾時吃就幾時吃。說罷,舉杯邀徐大腳喝酒。徐大腳雖是女流,可酒量非凡,三五斤醉不倒她。時尚書屋
可此時徐大腳肚中有火,哪有心思喝酒,她勉強端起杯子,卻瞧見陳元魁色迷迷的看著她身邊幾個年輕俏麗的女侍衛。心頭油然生出一股怒火,臉上卻波瀾不起。徐大腳有個過人之處,喝酒越多心裡越明白。她連喝三大杯酒,心裡更加清楚,自知這次不同尋常,不下大本錢很難請動陳元魁出兵相助。時尚書屋
她咬了咬牙,痛下決心,壓下心中怒火,換上笑臉,把身邊最有姿色的侍衛送給陳元魁做見面禮。陳元魁大喜過望,一雙環眼笑成了一條縫。這時他已有了七八分醉意,拍着徐大腳的肩膀說:「妹子,哥謝你了。你鞍馬勞頓,先歇上一宿,明日我一定給你報仇雪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