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的女匪 第 19 頁


在徐大腳把奶奶當作禮品送給了陳元魁,她想以死相拚,可她知道死也是白死,徐大腳不但不會給她立貞節牌坊,反而還會把她碎屍萬段。她更不想給陳元魁當玩物,可她又能怎麼樣呢?事已至此,她只有聽從命運的安排。 那時若不是爺爺率特
作者:賀緒林 / 頁數:(19 / 0)

陳元魁的心思徐大腳瞧得明明白白,知道他這會兒的心思全在她最俊俏的年輕侍衛身上。她心裡一陣酸楚,真想一槍崩了陳元魁。可她還是忍住了,苦澀地一笑,只好客隨主便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其實,奶奶的性子十分剛烈。她剛到徐大腳的匪窩時,一個叫天狼的小頭目覬覦她的美色,一天到晚用色迷迷的目光盯着她。一天夜裡,天狼闖進了她的屋,欲行不軌。奶奶在匪窩裡混日子,整天價打交道的都是婁阿鼠、矮腳虎、鼓上蚤、西門慶之輩,她一直存着戒備之心。時尚書屋
屋門剛一響動,她就翻身爬起。當天狼撲過來時,她側身躲過,飛起一腳踢了過去,當下天狼的面目就開了醬油鋪,連爬帶滾地跑了。第2天,她告知徐大腳,徐大腳十分惱火,親自動手打了天狼二十皮鞭,以儆傚尤。徐大腳性格乖戾,她可以任意處置身邊的女侍,但不容許其他人動她們一指頭。時尚書屋
彼一時,此一時。現在徐大腳把奶奶當作禮品送給了陳元魁,她想以死相拚,可她知道死也是白死,徐大腳不但不會給她立貞節牌坊,反而還會把她碎屍萬段。她更不想給陳元魁當玩物,可她又能怎麼樣呢?事已至此,她只有聽從命運的安排。
那時若不是爺爺率特務連追得急,奶奶就做了陳元魁的犧牲品。奶奶說,他們逃竄到了陳元魁的地盤,徐大腳鬆了口氣,想著法要報仇雪恨。她派人和陳元魁接上頭,又怕爺爺他們不肯再追,就派出一小股人馬在後邊誘敵深入。爺爺果然上了當,窮追不捨。時尚書屋
陳元魁邁着醉步擁着美人剛要進屋,忽然探子來報,說追兵已到了葫蘆溝口。陳元魁一怔,腳下留步,瞪着眼看著探子:「你看清白了?」
探子說:「看清白了。」

「有多少人馬?」
「百十多號人。」

陳元魁說了句:「他媽的,來得還真快。」

徐大腳這時急忙說道:「魁哥,這是個難得的好機會。把他們引進溝來,來個瓮中捉鱉!」
陳元魁猶豫不決。徐大腳又說:「魁哥,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過了這個村可不一定有這個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陳元魁眉頭一皺,隨即又舒展了,呵呵笑道:「是個難得的好機會,咱們就來個瓮中捉鱉。」
他戀戀不捨地鬆開懷中的美人。「等着我,回來再跟你喝交杯酒。」

徐大腳皺了一下眉,說:「讓她們幾個都上陣吧。她們的槍法都不錯,個個都能槍打飛鳥。」

陳元魁掃一眼徐大腳送他的「禮物」,說道:「她們是我的女人了,就再不用上陣打槍了。再者說,母驢去拉車還要我們這些兒馬公馬幹啥。」
說罷哈哈大笑。
徐大腳面無表情,顯然陳元魁的話傷害了她。陳元魁覺察到徐大腳的不高興,又是一笑:「妹子,我說話直,你不要在意。你是女中丈夫,跟她們不一樣。走,咱們瓮中捉鱉去。」
走出兩步,他又回過頭對一個十分寵信的女侍說:「玉珍,你和玉秀、玉嫻幾個好生伺候着她。喂,美人,你叫啥名?」
奶奶低着頭不吭聲。
徐大腳替奶奶回答:「她叫碧秀。」

「碧秀,這個名字不好。我身邊的女人都是以『玉』字排隊,從現在起,你就叫玉翠吧。」

奶奶說,陳元魁就這麼橫蠻無理,他說出的話就是鐵打的釘子,不管別人喜歡不喜歡。
那一仗爺爺他們敗得很慘,常安民排調虎離山,杳如黃鶴;衝出包圍圈時,爺爺身後只剩下了十六名士卒。黃大炮掩護斷後,損失更加慘重。他帶著殘兵余卒胡衝亂撞,無意中發現了陳元魁的窩巢——一道土崖上鑿着一排窯洞,其中一孔窯洞亮着燈光。黃大炮雖在危境中,可還是多長了個心眼。時尚書屋
他帶著殘兵悄悄摸了過去,窯洞裡躺着幾個年輕女人,正是奶奶她們。奶奶她們往甘肅寧夏一帶逃竄,一路缺吃少喝,又乏又累。陳元魁和徐大腳走後,她看著炕上鋪着軟和的被縟禁不住打了哈欠,只覺睏乏得要命,心裡說管他三七二十一,先睡上一覺再說。她爬上炕,頭一挨枕頭就睡着了。時尚書屋
玉珍她們幾個本來十分嫉妒奶奶,又氣恨又煩悶,可是見奶奶呼呼大睡,不由得也哈欠連天。有道是:悶上頭來瞌睡多。她們幾個也倒頭便睡,時辰不大就夢見周公。
黃大炮趴在窗口看了半天,發現炕沿上放著幾支短槍,就知道她們是徐大腳的人馬。當下帶人撲進了窯洞,奶奶她們在睡夢中做了俘虜。
奶奶還說,要不是她們實在太困太乏睡得太實,黃大炮那幾個殘兵根本不是她們姐妹四個的對手。她們姐妹幾個落在黃大炮的手中實在是天意,不然的話我也遇不上你爺爺。
爺爺這時把一雙豹眼笑成了一條縫:「你說得對,這是老天爺成全咱們倆哩。」

第3部分

第10章(1)
最初的行軍頗有幾分輕鬆。
三個女俘沒有再被五花大綁,只是用繩子拴住她們的手脖子穿成一串,被大兵們夾在中間前行。儘管這支隊伍雖然十分疲憊不堪卻因有三個漂亮女俘的存在,倒也有了很多生氣。這伙士兵都二十剛出頭,正在血氣方剛的年華,他們長年生活在兵營,很少接觸到女人,心底都埋藏着雄性動物的慾望和饑渴。此時他們互相拿三個女俘調侃取笑,嘴巴解一解饞,撫慰一下心頭蠢蠢欲動的原始慾望。時尚書屋
有幾個士兵借推搡女俘們快走之機,趁勢在女俘們誘人之處捏摸一把,惹得一聲怒罵和一陣哄笑。
爺爺走在隊伍的最前頭,一張臉板得如同生了銹的鐵塊。怒罵哄笑聲不時地撞進他的耳鼓,可他已無心去約束呵斥部下。他憂心忡忡,不時地舉目看著迎面如血浸似的朝陽,又環顧一下四野。他心裡一直不踏實,很是疑惑,升起太陽的方向究竟是不是東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